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败为胜》

第八章 恃名傲物 痛失王冠

作者:经济类

        ——钟表王国的没落

瑞士钟表独步天下,在全球市场锐不可挡,但它对石英电子表的漠

然和迟钝以及它的盲目自信,使得刚到80年代,瑞士的两家最大表厂面

临的只有破产倒闭。

            一 王者

提起瑞士,人们很快会联想到欧米茄、劳力士等驰名世界的名贵钟表,事实上,很多人也正是通过瑞士钟表才了解瑞士这个国家的。

瑞士的钟表工业是从家庭手工业开始的,钟表制造技术世代相传,这使得瑞士的钟表工业能够得到保持和发展。

1618—1648年,欧洲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国际战争——三十年的战争爆发了,在这个战争过程中,瑞士人逐步发展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中立政策。

钟表业也面临着千载难逢的绝好时机,那时日内瓦钟表已经非常有名气了,现在德意志的钟表制造业衰落了,这就为瑞士钟表开始独步世界提供了可能。在这个时期,瑞士钟表业得到政府的扶持和鼓励,钟表业成为仅次于纺织业的第二大工业。在这段时期中,瑞士工场手工业和家庭手工业已有相当高程度的发展,钟表业在当时欧洲乃至世界都居于领先地位。

十九世纪开始,瑞士开始了工业化进程,钟表制造业由此迎来了飞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工业革命以来,十八世纪擒纵轮的发明和第一只手腕表(过去是怀表)的出现,预示着钟表工业技术的重大改革。在1804年瑞士日内瓦建立了第一个钟表厂,从家庭工业到机器制造,这是钟表工业的一个重大发展,它使钟表的误差从每天1小时减少到每天几分钟,并且使钟表业逐渐走向大众化。十九世纪中期以前,钟表业存在着一种趋势,即钟表提高精度,改进质量,日益成为一种奢侈品工业。机器制表出现后,瑞士钟表市上出现了一种称为罗斯考夫表的质量不错而价格低廉的新表。罗斯考夫是拉绍德封的一个钟表厂厂主。他发现在市场上取得成功必须制成一种大众化的手表。他一直致力于生产一种“工人表”,并在十九世纪中期取得成功。钟表业逐步壮大,1800—1850年日内瓦钟表生产增加了10万只。在汝拉山区和纳沙泰尔,钟表制造业者从1817年4870人增加到1846年的10000人,每年出口50万只钟表,并且纳沙泰尔州正成为另一个重要的钟表业中心。到1866年,纳沙泰尔州约有14000人从事钟表业生产,而日内瓦只有3000人,钟表业的产品多数用于出口。随着出口的不断发展,1901年瑞士在全世界销售了730万块表。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对中立国瑞士并没有造成大的影响,相反,钟表业的业主在战争中获利甚丰。许多钟表制造商在战争期间得到国内外的许多军事订货,因而生意兴隆。第二次世界大战同样没给瑞士钟表业带来什么危害,二战结束以后,瑞士手表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销售市场。瑞士钟表逐步取得世界市场垄断。从五十年代开始,瑞士出口手表连续十几年居世界出口总量的50%以上。

瑞士钟表业的空前发展与瑞士高度重视科学技术在生产中的应用是分不开的。早在中世纪,当瑞士钟表以其精湛的技艺而独步世界时,瑞士人便深深地体会到了先进技术和工艺的重要性。为了加强竞争能力,改进钟表技术,瑞士钟表企业十分重视科研与工人的技术训练。全国约有十所专门培养钟表工人的技术学校,每个钟表工厂都有自己的培训计划。纳沙泰尔大学物理学院专门培养高级钟表技术人才,毕业后可以得到钟表工程师的称号。瑞士钟表企业联合办了两个科研实验机构,一个是“瑞士钟表国际中心”,一个是“瑞士钟表实验所”。此外还有一个国际钟表“科技情报资料研究中心”。政府为此每年都拨出大量的资金作为研究费用,所研究的课题也是极为广泛,从原材料到机芯、零件以及保护机油等。研究成果不断用于生产,如劳力士厂设计出氦气排放活门,取得手表防水专利;雪铁纳厂在机芯周围安装一个弹性减震环解决防震等。瑞士把钟表研究机构视为禁区,不允许外国人在这些机构里从事研究。同时为了研究及采用国外先进钟表技术,瑞士在全世界设有钟表技术情报中心和通讯站。

瑞士政府和企业在技术上的苦心追求是有巨大的成绩的。1924年,瑞士制出了电子表模型,战后瑞士又首创日历表和双日历表。1953年,瑞士的一位工程师发明第一只音叉手表,这种手表每秒摆动数百次,因而精确度进一步提高,这是电子技术和精密机械加工结合的初步尝试。1959年,瑞士埃勃什公司发明了第一只摆轮游丝式电子表,这标志着第一代电子表的问世,也标志着世界钟表技术进入了新的研究领域。

技术的不断革新也必然带来市场的开拓,到本世纪六十年代,瑞士钟表业进入鼎盛时期,拥有1000多家钟表企业,十几万钟表工人,年产各类钟表1亿只左右,产值40多亿瑞士法郎,行销世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市场的占有率也多在50—80%之间,个别年份竟高达90%,七十年代前期也保持着40%以上。钟表业的成就给瑞士带来了极大的荣誉,也是瑞士工人最值得引以为豪的成就。

          二 石英钟表的冲击

机械手表自20世纪初诞生以来,到今天已成为人们的生活必需品。有人说“手表征服了世界”,不无道理。在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机械手表虽然有了许多重大的改进,例如20世纪二十年代发明了自动手表,六十年代高频表,超薄型表,微型戒指手表的出现,以及以后日历、周历、月相、闹时和秒表等多功能手表的发明。但是它的基本原理和结构并未有重大的改革,并没有摆脱精密机械的范畴。由于手表的机械结构本身和装配过程中的不可消除的误差,再加上气压、温度、地球引力场等因素的影响,即使是高级机械手表的日差也在3—5秒左右,象机械表之王,瑞士的劳力士表每日误差也在3—4秒之间。

对于传统机械手表结构进行革命的尝试,是从1952年美国发明电动手表开始的。这种电动手表(也叫做接触式摆轮电池手表)用化学电池作能源代替机械手表的发条,电池电能直接传给摆轮游丝作一个周期为0.4秒的连续振动,最后经计数机构传出。由于采用的是化学电池,能量比较稳定,一天内的变化极小,因此走时精确度得到提高。但是这种表的电路开关是机械接点,开关寿命最多只有几万次,不可能承受24小时内4.32万次的开关次数。这一致命弱点使这种电动手表成为昙花一现的品种。这次尝试虽然失败,但却为人打开了思路,电子手表应运而生。

美国电动手表的思路启发了瑞士人,瑞士钟表公司都在这方面投入了人力财力进行研究开发。1953年瑞士人发明音又电子表,这是电子技术和精密机械加工结合的初步尝试。这种新颖结构的出现被认为是手表结构的一次革命,它的优异的走时精度也曾轰动一时。但是这种表的零件加工要求和装配调整工艺比机械表难度更大,所以这种技术一时难以推广。

但瑞士很快又研制出了摆轮式电子手表,它是在1959年由埃勃什公司研制成功的。它的成功依赖于瑞士生产摆轮游丝的成熟经验和精湛技艺。这种表是用化学电池为能源,仍用摆轮游丝作振荡系统,但它革除了电动手表的致命弱点——机械接点开关部分。基本原理与机械手表,电动手表相似。虽然走时精确度高于一般自动表,但却没有音叉手表那样的精确性,不过瑞士人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这种表的加工工艺和装配工艺比高级机械表简化1/3,成本也就有所下降。瑞士将这种表投放市场后,曾在欧洲流行一时。

1959年,瑞士一位名叫赫泰尔·马克斯的钟表工程师发表文章,指出轰动理论界的观点:石英钟表将是未来钟表业的主流。文章全面地阐述了石英的特性以及其应用于钟表工业的可能性,引起各方的注意。事实上,早在1930年世界上就有第一台石英钟问世了,但由于该篇文章继而指出,石英表还将成为手表业的主流,这就让钟表业厂商大为吃惊。

然而很快这阵喧闹就平息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赞美之辞,已经使瑞士钟表商坠入云里雾中了。主流也罢,支流也罢,瑞士人已经相信他们都能走在世界的最前列,只有他们才能掌握并改变世界钟表业的前途,而其他各国,只有随波逐流的份。就连瑞士政府也很快忘却了这场争议,它太相信自己独领风騒的钟表业了,因为这时瑞士钟表企业同样已拥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石英钟表,更不用说王牌机械表了。

然而瑞士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场威胁钟表王国地位的科技挑战正在日本的诹访精工舍秘密地进行了,其突破口就是石英电子表。

虽然诹访精工舍只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小公司,但是它麾下的技术人员都把目光瞄向了未来。主宰未来才能取得胜利,这是他们的经营哲学。很快地,一项旨在开发未来钟表的研究计划形成了,他们将这次研究革新命名为“59a计划”。这一年正是1959年。

59a计划的核心就是进行石英钟表的研究。

59a计划小组马上就投入艰苦的攻坚战。

当目标逐步明确后,59a计划小组的一位科技人员提了一个建议:“有人认为精工可以承办东京奥运会的计时工作,我们可以先到罗马奥运会去看看……。”1960年,为了侦察瑞士实力的技术人员暗中从羽田机场出发了。

罗马奥运会可以说是瑞士钟表的展览会,国际奥委会对于欧米茄有着绝对的信赖。马拉松以及长跑项目不必说,其它各类项目几乎都是在欧米茄的指针下决出胜负的,大到时钟,小到秒表,都是欧米茄的天下。然而欧米茄制造的计时装置,几乎都是机械钟表,仅有几部是石英钟表。在瑞士人的眼里,石英表并没有多大的份量。然而这个消息为日本诹访技术人员获悉后,日本人欣喜若狂。

现在59a计划小组的目标就是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全力完成可以携带的石英表。为了能够携带,就必须以干电池来带动。随着计划的推进,诹访精工合开始出成果了,1961年诹访精工舍制造完成了石英表951一型机。1962年,诹访又把一型机改造成二型机,由于它拥有高精确度,开始被日本多家马拉松采用,并且在日本国内的每次钟表比赛中荣获第一名。

1963年,瑞士的纽沙蒂尔天文台每年一度的钟表比赛又要开始了,赛前两个月,瑞士突然接到日本诹访精工舍的申请,要求参加此次钟表比赛,这使瑞士人大吃一惊。因为早在1959年,瑞士就允许外国产品参加本国的钟表比赛,但是外国厂商对于这个高高在上的钟表王国都是敬而远之,觉得瑞士的钟表披着神秘的面纱,因而没人能冒这个风险,这种比赛只是瑞士国内厂商之间的技术竞争。

如今,日本找上门了,纽氏天文台比赛有着长久历史,其中外国产品参加还是头一次。但在瑞士方面看来,日本参赛无异于自投罗网,飞蛾投火。他们认为自己几百年来的钟表技术的沉淀决不会输给日本这个莽撞的后生。

尽管如此,瑞士还是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毕竟这是外国产品和瑞士对抗的头一遭,他们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维持高精确度上。为此,在制造参赛用的钟表时,对日常产品和参赛用品作了明确的划分。如果获得胜利,那无疑给世人留下不可动摇的钟表霸主形象。

比赛结果出来了,瑞士表囊括前九名,日本诹访精工舍的石英表951仅排列第10、第11、12名。这个结果令瑞士人感到非常满意,对自己独步世界的钟表再次欢呼,而却忘了这一点——日本人正快速赶上来了。这次比赛丝毫未给瑞士钟表业带来任何危机感。

然而诹访精工舍的科技人员却感到非常振奋,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有这么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恃名傲物 痛失王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反败为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