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败为胜》

第十七章 金融投机 美梦破灭

作者:经济类

         ——巴林银行的盛与衰

19世纪初,英国依仗巴林银行与拿破仑争夺欧洲霸权,当时的法国

总统说巴林是欧洲第六大强权,但就在海外市场上,巴林银行却断送于

一个年仅28岁的交易员之手。

        一 疏于监管巴林终酿大祸

创业于十七世纪中叶的巴林银行,一直是英国最有声望的投资银行之一。它由最初一家贸易行开始,不断拓展成为政府债券的主要包销商,在欧洲金融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不仅为一大批富贵人家管理钱财,还为英国政府代理军费,在它最盛时,其规模可以与别的整个英国银行体系相匹敌。尽管是一间老牌银行,但巴林一直积极进取,在二十世纪初进一步拓展公司财务业务,获利甚丰。九十年代开始向海外发展,近年来更是在新兴市场开展广泛的投资活动,仅1994年就先后在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南非等地开设办事处,并计划进军前苏联市场。

巴林巨额亏损面临破产的消息一经传出,全球金融市场为之震动,正如传媒所形容的,犹如一场“金融地震”。1995年2月27日,周一,英镑在欧洲早市创下2‘495马克的两年半来最低价位,美元弱势仍未改变,继续在1.4580马克和96.70日元附近的低位徘徊。东京股市一片恐慌与不安,日经指数巨挫664.24点(跌幅达3.80%),创下了14个月以来的最低纪录16808.70点。吉隆坡、汉城、悉尼、新加坡、台北均受其冲击,台湾加权指数下挫200多点,香港股市开市后曾一度混乱,期指下挫300多点。英、德、法股市也相继下挫。

同时,新加坡、香港、大版等地纷纷采取措施,修改交易制度,大幅度提高期货交易按金,防止不测事件发生。巴林风波的影响还越出了金融市场,各国政府也积极行动,力阻发生一场国际金融风暴。在英国中央银行直接出面抢救巴林银行时,英国财长在议会发表声明称,将检讨英国的银行监管制度,日本市场也传出政府希望四大证券行入市支持日股的消息。

巴林风波之所以引致国际金融市场的震动,主要在于事件的演变将不再仅仅是一个金融机构的问题。首先,此次巴林期货新加坡分公司所持有的日经指数未平仓的数额高达270亿港元之巨,如果不能有秩序地平仓,极可能造成日经指数跌势加剧,导致日本股市混乱,危及金融秩序。

其次,根据有关法例,巴林一经清盘,存放于巴林的资金将会被冻结,势必殃及不少国际金融机构,尤其是为数众多的基金,为应付投资者大量赎回的狂潮,基金不得不大量出售证券套现,又势必拖累一年来已饱受创伤的股市。

有关当局和市场监管机构在这次风波中反应迅速。作为英国的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在事件发生后立即做出反应,于25日即开始研究挽救方案,多方联系金融机构,试图寻找买家,以避免巴林银行倒闭触发全球金融危机。但是,由于巴林大量未平仓合约的存在,无人能预计亏损的最后数字;收购暂未成功。由英国高等法院委派著名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接管巴林,以确定善后事宜,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与此同时,各地区市场纷纷采取措施,防止巴林风波扩大,遏止了恶性蔓延。

在被接管以后,一些国际性大型投资银行纷纷行动,或是准备分析收购,或是招聘其员工。令人感慨的是,一个具有两百多年辉煌历史的金融机构将就此划上句号,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一个28岁的交易员李森所玩的一场赌博。

尼克·李森工作一直很勤奋,在失踪前的两个月里,他所住的一座新加坡豪华公寓楼的警卫经常抱怨李森计算机的打印声,这种声音通常在晚8时至凌晨4时传出,正好是12时区以外纽约华尔街的交易时间。到了白天,这位年轻的英国人看上去精神不振,甚至有些阴郁。他与新加坡国际货币交易所的其他交易员一道盯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和图表,从清晨干到晚7时。交易所的同事们说,人们向李森打招呼,他似乎没听见,而且毫无反应。

但是到了2月21日星期二(李森出逃前2天),身处交易所喧闹环境中的李森却显得格外镇静。他从容地回答道琼斯记者关于他代表其英国投资银行总部购买了巨额日元和坡币的传闻。“只不过是这里买进那里卖出,和我们平常所做的没什么两样。”就这么简单,一点都没有什么不寻常。巴林银行另一家亚洲办事处的职员事后说,“在电话里他显得生气勃勃,心情似乎十分开朗。”这位职员经常与李森在伦敦和东京会面,“他问我‘近来好吗?’他以前从不这样问我,就象突然变了性一样。那天稍晚时我们再次交谈,此时他想必已经知道事情要发作,但他依然谈笑自如。我要他改变向我们通报的方式,他开玩笑说,你是不是要我告诉你我用哪只手写报告?”

2月23日那个交易日结束时,李森收拾起他的文件,走下楼梯,开始出逃。晚7时,他和老婆匆匆跳上一辆白色出租车直奔机场。当晚11时30分,他已从新加坡出境,住进了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一家宾馆。在他身后,具有232年悠久历史的英国银行帝国已濒于崩溃,正无可挽回地走向破产。半个世界的银行将在恐惧中受到牵连,其余的半个世界则为之震惊。在他的办公桌上,是一张手写的便条,上面写着“抱歉”。

象巴林这样一家老字号银行,管理却如此糟糕,竟然在几周内便将高达10亿美金——两倍于银行的资产——在一场漫不经心的赌博中被一个人赔光,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该行在世界各地的员工同受其害,许多人正准备领取其年度奖金。在英格兰以外的巴林银行各机构,人们的护照被没收,公司信用卡已废止,工资也已停发,还恰好是在要交税的关头。巴林是负责经办英国皇室财务的银行之一(女皇陛下此次损失可能高达100万美元),其创始人时常夸耀其具有5个世袭贵族的血统,比中世纪以来的其他任何家族都要多,威尔士亲王是巴林家的曾孙。如今这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几天之后,巴林银行的特许经营状(p.l.c)已移交给一家荷兰企业国际荷兰集团(ing(}roup),作价为象征性的1英镑。

ing收购巴林,自有它的如意算盘。不仅能取得巴林的国际性网络,立即开拓多个地区的业务,而且声名大噪,对于其经营的好处也无可限量。巴林出事后,曾有多家国际级的银行与英格兰银行接触,讨论收购的可能性。ing收购成功,立即向巴林投入资金6亿美元,虽然比起已涨至12{4亿美元的损失来少了点,但也足够让全球金融市场喘一口气了。在这次收购中,巴林期货公司、巴林证券新加坡分公司和东京分公司被排除在外,成了没人要的弃儿,可怜巴巴地等待着对它们的调查。

如此一家显赫的银行是怎样落到这样一个不光彩的下场?是由于管理不当还是蓄意破坏?是欺诈,还是那个叫做“衍生工具”的金融业务自身不可靠性的又一次证明?

从李森的朋友和同事们那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篇有关傲慢和贪婪的故事。也许故事的开头就奠定了悲惨的结尾。

我们现在知道,在1994年中,另一家银行曾考虑雇用李森,但一家专业人才咨询的猎头公司在受托评价李森时却提出异议。李森的背景和业绩无可指责,该猎头公司只是“不信任他”。它提交的报告把李森描绘成“非常聪明但似乎有些浮躁,欠缺内在的深度……在你雇用他1年后,他也许会使你陷入一个很大的困局。”

在巴林银行那种“时时咬住牛屁股”的气氛中——这种态度破坏了巴林原有的坚强而又谨慎的文化——与森确实平步青云。九十年代初,巴林英国总部在其日本分公司一批新派经理的要求下开展了衍生金融业务——这是一种利用公众对股票的投机发展起来的平行的赌博方式,其中有些是直接与股票相对应的,如股票期货;有些则是间接的,如期权。衍生业务使巴林的日本公司赚了大钱,其头头——克里斯多弗·希斯成为巴林收入最高的经理。1993年,希斯挂冠而去。其后的三年内,换了4任经理,无一胜任,李森的出现正好抓住了这一权力真空的时机。

1989年,李森在伦敦受雇于巴林银行,成为一名从事清算工作的内勤人员,其职责是确保每笔交易的入帐和付款。当巴林越来越多地卷入衍生业务,李森也参与进来。1992年他被调职,专事疑难问题的处理,一会儿飞往印尼去建立分公司,一会儿前往东京协助调查内部欺诈的投诉。当新加坡国际货币交易所意图成为亚洲新兴金融业务的中心时,巴林也想籍此获取一席之地,而李森则受命组织一个班子去实现这一目标。起初他只是做他在伦敦干过的清算工作,其后,由于缺乏人手,他开始自己做起交易来。当时李森只有25岁,“不过那又怎样,反正大家谁都不懂这档子事,”李森以前的一位同事这样说。

不久李森就开始动用数以千万计的资金。1994年,亚洲市场萧条,但李森据说赚进了2000到3600万美元。就在这家银行倒闭前的数周,李森还向朋友吹嘘他将为此获得200万美元的红利。此外,他还享有35万美元的年薪、公司提供的免费住宅,以及无限额的旅行开支。他在新加坡有一批追随者。一位交易员说:“当所有迹象表明应当卖出时,他却把行情抬得更高,而本地的交易员都跟着他走。”每天开市前,所有的交易员都会打听李森将会如何做,然后学着做。他在新加坡的顶头上司对他是如此信赖,以至于放弃了对他的任何监察。尽管也有人警告新加坡的交易所李森是一个“枪手”,要小心对付,但李森却越来越刚愎自用,人们感到他似乎觉得自己是不可战胜的。

对于一个出身于伦敦郊区抹灰工家庭的工薪族小子来说,荣誉和金钱的奖赏已大可令他满足。“他从来不乱花钱”,李森21岁的妹妹对家乡的报纸记者说道,“但他觉得我们不应该不去求助于他,如果他有能力的话。他确实有——他是我们的大哥,他热爱他的工作并且可以一天干上20小时。他要亲手做一些事,因为他知道他能做到。”她还说:“新闻界似乎认为你是一个工薪族,你就没资格去做一些顶尖的事情,你应该当好你的清洁工或售货员什么的。”李森从未上过大学,18岁时他加入了一家老字号的银行,成为该行的一名初级职员。1987年,他加入摩根斯坦利,一家以进取性闻名的美国证券公司,这一资历足以使他获得巴林银行的录用。

尽管野心勃勃,但李森与他的妻子莉莎似乎从未融入丰富多彩且具有新殖民风格的新加坡及其多种族的社会。巴林为李森支付板球俱乐部的会费,这是一家专门为英国侨民设立的老俱乐部。但他很少去那里活动。李森的三居室公寓是新加坡一组高级住宅区里的低层建筑,泰米尔和马来族的穿制服的工人每天在这里修剪草坪、擦车和扫地。但李森只为其寓所配了一套家具,几乎从不进行装饰,没有在房间里留下任何带有个人色彩的东西。

虽然在交易所里李森是众人瞩目的中心人物,但他实际上是一个孤独者。直到最近,他的一些同事仍然不知道李森已经结婚。在侨居中,几乎谁也没听说过莉莎其人。她不是任何交际俱乐部的成员。李森的一位邻居太太说,莉莎很少离开寓所,她出门时常穿牛仔裤和t恤或一身运动服。住宅楼的保安员描述,“她的面孔看上去愤怒、瘦削而苍白。”除了丈夫外,她似乎只有一个经常性的朋友,这位女士日后帮助安排他们离开新加坡。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从犯罪报导里认识了李森的太太莉莎。

在1992—1993年间,李森是一支马来足球俱乐部的两名外籍球员之一。他参加过几个月的训练,并在逃出前踢过两场比赛。他的教练认为,对于矮小敏捷的马来人来说,李森个子太大,速度太慢。“他总是那么友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金融投机 美梦破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反败为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