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十三章 结论。报酬递增倾向与报酬递减倾向的相互关系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本篇后面几章的摘要。

在本篇的开头,我们知道,自然界对资本和劳动的使用之增加所产生的农产物收获之增加,如果其他情况不变,终于怎样趋于递减。在本篇其余各章中——特别是最后四章中——我们研究了问题的另外一面,知道人类的生产工作的能力,怎样随着人类所做的工作之数量而递增。首先,在考虑了支配劳动供给的种种原因之后,我们知道,一个民族的身体的、精神的和道德的力量每有增加,如果其他情况不变,怎样使他们较能把大多数的强壮儿童抚养长大。其次,说到财富的增长,我们看到,财富每有增长,怎样在许多方面趋于使财富的更大增长比以前容易。最后,我们知道,财富每有增加,以及人口和人们的智力每有增长,怎样增加高度发展的工业组织的便利,而工业组织又转过来大大增进资本和劳动的共同效率。

在较为仔细地研究了任何一种货物的生产规模之扩大所产生的经济之后,我们知道,这种经济分为两类——一类是有赖于工业的一般发展,一类是有赖于从事这工业的个别企业的资源及其经营管理的效率;就是说,分为外部经济与内部经济两类。

我们知道,如以任何个别企业而论,内部经济怎样易于发生不断的变动。一个能干的人,也许忽然由于好运气的帮助,在他的行业中打下了稳固的基础,他辛勤地工作,而生活则很节俭,他自己的资本就很快增大,而使他能够借入较多资本的信用增大得更快;他所罗致的下属,都有超过普通人的热诚和能力;因为他的营业扩大了,他们的地位也与他一同提高,他们信任他,他也信任他们,他们每个人都是全力从事于刚好是他们特别适合的工作,因此,高级的才能就不会浪费于简易的工作,困难的工作也不会委托不熟练的人去做了。随着这种技术的经济之逐步增大,他的营业的增加,也带来了专门的机器和各种设备的类似的经济;很快地采用每种改良的制造方法,而且使它成为进一步改良的基础;成功带来了信用,信用又带来了成功;信用和成功有助于保留老顾客和招徕新顾客;他的营业的增加,使他在采购上有很大好处;他的货物互相宣传;因而减少了为货物找寻销路的困难。他的营业规模的扩大,使他的胜过竞争者的利益也很快地增大,并且使价格降低,他能按照这个价格出售货物而不会亏本。只要他的精力和进取心、他的创造性和组织力,保持充分的力量和旺盛,只要营业上不可避免的风险不会使他遭到特别的损失,上述的情况就会继续下去;如果这种情况能维持一百年的话,则他和其他一两个像他这样的人,就可瓜分他所经营的那个工业部门的全部营业了。他们的大规模生产,会使他们得到很大的经济;如果他们竭力互相竞争的话,则公众就会得到这种经济的主要利益,商品的价格就会跌得很低。

但是,在这里,我们可从森林中新生的树木,从老树的浓荫中用力向上挣扎的情况得到教训。许多新生的树木中途夭折了,只有少数得以生存;这些少数生存的树木一年比一年壮大,它们的高度每有增加,就可多得一些阳光和空气,终能耸然高出邻近的树木之上,似乎它们会永远这样生长下去,随着它们这样生长,似乎永远壮大下去。但是,它们却不是这样。一株树比另一株树能维持活力较久和较为茂盛;但是,迟早年龄对它们是有影响的。较高的树木比它的竞争者,虽能得到较多的阳光和空气,但它也逐渐失去生命力,相继地让位于物质力量虽较小、而青春的活力却较强的其他树木。

树木的生长是这样,在大股份公司的近代巨大发展之前,企业的发展原理上也是这样,而大股份公司往往是营业不振,不是遽然倒闭。现在,这个原理已不普遍了,但在许多工业和商业中,它仍然是有效的。大自然以限制私人企业的创办人的寿命,甚至以对他的生命中最能发挥他的才能的那一部分限制得更严,来压制私人企业。因此,不久之后,企业的管理权就落到即使对企业的繁荣同样积极关心、但精力和创造的天才都较差的那些人手中了。如果这企业变为股份公司组织,则它可保持分工以及专门的技术和机械上的利益:如果再增加资本的话,它甚至可以增大这些利益;并且在有利的条件下,它在生产工作上就可保持永久和突出的地位。但是,它恐怕已丧失它的伸缩性和进步的力量如此之多,以致在与新兴的较小对手竞争时,它不再完全处于有利地位了。

所以,当我们考虑财富和人口的增长对生产上的经济所发生的广泛结果时,我们的结论之一般性质受到以下两个事实的影响是不很大的:第一,这些经济中有许多直接要看从事生产的个别企业的大小而定;第二,差不多在每个行业中,大企业是不断地兴盛和衰落,在任何时间中,有些企业正在兴盛,有些企业正在衰落。因为,在一般繁荣的时代,一方面的衰败必然为另一方面的发达所抵消而有余。

同时,总的生产规模之扩大,当然增加那种不是直接有赖于个别企业大小的经济。这些经济中最重要的,是由于相关的工业部门的发达而产生的,这些部门互相帮助,也许集中在同一地方,但无论如何,它们都利用轮船、火车、电报、印刷机等所提供的近代交通便利。像这种来源所产生的各种经济,是任何生产部门都可获得的,而不是完全依靠它自己的发达:但是,这些经济必然是随着它自己的发达而迅速地和稳步地增大;如果它衰败的话,这些经济在某些方面——

虽然不是在一切方面——必然是缩小的。

第二节 生产费用应当以一个代表性企业来说明,这个企业能正常地获得属于一定的总生产量的内部经济与外部经济。报酬不变与报酬递增。

当我们研究支配一种商品的供给价格之各种原因时,这些结果具有很大的重要性。我们必须仔细分析生产一种商品与一定的总生产量有关的正常费用;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将要研究在那个总生产量之下一个代表性生产者的费用。一方面,我们不要选择某一刚刚竭力投身营业的新生产者为代表,他在许多不利的条件下经营,一时不得不满足于很少的利润或没有利润,但他对以下的事实是满意的;他正在建立营业关系,对于建立成功的营业正有头绪;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要采取这样一个企业为代表:由于非常持久的能力和好运气,它已经有了很大的营业和井井有条的大工场,而这些大工场使它比它的一切竞争者都占有优势。但是,我们的代表性企业必须是这样一个企业:它已具有相当的历史和相当的成功,它是由正常的能力来经营的,它能正常地获得属于那个总生产量的外部经济和内部经济;而对于它所生产的货物之种类,货物之销售情况以及一般经济环境,也是要加以考虑的。

这样,一个代表性企业,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普通的企业。但是,营业上所说的“普通的”这个用语,却有许多不同的解释。而一个代表性企业是特殊种类的普通企业,为了要了解大规模生产的内部经济与外部经济在所说的工业与国家中,一般地已经达到怎样程度,我们需要研究这种普通企业。如果我们随便拿一两个企业来研究的话,我们就不能了解这一点:但是,经过广泛的调查之后,选择一个企业来研究,不论它是私人经营还是股份经营(或者一种以上更好),以我们所能判断的而论,它能代表这种特殊的普通企业,我们就能相当清楚地了解这一点。

本篇的一般论断表明以下两点:第一,任何货物的总生产量之增加,一般会增大这样一个代表性企业的规模,因而就会增加它所有的内部经济;第二,总生产量的增加,常会增加它所获得的外部经济,因而使它能花费在比例上较以前为少的劳动和代价来制造货物。

换言之,我们可以概括地说:自然在生产上所起的作用表现出报酬递减的倾向,而人类所起的作用则表现出报酬递增的倾向。报酬递减律可说明如下:劳动和资本的增加,一般导致组织的改进,而组织的改进增大劳动和资本的使用效率。

所以,在那些不是从事于农产品生产的产业里,劳动和资本的增加,一般使得报酬有超过比例的增加;而且,这种组织的改进,趋于减少甚至超过自然对农产品产量的增加所能增大的任何阻力。如果报酬递增律与报酬递减律的作用互相抵消的话,我们就有报酬不变律,劳动和牺牲的增加,使产品刚好有同比例的增加。

因为,报酬递增与报酬递减这两种倾向,不断地互相压制。例如,以小麦和羊毛的生产而论,报酬递减倾向在不能自由进口的古老国家里,差不多完全占有优势。如把小麦制成面粉,或是把羊毛制成毛毯,则总生产量的增加,就带来若干新的经济,但是不多;因为面粉业和毛毯业的规模已经如此之大,以致它们所能获得的新的经济,恐怕是新发明的结果,而不会是组织改进的结果。然而,在毛毯业不过稍有发展的国家里,组织的改进也许是重要的;于是,就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毛毯总产量的增加所减少的制造上的困难,与它所增大的原料生产上的困难,在比例上恰好相等。在这种情况下,报酬递增律与报酬递减律的作用就会恰好互相抵消;

毛毯生产就会符合报酬不变的规律。但是,在大多数原料费用无足轻重的较为精致的工业部门中,以及在大多数近代运输业中,报酬递增律所起的作用,差不多是无法抵抗的。

报酬递增说明一方面是努力和牺牲的数量,与另一方面是产品的数量之间的关系。这些数量不能正确计算出来,因为生产方法的改变,需要机械,和需要各种新的以及与以前不同的比例之不熟练和熟练的劳动。但是,从大体上来看,我们或可含糊地说:工业中一定数量的劳动和资本所获得的生产量,在近二十年中增加了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用货币来衡量费用和产量,是一种诱人而危险的方法:因为,货币支出与货币收入的比较,易于变成一种对资本利润率的估计。

第三节 人口如有增加,共同效率一般就随着有超过比例的增加。

我们现在可暂时总结一下工业扩充与社会福利的关系。

随着人口的迅速增长而发生的,往往是人口拥挤的城市中之不健康和损人精力的生活习惯。有时,人口增长开头就很不好,它超过了人们的物质资源,使他们用不完善的工具向土地作过度的要求;因而引起报酬递减律在农产品方面的强烈作用,却没有把这规律的结果缩小到最低限度的能力。这样,开头就发生贫困,人口增加就会继续对性格上的那种弱点发生极为常见的后果,这种弱点对于一个民族发展组织完善的工业,是不适宜的。

上述这些是人口增长的严重危险:但是,一个具有一定程度的个人力量和精力的民族,其共同效率之增加,在比例上可以超过他们的人口增加,这一点仍是确实的。如果他们能以容易的条件输入食物及其他农产品,暂时避免报酬递减律的压力;如果他们的财富没有消耗于重大的战争,而财富增长的速度至少与人口增加相同;如果他们避免会使他们身体衰弱的生活习惯,则他们的人口每有增加,使他们获得物质货品的力量就会暂时随着有超过比例的增加。因为,人口的增加使他们能获得专门技能和专门机械、地方性工业和大规模生产的许多不同的经济:它使他们能增加一切种类的交通便利;同时,他们相距很近,他们之间的各种交易所费的时间和努力因而就减少了,而且使他们有获得各种形式的社会享乐和文化生活的舒适品和奢侈品的新机会。无疑地,对于获得幽寂和安静,甚至新鲜空气的日益困难,也要加以考虑: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有利的一面较大。如果考虑到人口密度的增加一般带来新的社会享乐之事实,则我们对以上的叙述可稍扩大而这样说:人口增加和随之而来的相等的享乐之物质源泉以及对生产的帮助之增加,就会使一切种类的享乐之总收入有超过比例的增加;但是,这要有两个条件:

第一,能获得农产品的充分供给而没有很大困难;第二,人口过多不会使身体和道德的力量,因为缺乏新鲜空气和阳光,和缺乏对青年的健康和愉快的娱乐而受到损害。

文明国家所积累的财富,现在比人口增加得更快;如果人口的增加不是那样快的话,则每人所有的财富就会增加得快一点,这也许是对的;但是,实际上,人口如有增加,对生产的物质帮助之超过比例的增加,就会继续随之而来:现在在英国,因为容易从外国得到原料的大量供应,随着人口增加而发生的,除了对阳光、新鲜空平等的需要外,就是满足人类慾望的手段有超过比例的增加。然而,这种增加的大部分,不是归功于工业效率的增进,而是归功于随着人口增加而来的财富增加;所以,人口增加就不一定有利于那些在财富增加中没有份的人。而且,英国从外国所得的农产品的供给,随时可因外国的贸易条例的变更而受到阻碍,也可因为发生大战而濒于断绝,同时,为了保障国家的相当安全,以防止战争危险所必需的海陆军费用,显然也会减少英国从报酬递增律的作用中所获得的利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