《认识经济论》

第四章 重要与经济推理

作者:经济类

             提 要

(1)重要importance,译者注:在本章中作者把“重要”作 为一个哲学概念单独讨论,他把“重要”划分为“实践重要”和“认识重要”两大类,前者指一般事物的轻重缓急,后者则是一个纯粹的认识论问题。在认识经济学中是个大问题。重要的问题比不重要的问题更值得关注和花费气力。重要与否只是比较而言,在事物的总 体规划中,重要是指不同的事物按其分量分享不同的资源。

(2)就理解力而言的重要认 识重要是重要的一种特殊形式。

(3)事物的认识重要不是人为的,而是客观的。兴趣因 人而异,而重要与人的看法无关。

(4)对资源支出的经济偿报作推理时,确定认识重要是一 个关键问题。

           对重要的确定

经济学要求对成本和收益做出评估和均衡。在这里重要是个关键问题,要想理性地处理好事务,就得按照事务的重要程度在不同方向上分配力量(和其它资源)。

重要问题比不重要的问题更值得关注和花费气力。事物的重要性反映在它所得到的资源是否值得,而不反映在它所得到的资源是否必要。空气对人类来说至关重要,它是维系我们生命的必需品,尽管我们通常不费气力就可以得到它(有时我们必须花很大气力才得到它,比如,当我们 准备在高空或深海中旅行时)。

重要不奉行平均原则;在许多情况下,或在多数情况下,少数主导事项凌驾于其它事项之上。甚至当多项因素都起重要作用时,也只有少数因素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世界上, 意义的 分布同频率的分布一样, 其形态像半个钟(halfbellconfigutation),少数事项像狮子一 样霸道,占有很大份额。(其原因可能是,各种因素都有一定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所有的因素对某一事项同等重要,那么达尔文描述的那种情况就会影响它们的出现和生存。)

一本词典会给重要下了这样的定义:“具有重大意义、重量、结果或价值。”词典还可能列出诸如此类的同义词:重大、主要、必要,以及类似的反义词:无足轻重、微不足道、无关紧要 。重要的事物是有关宏旨的事物,不重要的事物是无关宏旨的事物。但是怎样为事物的重要性打分呢?

重要或是有条件的(工具式的),或是绝对的(内在的)。有条件的重要与相关目标有关。这些目标是人们可以选择的例如医生选择人类生理学,网球运动员选择身体的敏捷性。反之,绝对重要与强制目标有关,这些目标是人们应当有的目标(例如:自尊、诚实、关心被瞻养者的福利)。不同人的目标相差甚远。但有些目标人人都应具有(例如,自尊),无视它们就会受到谴责(愚蠢、乖张、丧失理智),除非情况迫使人们暂时背离常规。故而,寻找食物的重要是绝对的(因为生存是普遍的目标) ,但是懂得为打网球记分的重要是有条件的,因为 它取决于一个人是否酷爱这项运动,爱打或爱看网球。

取消或减小既定事项会使原定目标、价值和功能无以实现,甚至受到损害,于是,重要的程度也随之发生改变。事物的重要性受到怀疑,或因被忽视而受到损害,那么,与之相关的目的能否实现也将受到影响。衡量事物重要与否取决于影响的程度。于是,重要与否随着观念的变化而变化,随着人们对问题的重视程度而变化。最关键的问题是:失去或忽视可能有重要意义的事项会招来多大惩罚?多少资源时间、金钱、和对事物的理解会被浪费?事物随条件变化而变化。显而易见,从前重要的交流技能(懂得拉丁语)或重要的军事力量( 瑞典)现在已不再重要了。

在确定重要时,人们应当切记,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某种因素对某一价值目标有多重要,而在于其重要性有多大分量。这种分量只是比较而言。一种因素对一个目标的贡献不可能超过百分之百。任何因素的重要性上升都会使其它因素的重要性下降(不论我们把果酱派分成多少份,只有一只果酱派)。随着其它因素所占份额不断增长,原先在果酱派上占有较大份额的因素会变得无足轻重,但其内在结构不会发生什么变化。(比较一下:虽然美国的广播电台和广播节目越来越多,但电视作为一种误乐方式,其重要性已大大超过了广播电台。)

          认识重要的典型例证

一般说来,如果某一事项使功能或目标的实现发生重大改变,那么这一事项就很重要。 同理 ,如果某一事项对实现认识目的(cognitive purposes)知道、理解做出了重大贡献 , 那么,它就具有认识论上的重要性,它与以生存和达到既定目标为目的的、实践上的重要性截然不同。实践重要与认识重要的区别并非水火分明,因为获取知识对生活来说也很必要(例如,懂得怎样获取食物)。

认识重要是我们赖以确定知识价值的标准。它与人们对轻重缓急的理解有关,与扩大和改进我们掌握的全部信息有关。或许,这就是重要的最大特点和模式。此外,它还有许多特点和 巨大的覆盖面。因为它不仅与认识事项(cognitive items)观念、书籍、理论、事实、实验有关,还幅射到一些具体事物或事件,它们的重要间接地取决于理解事件进程和历 史进程的认识重要。

故而,某个认识问题的重要性,甚至整个认识领域的重要性可以用为之花费的资源量来衡量。某个科目应在学生的课程表中占10%还是20%?在科研工作中,一个具体项目值得占用5%还是10%的资源? 在类似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一个完整的果酱派被切割成大小不等的小片;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一项研究工作是否值得投入6%或16%的预算,花费相应的时间、精力和金 钱资源。

最近,一位作者说,知识的价值完全在于它解决人类生活中的实际问题的作用,在解决实际需求问题时,一切知识只有工具意义上的重要性。

但是,这种想法很有问题。因为知识可以自我满足,人们在追求知识时能够获得理解的快乐。上述作者指斥这种理论上的满足感为“理性主义的精神病”。

但这只是一种名称。探索的结果同艺术创作相仿,对探索结果的冥想也可以给人以极大的满足。因此,在科学进程中,承认和褒奖能使做出重大发现的人得到充分的补偿。仅就科学事业的本质而言,这种补偿才是恰当的、合适的。自古以来,西方文化传统狂热地追求知识, 注重知识带来的收益,这种狂 热恐怕不仅仅是自欺欺人的幻觉。 在为知识而追求知识的过程中,homo sapiens(拉丁文,意 为:有智慧的人)的本性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要是这也算精神病的话,我们倒应尽量利用它。

如上所说,认识重要可以是工具性的(有条件的),也可以是内在的(无条件的)。无条件认识重要与我们对事物的总体把握密不可分旨在理解范围极广的事物。反之,有条件认识重要与相对较窄的学科、话题或专门技术问题有关。两者涉及的问题不同。例如,饲养和照护几内亚隼的最重要知识,对于理解事物的宏观状态微不足道。这就是普遍性与专门性的差异 。

认识重要非常复杂。从社会学角度看,城镇很重要,因为人口稠密;荒漠不重要,因为人口稀少。凡是极端的条件都有很突出的的特点,故而有特殊的重要性。重要具有两极分化的特点相反的两极具有同样强大的力量。就认识价值而言,普通与珍稀、大与小、典型与变型都可以成为认识重要的基础。因此,决定认识重要的因素形形色色、无以计数。

只有以其它探索为参照背景,才能确定某种探索是否重要。例如,有一项重要工作,要在40 00个点上寻找一个很小的物体。100个探索者每人分配40个点。那么每人做的工作都很重要。尽管每一个点的重要性很小,但是,劳动分工使每人加工的产品都能成为一只较大镶嵌工 艺品上的组成部分。

如果其它因素的作用相等, 认识重要便依赖于这些 (固有的) 特点: 意义(significance) 、 核心 (centrality) 、 通用 (generality) 和才思(fertility)。认识意义的作用是对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有一个满意的认识定位,它取决于为知识而获取知识的价值,即,获得一种理解的满足。核心指一个事项与另一个事项之间的联系:一个事项越处于核心位置,与其它事项的联系就越广泛。通用的作用是,一个事项涵盖的范围越宽,我们所能把握的认识范围就越大。才思的作用在于洞察和理解迄今无人探索过的新问题。

认识领域的结构就像一幅地图,图上标示出了一个国家里的城镇的大小,以及城镇之间的交通联系。意义反映某一单位的大小。核心由网络结构来确定由单位与单位之间有多少线 路来确定。 通用和才思则被反映在线路上川流不息的交通流量上。

重要在认识活动中的作用很大吗?在开发、储存和恢复信息时,我们是否把全部认识能量都集中在我们认为的最重要的事物上了? 这一理智的想法面临着极大的困难。问题是,表面的重要和实际重要之间有一条鸿沟。大量经验说明许多现在好像不重要的事项最终会变得重要(例如,爱因斯坦对水星近日点的测算,巴克莱尔发明的照像感光板)。信息的开发、储存和恢复需要大范围、多方位的方法。在勘探石油时,我们必须作打多口井的准备,因为谁都无法预言石油会在什么地方喷出。探索也是如此。认识重要往往事后才能辨别出,那时它的意味和派生物都较清楚。只有在相对论问世后,水星近日点的不规则变化才成为重要问题,只有在计算机问世后,二进位制数码才成为重要的数学资源。重要与背景有关。古罗马时代与现代不同, 记忆数字的能力用途很小,因为数字信息对 那个时代的认识活动影响甚微。

从认识论角度看,引入重要(不论多么必要)概念可能会碰到困难。因为理论上我们面对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甚至无法协调的认识方法或策略,一种方法在解决一般问题时较有效,另一种方法在解决特殊重要的问题时较有效。在这种窘境下,我们不得不根据效益的二元标准作出不够惬意的选择(在自然科学中,我们有时确实会碰到这种情况,尤其是放弃处理老问题的现成方法,改用新方法处理新问题,却没有产生相同的效益时)。在认识活动中确定成本 效益并不比在其它方面容易。

          重要是客观的吗?

重要是纯主观的吗?或者仅仅是一个纯粹个人问题,完全取决于旁观者的眼光?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事物并非因为人们认为它重要才重要。对人类生命产生重大影响的东西例如,葯品或营养品很重要,不会因某人对它们的看法而改变。不论个人的癖好如何,它们〖ht4”h〗值得人们关注,因为它们关系到人们的生存。物理学和微积分的重要性是不以人们的愿望或信念为转移的(尽管一代又一代学生希图变革)。事物并不会因为人们认为它重要就重要,就像有些东西不会因为人们认为它危险就危险一样。30

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即认识重要与人们对问题感兴趣的程度没有固定的关系。

兴趣的产生是因为人们受到诱引,它取决人们的眼光。但是重要是事物本身固有的,与我们的看法无关。一个极有趣的东西在更大的背景下可能不具有相对的重要性(人类娱乐史例如,下棋或桥牌合约等游戏表明,我们非常感兴趣的事物并不一定重要)。与人们的活动有密切联系的事,大家都知道的名人,能够引起人们的兴趣(与显赫人物有关的 丑闻往往能引起人们的兴趣) 。重要与这类事情没有什么关系。

因而,起码从以下两点看,我们必须承认,认识重要是客观的:

(1)无条件重要 是客观的,因为它有规范的内在属性:它不取决于我们关心什么,而取决于我们应当关心什么取决于我们作为存在者的目的是什么,而非我们实际达到了什么目的。

(2) 有条件重要也是客观的,尽管是有前提的,而非绝对的。举一个有条件重要的例子。假如有人(你、我或任何其他人)想学习物理,那么先学微积分就很重要。显然,这是一个非常客观的实际情况。你究竟学没学物理学是你的事,但是,对于物理学来说,高等数学的重要性与个人没有关系,是一个客观事实,就像外科医生必须有一双稳健的手。有条件重要取决于完全客观的事物,如果我们不能充分注意这一问题,某些事项就可 能偏离其功能和目的。

有人认为你不知道的事情不会给你带来损害,有人认为你觉得不重要的事情就不重要,这两种见解都很愚蠢。人们之所以犯错,就是因为把一些本不重要的事看得很重要,或把一些本 来重要的事看得不重要。

重要在经济推理中的作用在认识活动和实践活动中, 理性要求 人们合情合理地分配精力。根据事物的轻重缓急付出不同的精力是经济推理中最重要的一环。我们对任何问题、任何活动都能够问,并且应该问: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金钱、精力和心思?在安排一天的活动计划、学习课程表、百科全书涵盖的题材、预算分配时,我们都面临着何者重要的问题。理性的人在处理这类事时会对它们的轻重缓急和资源支出给予合理的考虑。理性要求我们根据事物的重要程度分配适当的精力和资源, 为一项活动花费的资源(时 间、精力、能量、金钱等)不应超出其目标的价值。

生活条件在各方面都限制了我们的资源。我们必须根据每项活动的目的合理地切分果酱派:一份切得太大,意味着另一份切得很小。对投资回报做理性推算时,就得慎重考虑什么是重要的。重要与分配严重失衡不仅不合情,而且不合理(关注周围发生的事件固然很重要,但是如果一个人每天把百分之九十的精力都花费在这一工作上, 那就太没理性了)。同其它活 动一样,在认识活动中,有时人们也不能理性地追求合理的目标。

由此,重要是经济推理的一个主要反映。就总体而言,合理地分配精力与资源是推理的关键因素。还有一个同源原则,如果把有限的资源花费在别处价值更高,却不这么做, 这也不 够理性(重要生动地说明,经济推理对一般推理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认识经济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