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六章 连带需求与复合需求,连带供给与复合供给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间接的派生需求。连带需求。建筑业中劳资纠纷的例解。派生需求规律。

面包直接满足人的需要。它的需求叫做直接需求。但是借以制造面包等的面粉机和烘炉间接满足人的需要,它们的需求叫做间接需求。一般说来:

原料和其他生产资料的需求是间接的,是从借助它们而生产出来的那些可以直接使用的产品的需求中派生出来的。

面粉机和烘炉的服务共同连结在成品面包中,因此,它们的需求叫做连带需求。此外,蛇麻和麦芽是相互辅助的,是一道用来制造麦酒的……因此,在几种辅助品中,对每种辅助品的需求是来自它们生产某种成品,如一块面包或一桶麦酒所共同提供的那些服务的。换句话说,有一种对其中任何一种辅助品在生产某种直接满足需要、从而有直接需求的产品时所提供的服务的连带需求。成品的直接需求实际上可分成生产它所用的那些东西的许多派生需求。

试另举一例来说明。房屋的直接需求引起对各种不同的建筑劳动、砖、石料和木材等的连带需求。而这些都是各种建筑工作的,或为简单起见叫做新房屋的生产要素。其中对任何一种要素,例如像泥水匠的需求,只是一种间接或派生需求。

让我们把劳动市场经常发生的那类事件同上例联系起来加以考察;劳资纠纷延续的时期是短期,我们所必须考虑的作为调节供求的那些因素只是在短期内起作用的因素。

这个事例具有重大的实际意义,因此需要我们特别加以注意。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既然指的是短期,所以,它是本章和以下几章中的一些场合我们选例准则的例外,在那些场合有足够的时间使供给力量发挥充分长期的作用。

让我们假定,房屋的供求处于均衡状态,一群工人,比方说,泥水匠举行罢工,或有某种其他障碍影响泥水匠劳动的供给。为了把对该要素的需求抽出来而加以单独研究,我们首先假定,新房屋需求的一般条件不变(这就是说,新房屋的需求表仍然适用),其次假定,其他要素的供给的一般条件不变,其中二者当然是营造商的营业能力和企业组织(亦即我们假定它们的供给价格表也有效)。那末,泥水匠劳动供给的暂时减少,将使建筑量有相应的减少:已减少的房数的需求价格将比以前高些,而其他生产要素的供给价格将不变。从而,那时新房屋所能出售的价格,除超过建造房屋所需其他要素的买价总额还有相当的剩余,此剩余就是泥水匠劳动价格可能增加的限界,假定泥水匠的劳动是不可缺少的话。这种和泥水匠劳动供给的不同程度的减少相适应的不同数量的剩余,是由这一准则来决定的:就某商品的各种不同数量来说,对用于生产该商品的任何要素所提供的价格是以那个价格的差额为限,此差额是该商品数量能找到买主的价格减去生产它所用的其他相应要素得以供给的那些价格的总和。

用专门术语来说,某商品的任何生产要素的需求表可以从该商品的需求表求出来,办法是从该商品的各种不同数量的需求价格减去其他要素相应数量的供给价格总额。

第二节 供给的减少可以大大提高一个生产要素的价格的一些条件。

但是,当我们把这个理论应用到现实生活中的时候,重要的是记住这一事实:即如果一种生产要素的供给受到扰乱,即其他生产要素的供给也多半要受到扰乱。特别是当供给受到扰乱的那种要素是同一种劳动像泥水匠的劳动时,则雇主的报酬一般地起着缓冲作用。这就是说,损失首先落在他们的肩上;但是通过解雇他们的一部分工人和降低其他工人的工资,他们最终把大部分损失分配给其他生产要素。实现这点的过程的细节是不同的,是取决于商业同盟的行动,取决于市场上的议价和其他的原因,而这些我们此刻不拟讨论。

让我们研究什么是那些条件,在这些条件下,一种东西的需要不是为了直接使用,而是当作某商品的一种生产要素,这种东西的供给减少可以使它的价格急剧上升。第一个条件是这种要素是生产该商品所必要的,或几乎是必要的,因为按相宜的价格买不到适当的代用品。

第二个条件是,该商品(该要素是生产它所必需的一种要素)是需求弹性很小的商品,因此,它的供给减少将使消费者愿出更高的价格,而不愿空手回家;当然,这又包括这样一个条件:即该商品的适当代用品是不能以比它的均衡价格略高的价格来买到的:如果房屋建筑的减少大大提高房价,那末,急于要获取额外利润的营造商将彼此抬高价格以竞购市场上现有的泥水匠劳动。

第三个条件是,这种要素的价格只占该商品生产费用很小的一部分。既然泥水匠的工资只占一所房屋的建筑费用总额的一小部分,即使工资增加百分之五十,对该房的造价也只能增加一个很小的比例部分,从而对需求的节制极小。

第四个条件是,即使需求量略有减少,也会使其他生产要素的供给价格大大下降;因为这将增加用来给该要素支付高价的差额。例如,如果砖匠和其他工种的工人或雇主找不到别的工作,又赋闲不得,那末,他们也许情愿为比以前低得多的报酬工作,而这将增加用来给泥水匠支付较高工资的差额。这四个条件是独立的,而最后三个条件的结果是累积性的。

如果不用灰泥或以低廉价格雇用粉刷业以外的人家做这种工作是可能的,那末,泥水匠工资的上涨就会受到限制。在有些场合,某商品的一种生产要素通过派生需求的作用对其他要素的压迫,由于替代原理而得到缓和。

此外,在取得成品生产要素中的某要素方面遇到的严重困难,往往可以用改变成品的性质来克服。有些泥水匠的劳动也许是不可缺少的;但是房中究竟值得使用多少粉刷工作,人们往往是犹疑不决的,如果它的价格上涨,则他们所用的粉刷将较少。他们因所用粉刷稍少而失去的那种满足的强度,就是它的边际效用;为了使用它而他们恰愿支付的价格是用到该使用量的泥水匠工作的真正需求价格。

在麦酒方面,麦芽和蛇麻的连带需求也是这样。但它们的比例是可以改变的。只因含有较多的蛇麻而和其他麦酒相区别的那种麦酒,能够得到较高的价格。这一差价代表蛇麻的需求。

泥水匠和砖匠等人之间的关系,在相近行业的职工会的联合和斗争的历史上,充分表现了那种既有教益又富于浪漫情调的现象。但是连带需求中的绝大多数的事例是对某原料和加工工人需求的事例;例如像棉、麻、铜或铁和使这几种原料得到加工的工人。此外,各种不同食品的相对价格因厨师熟练劳动供给的不同而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在美国许多种肉和蔬菜的许多部分几乎是没有价值的,因为那里熟练的厨师很缺,而且工资很高,但在法国它们却具有适当的价值,因为那里炊事技术十分歧及。

第三节 复合需求。

我们已经讨论过,任何商品的总需求是怎样由需要它的那些不同集团的需求所组成。但是现在我们可以把复合需求这一概念推广到几组生产者所需要的生产必需品上。

几乎各种原料和几乎各种劳动都被应用在许多不同的工业部门,生产出许多各式各样的商品。其中每种商品都有它自己的直接需求;从那种需求中可以求出它生产中所用的任何一种东西的派生需求,而这种东西照我们所曾述的方式“分配在它的各种不同的用途上”,这些不同的用途是彼此竞争的;相应的派生需求是彼此竞争的需求。但是在同产品供给的关系上,它们是相互合作的;“合成”那汲尽供给的总需求,如同几个社会阶级对成品的局部需求加在一起合成它的总需求一样。

第四节 连带供给。派生供给价格。

现在我们可以考虑连带产品:这就是说,它们是不易独自生产的;是并存于同一来源的,因此,可以说具有一个连带供给,像牛肉与牛皮或小麦与麦草。这种场合是和有连带需求的那些东西的场合一致的,只要用“供给”代替“需求”,几乎可以用相同的词句加以讨论,反之亦然。如同那些共同使用在同一个目的上的东西有连带需求一样,具有同一来源的那些东西也有一个连带供给。出于同一来源的单一供给可以分成许多来自它的那些东西的派生供给。

例如,自从谷物条例废除以来,英国所消费的大部分小麦是从国外输入的,当然不带任何麦草。这就引起了麦草的缺乏,而麦草的价格因此上涨。种植小麦的农户指望从麦草得到这种作物的大部分价值。可见,在小麦输入国里,麦草的价值较高,而在小麦输出国里则较低。同样地,在澳大利亚的产毛区,羊肉的价格有一个时候是很低的。羊毛输出,羊肉只得留在本国消费;因为羊肉的需求不大,所以羊毛的价格不得不抵偿几乎全部肉与毛的共同生产费用。后来,低廉的肉价刺激了肉类加工出口工业的发展,现在澳大利亚的肉价比以前有所提高。

连带产品二者同时生产所用的成本和单独生产品中一个所用的成本完全相等的场合,是十分罕见的。如某企业的任何产品具有市场价值,则它上面曾用过特殊的操劳和费用几乎是肯定的,如果该产品的需求将急剧下降,则这种操劳和费用就会减少或省掉。例如,如果麦草不值钱,则农户比平常更加努力以便使麦穗尽可能大得和麦秆相称。又如外国羊毛的输入曾使英国羊用适当杂交和选种的方法加以改良,以便使它早期增加体重,甚至不惜以降低毛的质量为代价。只有当同一生产过程所生产的两种东西中的一种不值钱,卖不掉,而剔除又无须任何费用的时候,才没有改变它的数量的那种引诱。也只有在这些例外场合,我们才无法确定连带产其中各自的供给价格。因为如果改变这些产品的比例是可能的,那末,通过改变这些比例,使其中一种产品的数量略有减少而不致影响其他产品的数量,我们就能确定在生产过程的全部费用中有那部分被节省下来。这部分费用就是该产品边际因素的生产费用;它正是我们所求的供给价格。

但这些都是例外场合。一个企业,甚至一种工业往往认为尽量利用相同的设备、技术和企业组织来制造几类产品是有利的。在这些场合下,几种用途中所使用的任何一种东西的成本,必须由它在这些用途中所生产的成果来抵偿;但是很少有任何的自然规律来决定这些用途的相对重要性,或总成本借以分配的比例:许多都以市场的变迁特点为转移。

第五节 复合供给。

现在我们可以讨论类似于合成需求的复合供给问题。一种需求根据替代原理,往往可以通过几种途径中的任何一种来满足。这些不同的途径是彼此竞争的;从而相应的商品供给也是彼此竞争的供给。但它们在对需求的关系上是彼此合作的;“复合”成满足需求的总供给。

如果支配它们生产的原因大致相同,则在许多场合它们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商品。例如,在许多场合,牛肉和羊肉可以当作一种商品的变种;但是在其他场合,例如在讨论毛的供给问题时,它们就一定得分别对待;不过,竞争品往往不是制成品,而是生产要素,例如,用于制造普通印刷用纸的纤维就有许多种。如上所述,当需求由可以替代它的那种竞争品的竞争供给得到满足时,对几种辅助品供给中的一种像对泥水匠劳动供给的派生需求的强烈作用,是怎样易于受到削弱的。

第六节 诸商品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

所有本章所述的这四个主要问题和几乎决定每种商品的价值的那些因素都有某些关系。在各种商品价值之间最重要的交错关系中,许多关系都不是一望而知的。

例如,在炼铁方面一般使用木炭时,皮革的价格在某种程度上而q之轨迹为满足所述需要的手段的供给曲因为它一旦暂时取得优势,增加了对它的使用就会降低它的供给价格,从而增加它的销售量,而它的供给价格继续下降,余此类推。这样,它对其他竞争品的优势继续增加,直至它把它们逐出这一领域而后止。的确,这个准则是有明显的例外的;

遵守报酬递加规律的那些商品有时在这一领域充作竞争品的时间似乎确实很长。如各种不同的缝纫机和电灯泡。取决于铁的价格;制革者曾请求不用外国铁,为的是英国炼铁者对橡制木炭的需求可使英国橡树生产继续维持,从而使橡树皮的价格不致腾贵。这个事例可以使我们认识到这一情况,即:某种东西的过度需求可以使它的供给来源受到破坏,从而使它可以有的那些连带产品感到缺乏;因为英国炼铁者对木炭的需求导致英国许多森林的严重破坏。此外,对羊羔的过度需求被认为是几年以前普遍缺乏羊的一个原因。但有些人却持有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售与富人的春羔所得的价格越高,养羊就越有利,从而供应人民食用的羊肉也就越便宜。事实是,需求的增加可以产生相反的结果,这要看它所发生的作用快得是否阻止生产者使其生产与之相适应而定。

其次,对某业如美国某些地区的小麦种植业和其他地区银矿业有利的铁路及其他交通工具的发展,大大地降低了那些地区的几乎其他各种产品的主要生产费用。此外,苏打、漂白材料和食盐作为主要原料的其他工业品的价格,几乎因那些工业中所使用的生产方法的每次改进,而有相对的变动;而那些价格的每次变动又影响许多其他商品的价格,因为食盐工业的各种不同产品在许多加工工业部门中是多少带有重要性的生产要素。

再其次,棉花和棉籽油是连带产品,最近棉价的下降,主要是由于棉籽油加工的改进和使用。此外,如棉荒史所表明的,棉花的价格大都影响毛、麻、布和其他同类商品的价格;

而棉籽油也越来越受到同类商品中新的竞争。又如麦草在加工工业中已经找到许多新的用途,而这些发明使美国西部通常被焚毁的麦草获得价值,并有阻止小麦边际生产成本上升的趋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