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四章 慾望的弹性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需求弹性的定义。

我们已经知道,关于一个人对一样商品的唯一的普遍规律就是:如果其他情况不变,这种慾望每随他对这商品的所有量的增加而递减。但是,这种递减也许是缓慢的,也许是迅速的。如果它是缓慢的,则他对这商品所出的价格,就不会因为他对这商品的所有量的大量增加而下降很大;而且价格的小跌会使他的购买量有较大的增加。但是,这种递减如果是迅速的,价格的小跌使他的购买量只有很小的增加。在前一种情况下,他愿意购买此物的心理在一个小的引诱的作用下而大大扩展:我们可以说,他的慾望的弹性大。在后一种情况下,由于价格的下跌所造成的额外引诱,没有使他的购买慾望有任何扩大:也就是他的需求弹性小。如果每磅茶的价格,假定从十六便士跌到十五便士,会大大增加他的购买量,那末,价格从十五便士涨到十六便士,也会大大减少他的购买量。这就是说,当价格下跌时需求是有弹性的,价格上涨时需求也是有弹性的。

一个人的需要是如此,整个市场的需要也是如此。我们可以一般地说:市场中·需·求·弹·性(或·感·应·性)的大小,是随着需要量在价格的一定程度的下跌时增加的多寡,和在价格的一定程度的上涨时减少的多寡而定的。

第二节 对富人相对地低的价格,对穷人也许是相对地高。

对穷人是如此相对地高,以致差不多无力购买的价格,对富人也许是毫不在乎;例如,穷人从未尝过葡萄酒的滋味,但非常富有的人也许随意纵饮,毫不想到它的代价。所以,我们一次考虑社会上一个阶级,我们就会得到关于需求弹性规律的最清楚的概念。当然,即在富人之中,也有许多不同程度的富有,穷人之中也有不同程度的贫穷;但目前我们可不问这些细小的区别。

当一物的价格对任何阶级的人都是相对地非常高的时候,他们将只购买此物的很少数量;而在某些情况下,即在它的价格大大下跌之后,风俗和习惯也会使他们不是随便地使用此物。此物也许仍然留作少的特殊场合之用,或是在重病时刻使用,等等。但是,这种情况虽不是罕见的,却没有成为一般法则;总之,在此物一旦成为日常用品时,它的价格的大跌就会使它的需要有很大增加。需求弹性对高价的东西是大的,而对中等价格的东西也是大的,至少是相当大的;

但是,需求弹性随着价格的低落而下降,而且如果价格的下跌达到顶点,需求弹性就逐渐消失了。

这个法则对于几乎一切商品与每个阶级的人的需要似乎都是有效的;只有遇到以下两种情况才是例外:第一,高价终点和低价起点的水平对不同阶级的人是不同的;第二,低价终点和更低价起点对不同阶级的人也是不同的。可是,在细节问题上有许多变化,主要是由于以下这个事实引起的:有些商品是人们容易达到饱和点的,而有些商品——主要是用作炫耀的东西——人们对它们的慾望是无穷的。对于后者,不论价格怎样下跌,需求弹性仍是相当大的,而对前者,一旦达到低价时,需要几乎完全失去弹性了。

第三节 续前。

在英国某些东西的现行价格,即对较穷的人也是相对地很低,例如,食盐、许多种的香料和廉价的葯品就是如此。这些东西的价格下跌是否会引起消费的大量增加,实是疑问。

以肉类、牛奶和牛油、羊毛织品、烟草、进口水果以及普通医疗用品的现行价格而论:价格每有变动就使得工人阶级和下层中等阶级对这些商品的消费发生很大变化;但不论它们怎样价廉,富人却不会大量增加他们自己的个人消费。换句话说,工人阶级和下层中等阶级对这些商品的直接需要,是很有弹性的,虽然富人并不如此。但是,工人阶级为数如此之多,以致他们对这些商品力所能及的消费,比富人的消费要大得多;所以,对于所有这一类东西的总需要是很有弹性的。不久之前,食糖也属于这一类商品:但现在糖的价格在英国已经跌得很多,以致对工人阶级也是相对地低了,因此对糖的需要就没有弹性了。

以放在温室里的水果、上等的鱼类以及其他颇为昂贵的奢侈品的现行价格而论:价格每有下跌,就使得中等阶级的人对这些东西的消费量有很大增加;换句话说,中等阶级对于它们的需要是很有弹性的:而富人和工人阶级对这些东西的需要都没有什么弹性,对富人而言,因为需要已经几乎达到饱和了,而对工人阶级而言,因为价格仍然太高。

像名贵的酒类、过时令的水果、高度熟练的医疗和法律服务等事物的现行价格是如此之高,以致除了富人之外,对于它们差不多没有什么需要:但是,如果有需要的话,这种需要往往具有很大的弹性。对于较为昂贵的食品的需要,其中有一部分实在是一种对获得社会声誉的手段的需要,而且这种需要差不多是不会达到饱和的。

第四节 影响弹性的一般原因。

必需品的情况是例外的。当小麦的价格是很高或是很低的时候,需要差不多没有弹性:至少如果我们假定:即在缺少的时候,小麦也是人的最廉价的食物;即在最丰富的时候,小麦也不会用于其他的消费,就会是这样情况。我们知道,四磅重的面包的价格从六便士跌到四便士,对于增加面包的消费没有什么影响。至于相反的情况,就较难断定了,因为自从谷物条例废止以来,英国的小麦从未发生不足。但是,按照较不繁荣时代的经验来看,我们可以假定,供给缺少十分之一,会使价格上涨十分之三,供给缺少十分之二、三、四或五,会使价格上涨十分之八、十六、二十八或四十五。①的确,比这个大得多的价格变化,也不是罕见的。如1335年伦敦的小麦每蒲式耳售十先令,而在下一年就跌到十便士。

如果不是必需品,而是易腐坏的和对它的需要是没有弹性的东西,则它的价格的变动甚至会比上述的更为剧烈:如鱼的价格在某一天也许很贵,而两三天后就会当肥料出售了。

还有少数东西,我们能在各种价格上观察其消费——从最高的价格到完全没有代价,水便是其中之一。在适中的价格上,对水的需要是很有弹性的。但是,水的各种用途是能够得到完全满足的:因为水的价格降到近于零,对水的需要就失去弹性了。食盐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情况。英国食盐的价格是如此之低,以致作为一种食物对它的需要是非常没有弹性的:但在印度食盐价格比较高,需要也是比较有弹性的。

另一方面,住屋的价格,除了在居民自己放弃的地方之外,从来没有跌得很低的。在社会情况良好、对于一般繁荣没有阻碍的地方,住屋的需要似乎总是有弹性的,因为住屋对人们提供了真正便利和社会地位。对于不是用于炫耀目的的那种衣服的慾望,是能达到饱和的:当这种衣服的价格低廉的时候,对它的需要是没有什么弹性的。

对于高等品质的东西的需要大部分要看感觉而定:有些人如能得到大量的酒,就不管它的香味如何了;有些人渴望得到高等品质的东西,但容易达到饱和。在普通工人阶级的区域里,次等的和上等的肉品的售价几乎是相同的:但是英国北部的一些高工资的技术工人已经养成要吃最好的肉的嗜好,而且会以与伦敦西端几乎同样高的价格购买最好的肉,在伦敦的西端,由于次等的肉品必须运往他处出售,价格人为地抬得很高。习惯也引起了后天养成的厌恶和爱好。一本书上的插图使许多读者觉得这本书是有引吸力的,但会使那些看惯较好的作品而不喜欢插图的人感到厌恶。一个具有高度音乐欣赏力的人在大城市中不会去听不好的音乐演奏,他如住在一个小城市中也许高兴地去听了,在小城市里不会听到好的音乐演奏,因为愿意付出高价作为音乐演奏所需的费用的人是不多的。对第一流音乐的有效需求只有在大城市里才有弹性,而对第二流音乐的有效需求则在大小城市里都是有弹性的。

一般地说来,那些能用于许多不同用途的东西的需要,是最有弹性的。例如,水首先是作为饮料而为人所需要的,其次在烹饪上是需要的,又在各种洗涤上是需要的,等等。在没有特别的干旱,而水是一桶一桶地出售的时候,价格也许低到使较穷的人也能尽量多喝,而在烹饪上他们有时一桶水要分两次用,在洗涤上他们用得很少。中等阶级的人在烹饪上也许不会一桶水分两次用;但他们将一桶水用于洗涤比他们如能无限制地用水要省得多了。当水是以水管供给并照水表以很低的比率收费的时候,许多人即在洗涤时也会任意尽量使用;当水不是照水表计算收费而每年的水费是固定的时候,并且在需要的地方都装了水管,则为一切用途的水的使用,就达到完全饱和的限度了。

另一方面,一般地说来,第一,对于绝对必需品(与常规必需品和维持效率的必需品是不同的)的需要,第二,对于富人所用的奢侈品中有些花费他们收入不多的东西的需要,都是非常没有弹性的。

第五节 与时间因素有关的种种困难。

直到这里为止我们还未考虑作出精确的需要价格表和正确地解释这些价格表的种种困难。我们必须考虑的第一个困难是由于·时·间因素而引起的,时间因素是经济学上许多最大的困难的根源。

一个需求价格表——假定其他情况不变——就是代表一样商品能被出售的价格上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因为该商品被提供出售的数量上的变化而引起的;但事实上,经过足以收集完全和可靠的统计的很长时间,其他情况不会没有变化的。妨碍的原因常常发生,这些原因的结果,与我们所要分开的那个特殊原因的结果,混合在一起而不易区分出来。这种困难由于以下的事实而加大:在经济学上,一个原因的全部结果很少立即发生,而往往在这个原因已经消灭之后才表现出来。

首先,货币购买力是不断地起着变化,我们从货币保持一律的价值这个假定中所得到的结果,就有改正的必要。然而,我们既能相当正确地知道货币购买力的较为广泛的变化,我们就能相当妥善地克服这种困难。

其次就是一般繁荣和整个社会所支配的全部购买力的变化。这些变化的影响是重要的,但没有一般想像的那样重要。

因为,当繁荣的波浪下落的时候,价格下跌,这样就增加了那些有固定收入的人的资财,而以那些依靠营业利润作为收入的人为牺牲。繁荣的向下的波动,一般地差不多完全是以后一种人所遭受的显著损失来衡量的;但是,像茶、食糖、牛油、毛织品这些商品的全部消费量的统计,证明人们的全部购买力并不是同时很快地下降。下降仍然是有的,但我们必须比较尽可能多的东西的价格和消费量,才能确知这种下降的程度。

再次就是由于人口和财富的逐步增长所引起的变化。对于这些变化,如果知道事实的话,我们就能很容易作出数字的改正。

第六节 风尚的变化。

其次,我们必须考虑风尚、爱好和习惯上的变化,而对一样商品的新用途的产生,以及能代替它的其他东西的发现、改进或跌价都要加以考虑。在这一切情况上,对经济原因与其结果之间所经过的时间的考虑,具有很大的困难。因为,一样商品的价格上涨要能对消费发挥它的全部影响,是需要时间的。消费者对于能够代用的代替品感到习惯,是需要时间的,而生产者养成生产大量代替品的习惯,恐怕也是需要时间的。熟悉新商品的习惯的成长,和节省使用这些新商品的方法的发现,也都是需要时间的。

例如,当木材和炭的价格在英国变为昂贵的时候,用煤作为燃料的习惯就慢慢地成长了,而火炉之适应煤的使用却是缓慢的,即在水运便利的地方,煤的有组织的贸易也没有迅速地发生:工业上用煤作为炭的代替品的方法的发明甚至更为缓慢,的确到现在还没有完成。其次,近年中当煤的价格变得很贵的时候,节省用煤的发明得到很大的刺激,在铁和蒸汽的生产方面尤譬如此;但一直到煤的高价已成过去之后,这些发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慾望的弹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