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十章 工业组织(续前)。专门工业集中于特定的地方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地方性工业:它的原始形态。

在早期文明阶段中,各地对于它所消费的笨重货品的大部分,必须依靠它自己的资源,除非它可以有特别的水运便利。但是,慾望和风俗慢慢地发生变化了;这就使得生产者易于满足即使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消费者之慾望;并使比较穷的人也能购买来自远地的少数高价货品,因为他们深信这些货品会增加一生中——甚至两三代中——的节日和假日的愉快。因此,衣服和个人装饰平等较为轻巧和高价的物品,与一切阶级的人所用的香料和某些种类的金属工具,以及其他许多富人特别使用的东西,往往来自极远的地方。其中有些东西只产于几处地方,甚至只产于一处地方;它们之所以行销于整个欧洲,一部分是由于定期集市和专门的商贩的媒介,一部分则依靠生产者自己,这些生产者徒步旅行好几千里以出售他们的货物并观光世界,来变更他们的工作。这些顽强的旅行家自己担当他们小买卖的风险,他们使某些种类货物的生产能保持正常,以满足远地购买者的需要,而且他们在集市中或自己的铺子里,陈列了来自远地的新货品,从而在消费者之中创造新的慾望。集中于某些地方的工业通常——虽然也许不是十分确切地——称为地方性工业。

这种初步的工业地区分布,逐渐为机械技术和企业管理分工方面近代的许多进步铺平了道路。即在现在,我们还看到原始形态的工业,集中在中欧的一些平静的村落中,将它们所生产的简单货品甚至送到近代工业最热闹的地方去。在俄国,家族集团之扩大成为村落,往往是地方性工业的原因;

在俄国有许许多多的村落,每个村落只经营一个生产部门,甚至只经营一个生产部门中的一个部分。

第二节 地方性工业的各种起源。

许多不同的原因引起了工业的地区分布;但主要原因是自然条件,如气候和土壤的性质,在附近地方的矿山和石坑,或是水陆交通的便利。因此,金属工业一般是在矿山附近或是在燃料便宜的地方。英国的炼铁工业最初寻求木炭丰富的区域,以后又迁到煤矿的附近。斯塔福德郡生产各种陶器,一切原料都由远地输入;但该地有廉价的煤和制造重型的“火泥箱”——即烧制陶器用的箱子——所需的优良黏土。制草帽用的麦秆的主要产地是贝德弗德郡,该地的麦秆含有适当的二氧化矽,强靭而不脆;白金汉郡的椈树作为威科姆制造椅子所需的原料。设斐尔德的利企业,主要是因为该地生产利企业做磨刀石用的优良砂石。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宫廷的奖掖。聚集在宫廷的那群富人,需要特别高级品质的货物,这就吸引了熟练的工人从远道而来,而且培养了当地的工人。当东方的君主迁都的时候——

一部分因为卫生的理由,迁都是不断进行的——旧都往往要依靠起源于宫廷的存在的专门工业的发展。但是,统治者有意识地邀约远方的技术工人,并使他们住在一起,也是常有的事。这样,兰开夏人的机械的才能,据说是归功于威廉第一时为卢普斯所定居在沃临顿的诺尔曼人的铁匠的影响。在工业革命的时代到来之前,英国制造业的大部分,是受法兰德斯人和其他技术工人居住的地方的支配;在这些地方中,有许多是在起来他格耐脱和都铎尔王朝诸王的直接指挥下所确定的。这些外来的移民教我们怎样编织羊毛和绒线的东西,虽然在很长时期中我们还是把布送到荷兰去上浆和染色。他们又教我们怎样腌鱼,怎样制丝,怎样制造花边、玻璃和纸张,并满足我们其他许多的慾望。

但是,这些外来的移民怎样学到他们的技能呢?他们的祖先无疑地因为地中海沿岸一带和远东的古代文明的传统技术而得到好处:因为,差不多一切重要的知识都有深远的根源,可追溯到遥远的时代;这些根源分布很广,随时可发出蓬勃生命的嫩芽,因此,如果民族的性格和他们的社会与政治制度有利于精美和高度熟练的工业之发展,则在旧大陆上没有一个地方不是在很久之前就会有许多这种工业的繁荣了。这种或那种偶然事件,也许会决定某种工业是否在某一城市繁荣起来;甚至整个国家的工业性质,也会为它的土壤和矿山的富饶以及商业的便利所大大地影响。这样的自然利益本身就会刺激自由的工业和企业:但是,具有商业的便利——不论它是为什么方法所增进的——才是生活艺术的高尚形态的发展之最高条件。在略述自由的工业和企业之历史时,我们已经附带地研究过使世界的工业领导权时而在这国时而在那国的原因的梗概了。我们已经知道,自然的性质怎样对人的精力发生作用,人是怎样为富有生气的气候所刺激,和怎样为对他的工作开辟丰富的机会所鼓励而去做大胆的冒险事业:但是,我们也知道,人对这些利益的利用,怎样有赖于他的生活理想,因而我们又知道,世界历史上宗教的、政治的和经济的线索怎样交织在一起而难以区分;同时,这些线索又以这种或那种方式为重大的政治事件和个人的坚强性格所影响。

决定各国经济进步的原因,属于国际贸易的研究,因而不在我们目前的范围之内。但是,我们必须暂不研究这种工业地区分布的广泛运动,而来研究聚集在一个工业城市或人口稠密的工业区域的狭小范围内熟练工人集团的命运。

第三节 地方性工业的利益;祖传的技能;辅助行业的发展;高度专门机械的使用;专门技能在本地有市场。

当一种工业已这样选择了自己的地方时,它是会长久设在那里的:因此,从事同样的需要技能的行业的人,互相从邻近的地方所得到的利益是很大的。行业的秘密不再成为秘密;而似乎是公开了,孩子们不知不觉地也学到许多秘密。优良的工作受到正确地赏识,机械上以及制造方法和企业的一般组织上的发明和改良之成绩,得到迅速的研究:如果一个人有了一种新思想,就为别人所采纳,并与别人的意见结合起来,因此,它就成为更新的思想之源泉。不久,辅助的行业就在附近的地方产生了,供给上述工业以工具和原料,为它组织运输,而在许多方面有助于它的原料的经济。

其次,在同一种类的生产的总量很大的区域里,即使用于这个行业的个别的资本不很大,高价机械的经济使用,有时也能达到很高的程度。因为,辅助工业从事于生产过程中的一个小的部门,为许多邻近的工业进行工作,这些辅助工业就能不断地使用具有高度专门性质的机械,虽然这种机械的原价也许很高,折旧率也许很大,但也能够本。

再次,除了最早的阶段之外,在一切经济发展的阶段中,地方性工业因不断的对技能提供市场而得到很大的利益。雇主们往往到他们会找到他们所需要的有专门技能的优良工人的地方去;同时,寻找职业的人,自然到有许多雇主需要像他们那样的技能的地方去,因而在那里技能就会有良好的市场,一个孤立的工厂之厂主,即使他能得到一般劳动的大量供给,也往往因缺少某种专门技能的劳动而束手无策;而熟练的工人如被解雇,也不易有别的办法。在这里,社会力量与经济力量合作;在雇主与雇工之间往往有强烈的友谊;但是,如果他们之间发生了任何不愉快的事件,双方都不愿感到他们必须继续互相摩擦;如果他们的旧关系变为讨厌了,双方都愿意能容易地中断这种关系。这些困难对于任何企业——它需要专门技能,但在附近地方却没有与它相同的其他企业——的成功,仍然是一大障碍:可是,这些困难正为铁道、印刷机和电报所减少。

另一方面,在地方性工业中所做的工作,如果主要只有一种,例如只有强壮的男子才能做的工作,则它在作为劳动的市场方面就有一些不利之外了。在没有纺织厂或其他可以雇用女工与童工的炼铁业的区域里,工资是高的,对于雇主来说劳动成本是贵的,而每个家庭的平均货币收入却是低的。

但是,这种流弊的补救办法是显而易见的,只要具有补充性质的工业在附近地方建立起来就行了。因此,纺织工业常是聚集在矿山和机械工业的附近,而在有些情况下,它是为不知不觉的步骤所吸引到那里去的;在另些地方,它是被有意识地大规模建立起来,以使原来对女工和童工的工作没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具有职业的多样化,例如,在巴罗就是这样。

在我们的某些工业城市,职业多样化的利益与地方性工业的利益兼而有之,这是它们不断发展的一个主要原因。但是,另一方面,一个大城市的中心地带所有的用于贸易的目的之价值,使它能有比用作工厂的厂址所值的高得多的地皮租金,即把上述兼有的两种利益考虑在内,也是如此:在商店职工与工厂工人之间,对于住宅地位也有类似的竞争。结果是:现在工厂集中在大城市的郊外及其附近的工业区域,而不是集中在大城市之中。

主要是依靠一种工业的区域,如果对这种工业的生产品的需要减少,或是它所用的原料的供应减少,则它就易于遭到极度的萧条。有几种不同工业高度发展的大城市或大工业区,在很大程度上就可避免这种害处。如果其中有一种工业一时失败了,其他的工业就能间接地支持它;并使本地的店主能对这个工业中的工人继续与以帮助。

以上我们从生产经济的观点研究了地区分布问题。但是对于顾客的便利也要加以考虑。顾客为了购买零碎东西会到最近的商店;但要购买重要的东西,他就会不怕麻烦,到他所认为对他的目的特别好的商店去。因此,经营高价和上等物品的商店,就会集中在一起;而供应日常家庭必需品的商店则不如此。

第四节 交通工具的改良对于工业的地理分布的影响。

以英国近代史作为例证。

每当交通工具跌价,和远地之间的思想自由交流每有新的便利,会使工业分布于某地的种种因素的作用就随着变化。

一般地说,我们必然这样说:货运的运费和关税的减低,会使每个地方从远处更多地购买它所需要的东西;因而就会使特殊的工业集中在特殊的地方:但另一方面,凡是增加人们从一处迁往别处的便利的事情,会使熟练的技术工人接近购买他们的货物的消费者,而竭力使用他们的技能。这两种相反的倾向,从英国人的近代史中得到良好的例证。

一方面,运费的逐步降低,从美国和印度的农业区域到海岸的铁路的开通,以及英国所采取的自由贸易政策,已使英国输入的农产品大大增加。但另一方面,国外旅行的日益低廉、迅速和舒适,诱使英国的训练有素的商人和熟练的技术工人,到别的国家去创办新的工业,帮助这些国家制造一向从英国购入的货物,以供它们自己使用。英国的机械工人教会差不多世界各地的人怎样使用英国的机械,甚至怎样制造类似的机械;英国的矿工在国外开发了矿藏,因而减少了外国对于英国的许多产品的需要。

根据历史的记载,一国的工业趋于专门化的最显著的运动之一,就是近代英国的非农业人口的迅速增加。然而,这种变化的正确性质容易为人误解;为了这种变化的本身,而且因为它对前章和本章所讨论的一般原理提供了例证,它的意义是如此重大,以致我们在这里停下来对这种变化略加考虑,也许是有好处的。

第一点,英国农业的实际减少,没有初看起来那样多。的确,在中世纪时,四分之三的人民算作是农民的;据最近人口调查的报告,九个人中只有一个人从事农业,而在下一次人口调查的报告中,从事农业的,十二个人中恐怕不会超过一个人了。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中世纪的所谓农业人口,不是专门从事农业的;他们自己做了现在的酿酒工人与烘面包工人、纺织工人、泥水匠和木匠、男女成衣匠和其他许多行业的工人所做的工作的大部分。这些自给自足的习惯慢慢地消灭了,而其中大多数到十九世纪之初几乎绝迹了,恐怕那时用于土地的劳动,在英国全部产业中所占的部分,比中世纪并没有多大的减少;因为,虽然英国停止输出羊毛和小麦,但用人力从土地中所得的产物之增加是如此之大,以致英国农民在技术上的迅速改良,几不足以遏制报酬递减律的作用。

但是,大部分的劳动逐渐从田地转向制造供农业用的高价机械。这种变化对于那些被算作农民的人数,没有发生很大的影响,只要机械是用马起来拖动,这些人总是算作农民的:因为,照管马匹和喂料工作是算作农业工作的。但是,在近年中,在田地上使用蒸汽力的迅速发展,与农产品输入的增加同时发生。以燃料供给这些蒸汽机的煤矿工人,以及制造这些蒸汽机和在田地上掌握它们的机械工人,都不算作从事农业的人,虽然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促进土地的耕作。因此,英国农业的实际减少,就没有初看起来那样大了;但在农业的分布上发生了一种变化。一度为农业劳动者所做的许多工作,现在是由专门的工人来做了,而这些工人则属于建筑业或筑路业、搬运业等类。一部分因为这个理由,从事农业的人数即有迅速的减少,而居住在完全农业区域的人数,却未迅速减少,反而常有增加。

农产品的输入对于改变各种土地的相对价值所发生的影响,我们已经加以注意了:其中主要是依靠小麦收获的土地之价值下跌最大,虽然用高价的耕作方法也能使这种土地产出相当好的收获,但不是天然肥沃的土地。这种土地很多的区域,对于迁到大城市的大多数农业劳动者格外有益;因此,国内工业的地理上的分布,就进一步改变了。关于新运输工具的影响的一个显著的例子,在于联合王国的偏僻地方的畜牧区域,这些区域以特别快车把rǔ品送到伦敦及其他大城市,同时从大西洋甚至太平洋沿岸远道运回它们所需要的小麦。

但是,其次,近年中的种种变化,不是像初看起来所可能的那样,会增加从事工业的英国人的比重。现在英国工业的产量,比十九世纪中叶确是增加了许多倍;但是,虽然制造机械和工具的那些工人——这些机械和工具担任英国农业工作的大部分——使工人的人数有所增加,但从事各种工业的人数在人口中所占的百分比,在1851年和1901年是一样的。

这种结果的主要解释,在于近年中机械力量之惊人的增大。这使我们能够生产日益增加的各种工业品,以供自己使用和输出,而不必大量增加管理机器的人数。所以,我们就能把从农业中解放出来的劳动,主要用于满足那些从改良机械中没有得到什么帮助之慾望:机械的效率已使英国的地方性工业,不会变为像这些工业在相反的情况下那样的完全机械的。自1851年以来,在英国的以农业为牺牲而迅速增加的职业之中突出的职业,除了矿业、建筑业、贸易和公路铁路运输业之外,还有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职务;各级教育事业;医疗业务,音乐、戏剧和其他娱乐业。这些职业都没有从新发明中得到很直接的帮助;在这些职业之中,现在人类劳动的效率,比一个世纪以前,提高不了多少;所以,如果由这些职业来满足的慾望之增加,是与一般财富的增加成正比的话,则这些职业所吸收的工业人口的比例不断增大,自是意料中事。家庭仆人的人数急剧增加,已有若干年了;一向由他们所做的工作的总量,现在比以前增加更快。但是,这种工作的很大部分,往往靠了机械的帮助,现在是由各种衣服商人、旅店老板、糖果商人所雇用的那些人来做了,甚至由杂货商、鱼商以及其他如果不是电话购货则上门接受定货的商人所派出的各种售货员来做。这些变化已经趋于增进工业的专门化和地方性。

讲过近代的种种因素对于工业的地理分布的作用之上述例证后,我们重新来研究:把大量种类相似的小型企业集中在同一地方,所能获得的分工上充分的经济,达到怎样程度;

和只把国家的大部分歧业集中在比较少数的富有和强大的公司手中——即通常所说的大规模生产——所能得到的分工上的经济,达到怎样程度;换句话说,就是大规模生产的经济必然是内部的,达到怎样程度,和它能够是外部的,又达到怎样程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