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原理》

第七章 资本与经营能力的利润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企业家之间的生存竞争。首创者的劳务。

在第四篇的最后几章,我们曾研究了企业管理的各种形式及其所需要的能力;并且知道,我们可以认为使用资本的经营能力的供给是由三种因素构成的:一是资本的供给;二是使用资本的经营能力的供给;三有一定的组织,通过组织把前二个因素结合起来,从而得以进行生产。前一章中我们所讨论的主要是利息,即对第一个因素的报酬;在本章的前几节中,我们将讨论第二和第三个因素的报酬,即我们所谓管理上的总报酬,以后我们将讨论管理上的总报酬和第二个因素本身报酬的关系,后者我们曾叫做纯经营收入。我们必须较仔细地研究企业主和经理对社会所提供的服务的性质,和对他们工作的报酬。我们将知道,决定这些报酬的因素,并不像通常所设想的那样武断,反之,却和决定其他报酬的因素相似。

不过,开始时我们必须加以区别。其中应当记起这一事实,即生存斗争往往使最宜于在自己环境中发展的组织方法流行;但所谓最宜于环境的方法,并不必然是对它们的环境最有利益的方法,除非它们所得的报酬恰和它们直接或间接所贡献的利益相适应。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因为就一般而论,替代原则(它只不过是适者生存这一规律的特殊的有限的应用)有使某种工业组织方法代替另一种方法的趋势,假如前一种方法能以较低的价格提供直接的即期服务。至于两者之一行将提供的间接的最后服务,较之直接服务,一般说来,是无足轻重的。许多企业只要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则在长期内就有可能对社会作出贡献,但是由于上述原因而衰落,倒闭。有些合作社形式的企业尤其是这样。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把雇主等企业家分成二类:一类引用先进的企业方法,另一类则墨守成规。后一类对社会主要地提供直接的服务,对他们的充分报酬也往往是可靠的。但前一类的情况却不然。

例如,有些炼铁部门因新近采用了一种比较经济的方法,而能使整个冶炼过程的加热次数减少;同时这种发明既不能专利,也不能保密。设某厂商有资本五万镑,平时每年获纯利四千镑,其中一千五百镑是他管理上的报酬,其余二千五百镑是其他二利润因素的报酬;假定他所做的工作和他的邻人相同,他的能力虽大,但并不在胜任这种特别困难任务的人的平均能力之上;亦即假定这一千五百镑是对他一年的工作的正常报酬。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想出一种新的方法,比当时所惯用的方法减少一次加热,因此,支出没增加,反而提高了年产量,即每年能多售得二千镑的净款。倘他的商品仍能按原价出售,即他管理上的报酬超过平均报酬,一年为二千镑。他得到对社会服务的充分报酬。不过,他的邻人必将采用这种新的方法,在短时间内,所得的利润也许会超过平均利润。但是,竞争使得供给增加,从而使他们商品的价格下降,直至利润回到原有水平附近为止。因为哥伦布倒立鸡蛋的秘诀一旦家喻户晓,就无法因倒立鸡蛋而获得额外高的工资。

许多企业家的发明在长期内对于世界有难以估计的价值,可是他们从自己的发明中所得的报酬,甚至比密尔顿从《失乐园》或米拉从《天使》中所得的报酬还要少些。而许多人却由于时运,而不是由于在完成极重要的社会福利事业中所显示的特殊才能,而搜刮了大批财富。很可能,有些企业家死时虽为百万富翁,但生时所得的报酬往往和他们所发明的新方法所给予社会的利益不相称。我们将知道,虽然各企业家的报酬有和他对社会所提供的直接服务成比例的趋势,但这本身决不能证明,现存的社会工业组织是尽善尽美,难能可贵的。而且不应当忘记,我们目前所研究的范围,只是限于探讨现存社会制度下决定企业管理报酬的原因之作用的。

首先我们要研究普通工人、监工和各级雇主对社会所提供的服务的报酬的调整。这样,我们会发现,代替原则到处在发生作用。

第二节 首先通过监工的劳务与普通工人的劳务,其次通过企业经理的劳务与监工的劳务,最后通过大企业经理与小企业经理的劳务的对比来说明代替原则对管理报酬的影响。

我们已经知道,一个小业主所做的大部分工作,在大企业中是由领受薪金的各部门主任、经理、监工等人进行的。这一线索对我们目前的研究将有很大的帮助;最简单的事例就是普通监工的工资这一事例;现在我们就来讨论它。

例如,设有某铁路承办人或船厂经理认为,如一个监工的工资为一个工人的二倍,则每二十个工人有一个监工最为相宜。这指的是,如果他有五百个工人和二十四个监工,并且希望用同样的开支完成稍多一点的工作,则他宁愿增加一个监工,而不愿增加二个普通工人。而如果他有四百九十个工人和二十五个监工,则他认为较好的办法是多增加二个工人。如果他能用一倍半于工人的工资雇到监工,则他也许每十五个工人就配备一个监工。但事实上,所雇监工的人数是由一比二十的比例所决定,而他们的需求价格为工人工资的二倍。

在有些例外的场合下,监工是通过驱使工人做过度的工作来赚得自己的工资的。但是我们现在假定,监工用正当的方式并通过工作细节上的妥当安排来完成他所负担的任务;

因此,做错和需要返工的现象很少,各人在移动重物需要帮助时,立即就有人帮助;一切机器和工具都有条不紊,随时可以使用;没有人因错用了工具等而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担任此项工作的监工,他的工资可看作是大部分管理上的报酬的范例。通过雇主的作用,社会对监工的服务提出了有效需求,直到那一边际,在该边际,工业的总效率用增加他业工人比增加监工的办法更能提高,这些监工的工资使生产费增加,所增加的数额等于增雇监工的工资。

如上所述,雇主被看作中间人,通过他,竞争的作用使生产要素配置得以最小的货币成本得到最大的直接服务(用它们的货币尺度计算);不过,我们现在所应当讨论的是,各雇主本身的工作怎样通过他们彼此竞争的直接行为而得到安排和配置,虽然所采取的方式是比较偶然的。

第三节 续前。

其次我们应当考察监工和经理的工作与企业主的工作不断较量的情形。其中观察一个小企业逐渐扩充的过程,是饶有趣味的。例如,一个木匠逐步增加自己的工具,后来租了一个小作坊,为私人做些零活,他所做的工作必须取得这些人的同意,管理工作和各种小风险的负担,由他和那些人共同负责,因为这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就不愿对他所担任的管理工作付以很高的报酬。

因此,第二步是承揽各种小修理。现在他已经成为一个小营造商;如果他的企业扩充,则他逐渐脱离体力劳动,而且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不监督工作上的细节。他所做的工作都由雇工替代,因此,在他计算自己的利润以前,必须从他的收入中减去雇工的工资。除非他证明自己的经营能力达到同行的平均水平,他也许会很快地丧失自己所赚来的小宗资本,并经过短期的挣扎,又恢复他由以起家的那种卑贱生活。如果他的能力恰够平均水平,则他在一般时运下将保持自己的地位,说不定还要好些。而收入超过开销的差额,将代表他那一级的管理工作的正常报酬。

如果他的能力高于同级的正常能力,即他能用一定的开销(用于工资及其他方面)取得像他的大多数竞争对手用较大的开销所能取得的成果。他势必用他那特殊的组织能力来代替他们的一部分开支。他管理上的报酬将包括节省下的那部分开支的价值。从而,他将增加自己的资本,提高自己的信用,并可以按较低的利率获得大量贷款。他将拥有较广泛的商业往来和门路;获得更多的有关原料和操作过程的知识,并有机会来进行勇敢而聪明的有利冒险事业。直到最后,甚至在他停止了体力劳动之后,他还把占用他全部时间的各种琐事差不多全都推给别人。

第四节 续前。

我们既考察了监工和普通工人的报酬,又考察了雇主和监工的报酬,现在就可以来考察小企业和大企业的雇主的报酬了。

自从我们的木匠变成一个很大的营造商以后,他的事务是如此繁重,以致需要占用几十个自营自理的雇主的时间和精力。在大企业和小企业的整个斗争过程中,我们看到,代替原则时时在发生作用。大屠主用自己的一小部分工作和经理与监工的大部分工作来代替小雇主的全部工作。例如,当建造房屋投标时,拥有大量资本的营造商,虽然相处甚远,但往往认为值得承办。而当地营造商因就近有作坊和亲信而得到很大的节约。但大营造商也有种种利益;如大批采购建筑材料,价格比较便宜,使用机器特别是锯木机使成本降低,也许以较低的利率,借得自己所需要的款项。这两组利益往往大致相等。所以,投标的争胜取决于二者的相对效率,即小营造商那种未分散的精力的效率和忙而能干的大营造商本身所提供的一小部分监督的效率(虽然他有当地经理和总行职员的帮助)。

第五节 使用大量借贷资本的企业家。

上面所讨论的是一个人管理上的总报酬,他用自己的资本经营企业,从而他本身可以获得直接和间接成本的等价物,所谓间接成本是指借贷资本时所引起的成本,有些资本所有者不愿自用资本,而转借给企业资本不足的人使用。

其次,我们所要讨论的是,主要使用自己资本的企业家和主要使用借贷资本的企业家在某些行业中所进行的生存斗争。个人风险,即放款人要求担保的风险,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企业的性质和借款人的境遇的不同而不同的。在有些场合,个人风险很大,例如,当某人从事于一个新的电业部门时,其中没有过去的经验以资借鉴,因此,放款人对于借款人的进展情况很难作出独立的判断;在所有这些场合下,运用借贷资本的人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而利润率主要是由自有资本者之间的竞争来决定的。也许恰巧没有很多的人从事这种企业;在这种情况下,竞争也许并不剧烈,利润率可能很高。亦即利润大大超过资本的纯息和与经营困难程度(虽然它可能在一般水平以上)成比例的管理上的报酬。

此外,在那些发展很慢,非有长期努力收不到效果的行业中,只拥有少量自己资本的新起者处于不利的地位。

但在那些勇敢和不知疲倦的进取心可以迅速收效的工业中,特别是在昂贵商品的再生产成本较低而在短时间内可以获取厚利的部门,新起者则如鱼之得水,欣然自得,正是由于他当机立断,巧于策划,也许还多少由于他不怕危险,他在竞争过程中捷足先登。

甚至在极其不利的条件下,他往往固守着自己的障地。因为自由和地位的尊严对他吸引力很大。例如,小农户,他的小块土地抵押得很苛,或“小老板”以极低的价格接受包买主的订货,他们往往比普通工人的工作辛苦,而所得的纯收入却较少。自有资本较少而经营大企业的厂商,不辞劳苦,不怕费心,因为他晓得,他总是要靠工作谋生的,他不愿舍弃本业而服侍他人,因此,他发奋工作,以取得收入,不过这种收入和富有的竞争对手比较起来算不了什么,因富有的竞争对手可以停业,而专靠他的资本利息来享受安逸的生活,所以,他也许不知道,究竟继续忍受商业生涯中更多的折磨是否值得。

1873年达于顶点的物价膨胀,使一般借款人特别是企业家大发横财,而蒙受损害的却是其他社会阶层。因此,新兴资本家觉得创办企业很容易;而在商业上已有成就或继承了前辈成就的人,觉得退出商界也很顺便。所以,白哲特在写到当时情况时说,“社会上的变异倾向,如同在动物界一样,是社会进化的原理”,但是,新兴资本家的增长,使英国商业愈益趋于民主。他遗憾地指出,商业贵族的久占势力,使国家能有多大的收获。但近几年来,已出现一种反动,原因有二:一由于社会的原因;一由于物价继续下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资本与经营能力的利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