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四章 资金的投放与分配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在某人自己生产自己使用的场合下,决定投资的诸动机。未来满足与现在满足的均衡。

在我们研究正常价值时,必须阐明的头一个难题是关于支配那些为了未来的收益而投资的动机的性质。首先不妨来观察一下那样一个人的行为,这个人既不买他所需要的东西,也不卖他所生产的东西,而只是自己给自己劳动;因此,他所权衡的一方面是他的劳作和牺牲,另方面是他从这些劳作和牺牲中所能预期的满足,其间不参与任何的货币报酬。

那末,让我们就举这样一个事例罢:有一个人为自己建造房屋,他所用的土地和建筑材料都是自然界所恩赐的;动工时他自己制造工具,而制造工具的劳动被算作建造房屋的一部分劳动。他势必要计算按照某既定方案进行建筑所需要的劳作;并几乎本能地酌加一个各种劳作至房屋落成所经过的时间按几何比例(一种复利)增加的数量。落成以后,房屋对他的效用不但将补偿他的各种劳作,而且也将补偿他的等待。

如果两种动机(一个是望而生畏,另一个是迫不及待)似乎是势均力敌,那末,他就会处于踌躇不决之中。就房屋的某些部分来说,他所得的利益也许比他所用的“实际”成本大得多。但是当他愈来愈转向更加庞大的计划时,他最后就会发现任何扩大所带来的利益为它所需要的劳作与牺牲所抵消;而那种扩建就处于他投资的外限(outerlimit),或它的有利边际。

建造房屋的各个部分也许有几种方法;例如,有些部分既可以使用木料,又可以使用石块,而质量几乎相等。按照各种设计对房屋的各个部分进行投资要与它所提供的利益加以比较,并把各种投资一直推到它的外限或有利边际为止。从而,也许有很多的有利边际:其中每个边际是和提供各种房屋的各种设计一致的。

第二节 过去收支的积累与未来收支的折扣。区分经常支出与资本支出的困难。

上述例证可以使我们懂得:作为某种东西的实际生产成本的劳作和牺牲是成为它的货币成本的那些费用的基础。但是如上所说,现代企业家不论对工资或原料一般都是用货币来支付的;从不过问这些货币报酬作为劳作和牺牲的尺度究竟精确到什么程度。他的经费一般都是一点一点支出的。对任何支出的收益期待的时间越长,此项收益就越多,以便对他有所补偿。而预期的收益未必是百发百中的;在这种场合下,他还须酌加损失风险。酌加之后,此项支出的收益预计必须超过支出本身,所超过之额不以他自己的报酬为转移,而是按复利比例于他等待的时间增加的。在这个项目下,还须加上各个企业在建立它的商业往来上所必须支出的直接或间接的巨额费用。

为简便起见,我们可以把加上复利的任何支出(包括企业家自己的报酬在内)要素叫做累积要素。如同我们用贴现一词来表示未来满足的现值一样。因而各种支出要素从它被使用到它获得收益的期间势必是累积的。而这些累积要素的总额就是企业的总支出。各种劳作和它们所产生的满足可以结算到我们认为相宜的任何一天。但不论选择的是哪一天,一个简单的准则是必须遵守的:从那天以前开始的每一要素,不论是劳作,或是满足,都必须给它加上这个时期的复利。而从那天以后开始的每一要素都必须具有这个期间从该要素折成的复利。如果那天是企业开张以前的一天,则各种要素都必须折成现值。但是如果那天,像这些场合所常见的,是劳作结束和房屋落成的一天,则劳作必须有直到那天的复利,而满足也必须都折成那天的现值。

等待是成本的一种要素,如同劳作是成本的要素一样真实,当累积起来以后,它就被列入成本:因此,它当然不是分别加以计算的。同样,相反地,不论任何时期的货币或对满足的支配的收益是该时期收入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那个时期是在结帐日以前,则它必须被累积到那一日;如果在结帐日以后,则它必须被折成那日的现值。如果它不是用于直接的享受,而是被存起来以便取得未来收入,则这种收入决不能当作投资的追加报酬。

如果这个企业比方承揽了开掘船坞的工程,一俟竣工即便付款;如果用于此项工程的厂房设备在施工过程中假定被用得破烂不堪,从而工程完毕时变得不值一文;那末,如果直到付款时期所积累的支出总额恰恰等于此项款额,则该企业恰恰够本。

但销售所得照例是逐渐进来的;我们必须拟作一个瞻前顾后的资产负债表。向后看,我们应当把各种纯支出加起来,并把各支出要素的累积复利加进去。向前看,我们应当把各种纯收入加起来,并从各个值中减去它延期的复利。这样折算的纯收入总额势必与累积支出的总额相等;如果二者恰相等,则企业恰恰够本。在计算支出时,企业负责人必须把自己劳动的价值计算进去。

第三节 代用原则在其上发生作用的有利边际,并非任何路线上的一点,而是与所有路线相切的一线。

在创业的时候,和在以后的各个阶段,机警的企业家力图修改他的计划以便用一定的支出获得较大的成果,或用较少的支出获得相等的成果。换句话说,为了增加他的利润,他不断地运用着代用原则;而在这样做的时候,他总会提高全部工作效率,增进人类用组织和知识控制自然界的能力。

各个地方都有它自己的特点,而这些特点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该地所从事的各类商业的组织方法:甚至在同一个地方和同一种职业中,追求同样目的的二个人所采取的方法也将不是完全相同的。差异的趋势是进步的一个主要原因;任何行业中的企业家越能干,这种趋势就越强。在某些行业例如棉纺业中,可能的差异只限于很狭隘的范围;一个人如在各部分工作中不使用机器,和不使用差不多最新式的机器,他就无法立足。但在其他行业例如木业和五金业的某些部门以及农业与零售业中,就会有很大的差异。例如,在从事于同业的二个厂商中,一个厂商也许将支付较多的工资总额,而另一个厂商却支付较大的机器用费;在二个零售商中,一个零售商积压在存货上的资本较大,而另一个零售商在广告和建立有利的商业往来的非物质资本上所用的钱却较多。至于细节上的差异,那是数不胜数的。

各人的行动既受着他的特殊机会和资金的影响,也受着他的个性和联想的影响;但是各人考虑着他自己的资金,将把资本投向他的企业中的各个方面,直到他认为似乎达到了外限或有利边际为止;也就是说,直到在他看来没有充分理由认为在该特定方面进一步投资所带来的利益会补偿他的支出为止。有利边际,甚至就同一工业部门或分部来说,也不能被看作是任何可能投资的固定线上仅有的一点;而是被看作和各种可能投资线相切的一条不规则形的界线。

第四节 家庭经济与企业经济中资源分配的对照。

这个替代原理是和那种根据一般经验在某方面过多地运用了资源或精力而引起的报酬递减率的趋势是密切地联系着的,而且部分地确实也是以此为基础的。从而它和古典经济学中起着重要作用的那个在早开发国家的土地上不断增加投资而来的报酬递减这一普遍趋势连结起来。替代原理和因增加支出而一般地引起边际效用的递减这一原理是如此相似,以致这两个原理的某些运用几乎是相同的。前面已经讲过,新的生产方法创造新的商品,或降低旧商品的价格,以便使为数更多的消费者有能力来消费它们。另一方面,消费方法和消费量的变动使生产有新的发展,使生产资金有新的分配。虽然最有助于人类高尚生活的某些消费方法对物质财富的生产如有所促进,也微乎其微,但是生产和消费毕竟是密切相关的。但我们现在要仔细考虑的是,生产资金在各种不同工业部门之间的分配如何反映了消费者在各种不同种类商品之间的购买额的分配。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那个原始的家庭妇女吧,她“从本年所剪的羊毛制成的毛线为数是有限的,她考虑家庭衣着方面的各种需要,并力求把毛线在这些需要上分配得尽可能有助于家庭的幸福。如果分配以后,她有理由来惋惜她没有用较多的毛线做短袜和较少的毛线做背心,那末,她将认为她是失败了。但相反,如果她用得恰到好处,则她恰恰做了这样多的短袜和背心,以致她从做短袜用的和做背心用的最后一束毛线中获得了相等的利益”。如果做一件背心适有两种方法,而这两种方法就其结果来说是同样令人满意的,但是其中的一种方法比另一种方法所用的毛线稍多,而所引起的麻烦却稍少;那末,她的问题就会成为较大企业界的问题的典范。这些问题所包括的决定有三:第一,关于不同目的的相对重要性的决定;第二,关于达到各个目的所用的各种不同手段的相对优势的决定;第三,关于以这两组决定为基础的,她能最有利地把各种手段用于各种目的的那种边际的决定。

企业家必须在较大的规模上作出这三类决定,而在作出每一个决定之前,他要反复权衡和多方调整。试以建筑业为例。让我们看一看从正当意义理解的“投机建筑商”的工作吧:这就是说,他是一个预料到普遍需求而从事建造真正房屋的人;他的判断错误,他自食其不良后果,如果他的判断正确,则他和社会同受其利。假定他在考虑究竟建筑住宅,还是建筑货栈、工厂或商店。他对最宜于每类建筑的工作方法都能同时提出很好的意见,并能大致估计它的成本。他估计适合每类建筑的各种不同地基的成本:并且他把他对任何地基所必须支付的价格算作他的资本支出的一部分,正如他把奠基等费用列入这种支出一样。他把这种成本估计和他从该建筑物及其地基所能得到的价格的估计加以比较。如果他发现没有一种场合能使需求价格超过他的支出,足以给他提供合理的利润,并补偿风险,则他也许不会动工。或者为了留住他那些最可靠的工人并使他的厂房设备和助手有工可做,他也许可能冒着某些风险动工建筑:不过这点以后还要详细讨论。

假定他现在断定在他所能买的一块地基上建筑的某种式样的别墅可以给他提供适当的利润。这样,主要追求的目的既已决定,他就开始细心地研究这种目的借以达到的手段,与此同时,还要考虑他的设计细节方面各种可能的修改。

待建的房屋的一般性质既已确定,他将必须考虑的是,按照什么比例使用各种不同的建筑材料如砖、石头、钢、水泥、灰泥和木料等等,才能收到与其成本相较最能增进房屋在满足买主的艺术趣味和他们的舒适方面的效益。在这样决定把他的资金最妥善地分配在各种不同的商品之间时,他所处理的问题和那个原始的家庭妇女本质上是相同的,这个妇女必须考虑把她的毛线最经济地分配在全家各种不同的需要方面。

和她一样,他不得不想到的是,任何特定用途所产生的利益直到某一点是相对地大的,以后会逐渐有所减少。和她一样,他必须把他的资金分配得使它们在各种用途上都具有相同的边际效用:他必须把这里削减一点经费所受的损失和那里增加一点经费所得的利益加以比较。实际上他们所遵循的方针和指导农场主的那些方针相同,这些方针使得他把资本和劳动投于土地时既不会使土地在能提供丰富报酬的那种额外耕作上受到限制,亦不会因投资过多而引起报酬递减趋势在农业中发生强烈作用的危险。

因此,如上面所说,正是那机警的企业家,他“把资本投向他的企业中的各个方面,直到他认为似乎达到了外限或有利边际为止;也就是说,直到在他看来没有充分理由认为在该特定方面进一步投资所带来的利益会补偿他的支出为止”。他从不认为迂回的方法终归是有利的。但是他总在寻找一些迂回的方法,这些方法比直接的方法能生产出更大的(相对于其成本而言)效果。他采用其中最好的方法,如果他力所能及的话。

第五节 直接成本与补充成本的区分,因所述事业的时间长短不同而不同:这种差异是我们所以难以研究边际成本和价值的关系的主要原因。

这里可以讨论有关成本的几个术语。当企业家经营某种企业而进行投资的时候,他期待的是从该企业的各种产品的价格中得到补偿;他期求在正常情况下对其中每一种产品都能索取一个充分的价格;也就是说,这种价格将不仅补偿特殊成本、直接成本或主要成本,而且也将分担它所应分担的一部分歧业上的一般费用;而这些费用我们可以叫做它的一般成本或补充成本。主要成本和补充成本合起来就成为它的总成本。

企业上对主要成本一词的用法是极不一致的,但这里所指的是狭义的用法。补充成本包括大量企业资本所曾投入的那些机器厂房上的维修费用,以及高级职员的薪水。因为企业的这种薪水支出一般是不能迅速地适应他们工作量的变动的。此外只剩下生产商品时所用的原料的(货币)成本和所用的那部分劳动的计时工资或计件工资与机器设备的额外耗损的(货币)成本。这是厂商在他的工厂部分开工时和当商业清淡时他计算最低价格时他要考虑的特殊成本;这种最低价格使他觉得值得接受某种定货,而不顾他的行为对损害未来定货市场可能发生的任何影响。但实际上他通常一定得考虑这种影响;因为即使在商业清淡的时候,使他觉得值得生产的那种价格,实际上一般都比这种主要成本高得多,如我们以后将看到的那样。

第六节 续前。

在短时期内,补充成本一般必须由售卖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加以补偿。而在长时期内就必须加以全部补偿;因为如果不这样,生产就会减少。补充成本具有许多不同的种类,其中有些和主要成本只有程度上的区别。例如,假使某机械厂正在犹疑是否按相当低的价格来承制一辆机车,那末,绝对的主要成本包括原料的价值和制造机车的技工和工人的工资。但关于领薪水的职员却没有明确的准则。因为如果工作不忙,则他们也许有一些空余的时间;因此他们的薪水普通都被列入一般或补充成本中。但是这种界限往往含糊不清。例如,工头和可靠的技工仅因工作暂时不多而被解雇者实不多见。因此,即使偶然定货的价格不能补偿他们的工资,为了使他们有事可做也会接受这种定货。这就是说,在这种场合下,不能把它们看成是主要成本。但办公室的人员在某种程度上当然可以和该厂工作的变动相调节,办法是在生产任务不忙的时候不增人,甚至精简一些不称职的人;而在生产任务繁忙的时候临时添人或把一部分工作委托给他厂。

如果我们从这些工作转向较大的需时较长的工作任务例如履行几年以内逐渐交出许多机车的合同时,那末,和定货相关的大部分行政工作必须被看作它所特有的工作:因为如果没有接受这种定货而又没有别的定货来代替它,则行政人员薪水项下的这笔费用几乎会有相应的减少。

如我们考虑的是任何一种主要工业品在长时期内的一个相当稳定的市场,则上述例证就显得格外突出。因为在那种场合下配备专门技能和设置组织以及长期的行政人员与车间耐久装备所需要的支出,都可以看成是生产过程所必要的成本部分。那种支出将一直被增加到某种边际,在该边际此工业部门对它的市场来说似乎有发展过快的危险。

下章将继续讨论第三章和本章的论点。要更加详细指出的是,对供给,从而对价格最有影响的那些成本在承制一部机车的场合下如何局限于狭隘而武断的范围;但在不断供应一个相当稳定的普通市场的场合下,它们的范围要大得多,而且和工业经济的一般特点也更加一致:生产成本对于价值的影响除在比较长的时期内不能明显地表现出来;这种成本是就整个生产过程,而不是就某特定机车或某特定组的货物加以计算的。至于那些由生产工具的投资利息(或利润)构成的主要成本与补充成本的性质因所述市场期间的长短不同而有所不同,将在第八至第十章中加以类似的研究。

同时不妨指出,主要成本和补充成本的区别存在于各个文明阶段,虽然除在资本主义阶段它多半不会引起广泛的注意。和鲁滨逊克罗索有关的只是实际成本和实际满足:不买不卖的旧式农家把现在的“劳作和等待”用于未来的收益时也采取几乎相同的方式。但是如果他们都正在怀疑出外采摘野果时是否值得使用一个梯子,那末,所要比较的就只是主要成本和所期待的利益了。除非它在许多细小工作的总量中所预期提供的服务足以补偿它的生产成本,那它是不会被制造的。在长时期内它必须补偿它的总成本,即主要成本和补充成本。

即使现代的雇主也必须首先把他自己的劳动看成是实际成本。尽管他认为某种事业多半可以提供一种货币收入超过货币支出的剩余(适当地酌减风险与对未来意外的折现之后);但是又认为这种剩余的数量将小于他在此项事业上所用的操劳的货币等价,而在这种场合他将回避这种事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