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八章 边际成本和价值的关系。一般原理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本章和以下三章特别就时间因素的影响进一步研究直接成本和补充成本同产品价值的关系,以及诸产品的派生需求对其生产中所使用的要素的价值的影响。

本章和以下三章一方面是研究产品的边际成本及其价值的关系,另一方面是研究边际成本和生产它们时使用的土地、机器与其他生产工具的价值的关系。这种研究同正常条件和长期结果有关。必须时刻记住这个事实。任何东西的市场价值可以大大高于或低于它的正常生产成本:某特定生产者的边际成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和正常条件下的边际成本毫不相干。

在第六章末曾经指出,问题的一部分是不能和其余部分分开的。相对地说,这样的东西是没有的,它的需求不受使它有用的其他东西的需求的巨大影响。我们甚至可以说,大多数商品的需求不是直接的,而是从它们(作为原料或工具)助成品生产的那些商品的需求中派生出来的。由于这种需求是这样派生的,这种需求又多半取决于和它们共同生产那些商品的其他商品的供给。此外,可用来制造任何商品的任何东西的供给,往往受着那种东西的需求的巨大影响,而这种需求又是从生产品他商品的用途中分出来的等等。在迅速而通俗的有关世界商业的讨论中,可以而且必须忽略这些相互关系。但是任何称得起彻底的研究,对于这些关系的周密考察,是不能避而不谈的。这就要求我们同时记住许多事情,正因为如此,经济学永远不能成为一种简单的科学。

这几章所要作出的贡献包括的范围很小,但那个范围是困难的。我们需要谨慎从事,并且不能只从一个方面来看。因为其中满是陷阱和绊脚石。它主要讨论的是土地、机器和其他物质生产工具的报酬。它的基本论点对人的报酬也是适用的;但这些报酬是受不影响物质生产工具的报酬的某些因素的影响的;即使不再因枝节问题,而使其错综复杂,我们所讨论的东西也已经是够难的了。

第二节 替代原则的又一例解。

让我们首先回忆一下替代原理的作用。在现代世界中,差不多所有的生产资料都经过那些专门从事于组织居民经济力量的雇主和其他企业家之手。他们每人随时随地都选择那些似乎最适合他用的那些生产要素。他对他所用的那些生产要素所支付的价格总额,照例是小于他对那些可用来替代它们的别组要素所必须支付的价格总额。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如果事情并非如此,则他将着手用比较廉价的措施或过程加以替代。

上述论点和日常生活中的俗语相合,如“凡事都有找到自己归宿的趋势”,“大多数人之所得,几等于他们之所值”,又如“假使某人比另一个人多赚一倍,这说明他的工作也多值一倍”,又如“机器将代替手工劳动,只要它能提供廉价的劳务”。这个原理起作用时确实不是没有受到障碍的。它也许受到习惯或法律的限制,也许受到门户之见或工会章程的限制。它也许因企业心的缺乏而减弱,也许因不忍拆伙而缓和。

但它总是起着作用,并贯穿在现代世界的全部经济措施之中。

例如,有几种田间作业,用马力显然比用汽力更为相宜,或用汽力显然比用马力更为相宜。如果我们现在可以假定,在马拉农具或动力机器方面没有新的长足进步;因此,假定过去的经验曾使农场主逐渐学会运用替代规律;那末,根据这个假定,汽力的应用势必被扩大到这样的程度,以致再多使用任何一点汽力以代替马力也不会带来纯利益。不过,将留有一个边际,在那个边际,它们都能无差异地加以使用(如杰文斯也许会说的那样);在那个边际,汽力或马力对总产值的纯增益将比例于使用它的成本。

同样地,如果有取得同样结果的两种方法,一种是用熟练劳动,而另一种是用非熟练劳动,那末,效率比成本高的那种方法将得到采用。将有一个边际,在那个边际,每种方法都将被无差异地加以使用。在那条线上,每种方法的效率和对它所支付的价格成比例,当然不同地区和同一地区的各种不同工厂的特殊情况是要计及的。换句话说,熟练劳动和非熟练劳动的工资比例等于它们在无差异边际上的效率比例。

此外,手工劳动和机器劳动之间的竞争类似于不同种类的手工劳动或不同种类的机器劳动之间的竞争。手工劳动对于某些操作例如对于锄去生长不规则的那些贵重作物的杂草,具有优势,而马力对于锄去一块普通芜菁地的杂草也具有明显的优势;它们每一种在各自领域中的应用将被扩大到再用就不会带来纯利益的程度为止。在手工劳动和马力之间的无差异边际上,它们的价格必须和它们的效率成比例;可见,替代的影响有在劳动工资和对马力所必须支付的价格之间确立一种直接关系的趋势。

第三节 纯产品的定义。

各种不同的劳动、原料、机器和其他设备以及内部和外部企业组织,照例都是用来生产商品的。经济自由的优越性在这方面表现得尤其突出,即:一个有天才的企业家自冒风险进行试验,以观察某种新方法或各种旧方法的结合是否比旧方法的效率更大。的确,每个企业家都根据他的精力和才能不断地力图了解他所使用的每种生产要素的相对效率,和可能用来代替它们中间某些要素的其他要素的相对效率。他尽量估计额外使用任何一种要素将带来多少纯产品(即他的总产值的纯增益);所谓纯是指减去由于这种变动而可以间接引起的任何额外费用,再加上随之而来的任何节约。他力图把各种要素使用到那个边际,在这个边际,它的纯产品不再超过他对它所必须支付的价格。他的估计一般是靠久经训练的本能,而不是靠正式计算;但是他的方法和我们在研究派生需求时所指出的方法大致相同;从另一个观点来看,这些方法可以被描述为用一种复杂而精密的复式簿记制度所能办到的方法。我们曾经作过某些这类简单的计算。例如,我们曾看到麦酒中的蛇麻和麦芽的比例是怎样可以改变,由于增加蛇麻的分量而麦酒所能得到的额外价格是怎样成为决定蛇麻需求价格的一种典型因素。假定增加使用蛇麻并不引起额外的操劳或任何费用,并假定使用这个额外数量的利害得失值得考虑,这样麦酒所具有的额外价值就是我们所求的蛇麻的边际纯产品。在这个场合,像在大多数其他场合一样,纯产品是产品质量的提高,或产品价值的一般增益。它并不是可以和其余产品分开的一个确定的部分,但在例外场合它是可以分开的。

第四节 任何要素的过分使用会引起报酬递减。这一事实和下述事实类似,但不尽相同,即:投于土地的资本和各种劳动的相应的增加,会引起报酬递减。

任何生产要素的边际使用这一概念,意味着由于它的使用递加而有报酬递减的可能趋势。

在企业的各个部门中,甚至可以说,在一切日常生活事务中,为达到任何目的而过度使用任何手段势必要引起报酬递减。我们可以再举一些例子来说明那个曾被论证过的原理。在制造缝纫机方面,有些部件用铸铁就可以做得很好,其他部件用普通钢就成了;还有的部件需要特别昂贵的合金钢,而且所有的部件都应该配合得平滑,以便机器运转灵活。

如果任何人把不适当的操劳和费用用于选择原料,以满足次要用途的需要,那末,确实可以断言,此项支出提供急剧的报酬递减;把其中一部分用来使机器运转灵活,甚或用来制造更多的机器,对他也许更加有利一些。如果他把过多的支出只是用于涂皮上光,并使用低级金属来代替必要的高级金属,则事情甚至会更糟一些。

这种考虑乍看似乎使经济问题有所简化;恰恰相反,它却是困难和混乱的一个主要根源。因为所有这些不同的报酬递减趋势虽有某些类似之处,但它们毕竟是不同的。例如,由于在特定工作上所应用的各种生产要素的比例不当面产生的报酬递减,和因人口增加而加于生活资料的压力这一明显趋势毫无共同之处。古典学派那个伟大的报酬递减规律的主要应用,并不在任何一种特定的作物上,而是在所有的主要粮食作物上。它认为农场主通常一定是种植那些他们的土地和资源最宜于种植的作物,同时考虑到这些作物的相对需求;此外,它认为他们必然把他们的资源适当地分配给各种不同的用途。它并没有认为他们具有无限的聪明智慧,但是它假定在分配这些资源方面他们显示了相当的慎重和明智。它所指的国家是,它的全部土地已经操纵在现实企业家的手中,他们可以从银行贷款来补充自己的资本,只要他们证明贷款的用途正当,这个规律断言,该国农业总投资的增加将引起一般农产品的报酬递减。这个论点是和下述论点相似,但却截然有所区别,即:如果任何农场主把自己的资源不适当地分配在各种不同的耕作计划方面,那末,他从那些用得过多的支出部分将得到显著的报酬递减。

例如,在某既定场合下,在可以最有利地用于耕地、耙地或施肥上的支出额之间存在着一定的比例。关于这个问题也许有某些意见分歧,但是分歧不大。一个没有经验的人把一块已经以机械处理相当好的土地耕过许多遍,而对它所急需的肥料施得很少,甚或没有施肥,他一般地会受到指责,因为他耕的次数过多,以致使它引起急剧的报酬递减。但这种误用资源的结果是和一个早开发国家的农业由于耕作中运用适当的那些资源的一般增加而引起的报酬递减趋势毫不相干。的确可以找到十分类似的场合,即:甚至在那些增加的资本和劳动如加以适当的分配就产生报酬递加的工业中,特定的资源如按不适当的比例运用,就会产生递减的报酬。

干。的确可以找到十分类似的场合,即:甚至在那些增加的资本和劳动如加以适当的分配就产生报酬递加的工业中,特定的资源如按不适当的比例运用,就会产生递减的报酬。

如果经营上的报酬也计算在内的话)外,尚绰绰有余,那末,汽门敞开,新的供给进来。如果报酬低于此数,则汽门闭而不动。总之,因现有的供给由于使用和时间的消逝而在逐渐毁灭,所以,当汽门在关闭的时候,供给总是在减少着。汽门是供给和需求的一般关系借以决定价值的那部分机器。但是边际使用并不决定价值;因为边际使用和价值一道是由供求的一般关系决定的。

第六节 利息和利润二词直接适用于流动资本,而根据将定假设只间接适用于生产资本。这几章的中心理论。

可见,如果生产者个人的资源采取一般购买力的形式,即他将把每种投资推广到那一边际,在该边际,他从它所期待的纯报酬不再高于他从某种别的材料、机器、广告或增雇某些劳动的投资中所能取得的纯报酬。每种投资仿佛将被推到一个汽门,该汽门所给予它的阻力等于它的扩张力。如果他投资于材料或劳动,而这又很快地体现在某种可卖的产品上,那末,产品的销售补充着他的流动资本,而这种资本又被投资到那一边际,在该边际,任何追加投资所带来的报酬小得无利可图。

但是如果他投资于土地,或耐久的建筑物或机器,那末,他从他的投资所得到的报酬可以和他的预期悬殊很大,这将由他的产品的市场来决定。在机器存在的时期,市场的性质多半由于新的发明或时样的改变而发生变化,更不用说土地永存的时期了。这样他从土地和机器的投资中所得到的收入,从他个人的观点来看,是有区别的,这种区别主要在于土地具有较长的寿命。但是从一般生产来看,这两种收入的主要区别在于这一事实,即:土地的供给是固定不变的(虽然在新开发的国家,用来为人们服务的那种土地的供给可以增加);而机器的供给却可以无限增加。这种区别对于生产者个人是有作用的。因为如果没有巨大的新发明使他的机器作废,而那些机器所生产的东西又有一种稳定的需求,那末,他们将不断地按着大约等于它们生产成本的价格出售;而他的机器大抵将给他提供那宗生产成本的正常利润(减去机器的折旧费)。

这样,利息率是一种比率,它所联结的两种东西是两宗货币额。如果资本是“自由”资本,而这宗货币额或它所支配的一般购买力又已知,则它的预期纯货币收入可以立即同那宗货币用一定的比率(四厘、五厘或一分)表示出来。但是当自由资本已经投在某特定东西上面,它的货币价值,除把它将提供的纯收入资本还原,照例是无法确定的。因此,支配它的原因是和支配地租的原因在不同程度上相似的。

我们已经面临着这部分经济学的中心理论了,即:“凡被正确地看成是‘自由’资本或‘流动’资本或新投资的利息的东西,被当作旧投资的一种租(即准租)是更加正确些。不过,在流动资本和在某特殊生产部门中所‘沉淀的’资本之间,在新旧投资之间,不存在着严格的界限。每组投资可以逐渐变成另一组投资。即使地租也不是当作一种自在的东西,而是当作一大类中的一个主要的种看待的;虽然它的确有它自己的特点,而这些特点不论从实际或理论的观点来看都是极其重要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