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资本》

第四章 全球经济:比较与联系

作者:经济类

虽然人们很难“准确地估量”近代早期亚洲的经济总产值……但是人们所能见到的各种资料都证明,东方的经济规模和利润比欧洲要大得多。例如,日本在16世纪后半期是全世界最主要的白银和铜的出口国,它拥有55,000名矿工,白银产量超过秘鲁,铜产量超过瑞典。虽然西方的资料往往强调理亚尔(西班牙银币)或每年进出日本的荷兰商船的作用,但事实上元宝和中国帆船远比它们更重要。南亚和东亚之间的情况也是如此:欧洲人……及其商船仅为中国人及其船只的1/10;而且欧洲人的货物主要不是欧洲产品,而是中国的瓷器和丝绸。

这两种商品的产量令人瞠目结舌。仅南京一地,众多的陶瓷工厂每年出产100万件精美的瓷器。其中许多是专门为出口而设计的——出口欧洲的瓷器绘有宫廷图案,出口伊斯兰国家的瓷器则绘有雅致的抽象图案。…在印度,17世纪80年代,仅孟加拉的卡辛巴扎尔城就每年生产200万磅生丝,仅西部古吉拉特一地的棉纺织工人每年就生产出口300万匹布。相比之下,欧洲最主要的生丝产地墨西拿每年仅出口250,000磅生丝……而欧洲最大的纺织业,莱顿的“新布业”,每年仅生产不到100,000匹布。在整个近代早期,世界工业的中心是亚洲,而不是欧洲。亚洲也是最强大的国家的所在地。当时最强大的君主不是路易十四或彼得大帝,而是满清皇帝康熙(1662—1772)和“大莫卧尔”的奥朗则市。(泰晤士插图世界史)1.数量:人口、生产、生产力、收入和贸易

所谓的欧洲在现代世界体系中的霸权是很晚的时候才发展起来的,而且是很不彻底的,从来没有达到独霸天下的程度。实际上,在1400年一1800年这一时期,虽然有些时候被人们说成是“欧洲扩张”和“原始积累”并最终导致成熟的资本主义的时期,但是世界经济依然主要是笼罩在亚洲的影响之下。中国的明一清帝国、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印度的莫卧尔帝国和波斯的萨菲帝国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都极其强大,只是从这个时期临近结束之时才在与欧洲人的对抗中日渐衰微。因此,如果说有什么霸权的话,那么现代世界体系当时是处于亚洲的霸权之下,谈不上什么欧洲霸权。同样的,在这整个时期,世界经济的实际动力大部分出自亚洲,而不是欧洲。直至1750年或1800年,亚洲人之所以在世界经济和体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是由于人口和产量的庞大数量,而且还由于生产力、竞争力和贸易的优势,简言之,由于资本构成方面的优势。再有,与后来欧洲编造的神话相反,亚洲人拥有自己的技术,并且发展出相应的经济和金融制度。因此,在这几个世纪里,现代世界体系中的积累和权力的“格局”实际上没有很大的变化。中国、日本和印度居于前列,东南亚和西亚紧随其后。从各个方面看,一直苦于贸易逆差的欧洲在世界经济中显然没有亚洲那么重要。另外,欧洲的经济是建立在进口而不是出口的基础上,而不论在当时还是在今天,贸易顺差都是工业优势的基本特征。人们也很难发现亚洲列强之间及其与欧洲之间的相对地位有什么重大变化。直到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之前,欧洲还没有形成为一个足以向亚洲挑战的“新工业化经济体”。只是在那之后,世界经济的中心才开始转移到欧洲。

亚洲经济活跃群体在亚洲的举足轻重的地位,亚洲在世界经济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一直被人们所忽视,一方面是由于人们的注意力集中于“西方的兴起”,另一方面是由于人们过分地强调欧洲在亚洲的经济和政治渗透。本章将论证和强调,这种欧洲扩张论是如何偏离了世界的真实情况。但是,这里的论证不会也不可能仅仅局限于对欧洲和亚洲进行比较,或对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亚洲主要经济体进行比较。分析的重心需要转移到世界范围的经济联系,这些联系包括生产力、技术以及它们所启动和支持的经济和金融制度。这些联系是在全球范围内发展的,而不是仅仅在某一地区发展的,当然也不是仅仅在欧洲发展的。与欧洲中心论的说法相反,世界经济体系本身绝不是欧洲人“创造”出来的,他们也没有发展出世界“资本主义”。

(1)人口、生产和收入

众所周知,有关19世纪以前的,甚至20世纪以前的世界和地区人口增长的数据都是推测得来的。但是,对较多的数据以及其中的一些变量加以考察后,我们还是能够看到一幅关于世界和地区相对人口增长速率的比较清晰的和发人深省的图像。人们一直使用卡尔一桑德斯(1936)关于17世纪和18世纪的估算以及他对瓦尔特·威尔科克斯(1931)的估算的修正,后者也因此而修正了自己原来的估算。联合国人口署的相关文件(1953年,1954年以及后来的各种出版物)也对卡尔一桑德斯的结论作了一些修正。科林·克拉克(1977)利用上述资料以及另外9个资料作了一些估算;我们用表4.2概括了他的估算结果。贝内特(1954)根据上述资料和其他资料也得出了自己的估算结果。他的数字是最全面和最详细的,我们据此制定了表4.1。对这些估算结果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它们与其他一些在此没有引用的估算结果十分接近。我之所以没有引用那些估算结果,是因为它们采用了不同的地区划分方法(例如,把俄国的亚洲部分都划入“欧洲”)。但是,我对所引用的估算结果中的关键的1750年的数字进行了核对,主要是把它们与约翰·杜兰德(1967,1974)对许多人口数字的评估加以对比,另外还参考了雷纳·麦肯森和海因策·韦沃(1973)所引用的沃尔夫冈·科尔曼(1965)的研究成果。

这些关于世界和地区人口增长的估算基本上都显示了同样的重要历史进程,因此我们使用贝内特(1954)的数字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世界(以及欧洲)人口在14世纪下降,从1400年起又恢复了向上的增长。世界人口在15世纪增加了大约20%,在16世纪增加了大约10%(这里引用的数字都是表4.1中的总数的百分比约数)。但是,减去美洲在哥伦布到来之后的人口急剧下降后的数字(这些表格都低估了这种情况,可比较本书第2章中引述的减少90%以上的数字),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口在16世纪依然增长了16%。接着,世界人口加速增长,在17世纪增长了27%,除去美洲不算,则增长了29%。17世纪中期似乎是一个转折和进一步加速时期,因此,从1650年到1750年的这一百年,世界人口增长了45%。世界人口发展中的这些重大增长得到生产同步增长的支持,而正如第3章所论述的,生产的增长则是由于世界货币的供给和分配的增长促成的。

这种人口增长的地区分布和差异也是很重要的。在15世纪和16世纪,欧洲的人口增长相对快一些,分别达到53%和28%,因此欧洲人口占世界人口中的比例从1400年的12%上升到1600年的18%。但是,在此之后直到1750年,欧洲人口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基本维持在9%,到1800年才增加到20%,到1850年增加到23%。但是,与此同时,从1600年起,亚洲人口增加得更多,增长速度也更快。根据贝内特的估算,在15世纪和16世纪,亚洲人口已经占世界人口的大约60%,然后增加到1700年的65%,1750年的66%,1800年的67%。原因在于,人口本来就很稠密的亚洲平均每年人口增长0.6%,而欧洲平均每年仅增长0.4%。根据李维一巴齐(1992:68)后来计算的数字,欧洲人口增长率仅为0.3%。也就是说,比较而言,欧洲人口的增长速度仅为亚洲的一半或2/3,亚洲的基数本来就庞大,当然增长的绝对数字就更大了。克拉克(1977)也肯定亚洲人口的这种快速增长。按照他的估算,亚洲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在1500年大约为54%,在1600年和1650年为60%,在1700年、1750年和1800年为66%。麦肯森和韦沃(1973)和杜兰德(1967,1974)也认为,1750年亚洲所占的比例为66%。

另外,在亚洲最重要的地区和经济体,人口增长得更快。在中国和日本,从1600年到1700年人口增长了45%,从1600年到1750年的一个半世纪里则增长了90%,在同样的两个时段,印度人口的增长分别为47%和89%,而整个亚洲则分别为38%和74%,欧洲仅仅为29%和57%。克拉克的估算(见表4.2)显示人口增长速度有一种差距越来越大的趋势:印度从1600年到1750年增长100o,中国在度过17世纪中期的危机后(见第5章),从1650年到1750年也增长100%,而在相同的时段,欧洲仅分别增长56%和44%。只有亚洲其他地区,即中亚(部分地由表4.1上的俄国亚洲部分来代表)和西亚、东南亚的人口增长较慢,分别为9%和19%。贝内特估算,东南亚人口在1750年为2,800万,在1800年为3,200万,克拉克的估算则分别为3,200万和4,000万,但显然是把锡兰包括在内。即便如此,杜兰德(1974)还是认为克拉克的数字太低了。因此,在1600年一1750年这段时间,按照贝内特的估算(表4.1),东南亚人口增长了33%,而按照克拉克的估算(表4.2)则为100%,即与中国和印度一样。根据第2章的考察,东南亚与中国和印度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因此后一个数字似乎更合理。按照杜兰德(1974)的意见,东南亚的人口增长速度还应该更高一些,在1600年一1750年/1800年期间,应该比欧洲要高出许多。

因此,只有西方,或许还有中亚和非洲的人口增长比较慢;当然,美洲是负增长。在1500年到1800年的这三个世纪里,非洲总人口稳定在9000万(根据另外一些人的估计,包括表4.2的估算,非洲人口稳定在1亿),因此在世界总人口中的比例逐步下降。由于“哥伦布接触和交流”的后果,美洲人口绝对地下降了,至少下降了75%(根据第2章所引述的更精心的估算,下降了90%)。因此,美洲人口在1500年到1650年的世界人口中的比例也下降了,1650年到1750年仅有缓慢的回升。

总之,尽管对于现有的人口估算有各种不同的修改意见和疑问,但是可以肯定,从1400年到1750年,甚至到1800年,m洲,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人口增长比欧洲快得多。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对同一时期世界和地区生产总值的估算数字,但是可以推测,亚洲之所以有如此之高的人口增长,只有一种可能性,即它的生产也增长得比较快,因此才能支持这种人口增长。那种认为亚洲的生产或人均收入保持稳定或相对于欧洲来说下降了的理论上的可能性,根据我们在第2章中的考察是似是而非的,而且也不能获得实证的支持。下面有关世界』总产值和地区比较产值、人均收人的估算将进一步否定这种论点。

当然,我们很难获得有关这一时期的全球生产和收入的准确数据,这一方面是因为很难找到和统计这种数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很少有人想做这件事情。不过,毕竟有一些学者殚精竭虑地对18世纪的一部分情况作出了估算。他们是想用这些估算数字作为基线来评估人们更感兴趣的在此之后的西方和世界经济发展。这对于我们来说就很不错了,因为这些估算至少提供了在我们考察的这个时期接近结束之时的世界和各地的生产和收入的某些线索。

布罗代尔(1992)引用了保罗·拜罗克关于1750年的世界和地区生产总值的估算。按1960年的美元计算,1750年世界国民生产总值为1,550亿美元,其中1,200亿美元或77o 的产值出自亚洲,350亿美元的产值出自整个“西方”,即欧洲和美洲,还包括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全球经济:比较与联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银资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