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败为胜》

第五章 刚愎自用 回天乏术

作者:经济类

      ——房地产大王川普集团败走赌城

         一 虚荣心的急剧膨胀

27岁涉足纽约房地产,不久一跃成为纽约房地产大王,他的《经

营有术》畅销全球,他的名字处处闪亮,然而独特“人格魅力”崩溃

了他的全部事业。

唐纳·川普1946年出生于奎因斯富裕的贾迈卡区,进过军校,从沃顿学院毕业后随着父亲弗雷德·川普学建筑,并且在布鲁克林、奎因斯和斯塔顿岛出租公寓。在这个行业,他父亲一直非常成功地做了40年。这几十年里,弗雷德·川普和大西洋城的民主党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七十年代后期,唐纳便以这些关系以及大约2亿美元的财富进军曼哈顿,把它们押进一个不动产帝国,其价值最终将超过20亿美元。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改变曼哈顿摩天大楼的外貌,先是大海厄特饭店,他将这个华丽的32层高的饭店建在和他合伙的海厄特连锁总部上面;接着是川普塔,建在第56和57街区之间的第五大街上,塔内有川普集团的总部,唐纳在其中留了供他本人和家庭使用的总裁公寓,这是一组有50个房间的三层楼的豪华住宅。随后,唐纳又买下了已破产的宾州铁路中心的一项特权,沿哈得孙河上游西岸开发了76英亩的土地,由此便奠定了他成为曼哈顿最大的私人拥有者的基础,他还宣称打算建造川普城,这项计划包括华丽的零售店和豪华住宅区,另外还包括“企业界最高的建筑”。

他每前进一步,都比前一个更加宏伟,更让人激动,呈现出大幅度的超常规的跃进。在公众的喝采声中、新闻媒体的欢呼声中,唐纳更是显得踌躇满志:“我不会仅仅满足于过好日子,我想声明的是,我要建造纪念碑……建造值得更加努力的东西。”机会又开始垂青于他了。1976年,新泽西州开风气之先河,对赌博合法化问题进行公民投票,以此来恢复日益颓败的娱乐场所的元气,并且重振昔日世界游乐胜地的荣耀。投票使合法化成为现实,许多人孜孜以求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这个消息刺激着无数美国人的神经。为了迎接令人激动的时刻的到来,新泽西州由此给所有梦想淘金者提供了机会,创造了赌场业的新领域,这个领域具有无穷的获利能力。1978年在该城表演中心东边最著名的老哈登饭店上建起了一座娱乐大厅,即国际饭店赌场。翌年,由拉斯维加斯著名的西泽斯宫管辖的西泽斯世界,开办了西泽斯表演娱乐场。接着又有几家大饭店接受大财团的资助,纷纷在这个领域登场亮相。假日公司开办了哈拉’玛丽娜赌场,希尔顿饭店在玛丽娜赌场的对面则建立一座新赌场与之竞争。1980年,阁楼公司出版商鲍勃·古西奥尼在表演中心西泽斯的隔壁开办了一家赌场,1981年,休·海也纳随后杀到,开办了花花公子饭店赌场。在拉斯维加斯拥有金矿饭店赌场的史蒂夫·温也进入这个市场,在表演中心西端建了一座同名的姊妹赌场。

在这股热浪冲天的淘金潮中,红极一时,在承包建造曼哈顿摩天大楼中大获成功的唐纳·川普自然也挡不住这个巨大市场的诱惑,他也要在这片地盘上寻找新大陆。尤其是当他发现即使纽约最豪华、最成功的饭店的收入,与赌场轻而易举的巨额利润相比也显得苍白无力时,他这个信念更加坚定了。他常常谈到要在曼哈顿中心的麦迪逊大街上竖立一座真正的城堡,一座用尖塔、角楼、护城河和吊桥建造的川普城堡,并且宣称要在拉斯维加斯建立全世界最大的赌场,并把它取名为“沙那度”。他为了真正起步,用1000万美元购买了棕榈海滩上的邮电大楼,他渴望成为巨人,成为这个崇拜功成名就的国度里的一尊偶像。

        二 “爱”莫能助的川普城堡

机会来了,来得是那么突然,那么富有戏剧性,以致唐纳认为这是上帝的恩赐。1985年3月,赌场管制委员会以一票之差,拒绝颁发经营许可证给希尔顿饭店公司的经理巴伦·希尔顿。那年春天,希尔顿饭店刚刚建成,巴伦·希尔顿已经雇用了1000多名员工,然而刚刚营业十二个星期,便面临着申请赌场许可证失败的困境,对希尔顿来说,大笔投入的资金不能产生效益简直是一场可怕的恶梦。

史蒂夫·温,这位娱乐业巨头,金矿赌场的老板,不甘寂寞了,他看到了一个巨额获利的机会,提出以每股72美元的价格,买下680万股股票中的27%,这个价格甚至比市场价格高出5美元。他的这个举动惊动了大西洋城十个赌场董事会议里的人们,牵动着大西洋城的神经。因为温早已拥有14英亩的紧临着希尔顿赌场的未开发地产,他要凭着自己的经营特长在这座大饭店旁增建新的建筑,打算用一个庞大的娱乐同来鲸吞这个地盘,使自己成为大西洋城里独占鳌头的风云人物。

温却没料想到唐纳的进攻,唐纳的进攻是闪电般的,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立刻就向巴伦·希尔顿表示愿意以3.2亿美元购买希尔顿赌场,他要遏制史蒂夫·温的风头,因为他隐隐感觉到温是他在大西洋城建功立业的最大的绊脚石,只要能把这个潜在的最大对手击倒,他在所不惜。巴伦·希尔顿也爽快地接受了这个条件,这笔交易在四月底完成。与此同时,唐纳顺手牵羊地得到大西洋赌场旁的14英亩的未开发地产。唐纳终于得到了第一个他完全拥有的赌场。这个赌场设计简洁,与众不同,有26层楼高,活动空间达20万平方英尺,并且有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赌场旁边还建有九层楼的停车场,可停放3000辆车,饭店部分有703间套房,娱乐厅面积达到6万平方英尺,内有107张赌桌,以及1688台吃角子老虎机,员工有4000名。

唐纳必须找到合适的管理这家赌场的人,他自己既没知识,又没时间。他的弟弟罗伯特和首席顾问哈维·弗里曼虽然是川普集团董事会的成员,但两人都没有赌场工作及管理的经验。这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资产档案中有记录:“董事会成员中无人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来管理该公司,因此,董事会授权他人负责日常管理工作”。

到底由谁来负责呢?唐纳对此举棋不定,他比较满意弗里曼,此人当时四十六岁,被称为具有“卓越而擅于分析的头脑”,具有谈判高手之称号,讲求实际且极具敬业精神,常能达成令双方满意的交易,现任川普集团高级副总裁,然而唐纳认为他不具备足够的幽默感,是天生的悲观主义者,这使得时刻都在寻求最大冒险的唐纳感到放心不下。罗伯特怎么样呢?他毕业于波士顿大学,学过企业经济,曾跟随唐纳参加曼哈顿摩天大楼的建设,但是对赌场的经营和管理一窍不通。经过几番权衡,唐纳想到了妻子伊凡娜,她曾是时装模特儿及奥运会滑雪选手。唐纳认为她具有不可或缺的干劲以及极富重要意义的天赋,称她为“天生的管理者”。当然这都是对新闻界发表的有特定意义的言辞,其实最重要的是,伊凡娜是自家人,是靠得住的人,唐纳迫切希望他的第一个完全拥有的赌场带来新的辉煌。1985年7月17日,希尔顿赌场正式更名为川普城堡并重新开张,36岁的伊凡娜当上了高级副总裁和首席经理,她同样雄心勃勃,向新闻界表示“大西洋城的新纪元即将开始,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个令人激动的时刻”。伊凡娜坚持认为只有她才能统治她丈夫的赌场,虽然她事实上对赌场经营一窍不通,所谓“天生的管理者”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托辞。但她却总认为,很快她就会成为大西洋城赌场帝国的女王。她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学习计划。每周参加州普集团高级主管会议,在会上猛把笔记,但到后来,她自己也觉得索然无味了。她又转而相信实践的经验了,“只要谨慎周全地推进每一步,我就会进步”,她这么安慰自己。

上任伊始,伊凡娜投入5000万美元进行川普城堡的内部装修以及饭店休息厅的改造,并把14到35楼的客房改成配有酒吧间、热水浴缸和男佣的豪华型套房,其中有90间是超级套房,用大理石和黄金装饰,还有起居室和饭厅。但她认为这些客房仍然不能满足川普城堡发展的需要,不能因为客房问题而给赌场带来不可估量的莫名其妙的损失,为此她说服唐纳在城堡现有的饭店塔楼房建造97间豪华套房,也就是著名的“水晶塔”计划,它将耗时3年,耗资8000万美元。伊凡娜认为这是她走向成功经营所必须的第一步。与此同时她在川普城堡组织了她自己的行政和顾问班子,并且从一开始就试图把这个班子弄成围着她转的小圈子,在权力和影响力方面都仰赖她。

为了使城堡以及她的经营技巧给唐纳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她要求她的部下百倍地努力。她对一位下属说:“你拿的是我丈夫的钱,所以你要表现得跟一般人不一样。”在她的这套经营哲学下,每周7天,每人每天工作14小时,24小时随时待命成了一种惯例。她要全体行政管理人员签约保证忠于职守,藉此把他们拴得紧紧的,还在她办公室装了一台监视器监控车库,记下工作人员来上班的时间。她留心于每个细节连客房的环境是否舒适都考虑到了,并且还亲自挑选每样东西。为此,唐纳赞赏她为“我所知道的最有条理的人……每个细微末节都不能躲过她的眼睛。”这样做的唯一结果是城堡在管理上变得死气沉沉。

伊凡娜同时缺乏一个优秀管理者必备的基本特质,那就是公正。她从不跟自己不喜欢的员工说话,而且从不在下属面前掩饰自己的某些想法,结果使部下变成各种小帮派。下班后,她会拿出陈年美酒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款待亲信,这时候,人们就会说她是宽厚仁慈,慷慨大方,机敏精明的人。这是她一直试图努力的方向,但在办公室外,她却又不停地制造矛盾,激发起员工的怨恨。由于她无法辨别善意的劝告以及小人的谗言,所以也无法制定出长期的经营战略,在不同的月份里,权力在不同的人手里接转,换来的却是士气的低沉,为此城堡每个月都要堆积一大堆违法解雇员工的官司。据一位离职员工估计,城堡至少聘请了3家律师事务所专门处理各种诉讼。伊凡娜尤其不能容忍怀孕的妇女在赌场工作,尽管她自己生过三个小孩。有时她又表现出对这件事的矛盾态度。有一次,她喜欢的一位没有孩子的部门女主管收养了一个孩子,伊凡娜召集城堡的所有工作人员,在饭店亲自主持了洗礼,并送了一套做工精细的昂贵的衣服。许多工作人员感到很疑惑,觉得伊凡娜难以捉摸。伊凡娜也可以很慷慨大方,深思熟虑。她喜欢出席每次雇员月的颁奖典礼,也能惦记着在下属生日的日子里举办香槟酒会,而且每年都要在城堡最好的餐厅里为管理人员举办晚会。

川普城堡的问题已经开始让唐纳费心了,他决心在大西洋城再次冒险。事实上这个计划在川普城堡之前就已经开始实施了,唐纳认为川普城堡只是他不经意的顺手牵羊的一笔成功买卖,早在1982年,他就向新闻媒体宣布将与假日公司合伙,在高速公路旁的地产上建一幢37层高的赌场饭店,这是当时最大的游乐场,有614个套房,一个6万平方英尺的赌场,外观非常宏伟。然而蜜月是短暂的,新泽西州州长1984年为川普饭店管理的哈拉公司剪彩后不久,唐纳便和假日公司发生了纠纷。

川普按预算很快建成了大楼,但假日公司抱怨说,这大楼令人懊恼,经营了七个月之后,唐纳非常生气地发现它的平均收入在大西洋城中居倒数第二位。第二年收入虽然开始增长,但唐纳仍不满意,他羡慕西泽斯和金矿赌场的高额赌注赌博。他决心迫使假日公司退出合伙关系。

而假日公司也厌倦了与唐纳的争执,提出要卖掉它拥有的一半产权。这正是求之不得。于是双方在1986年初签署了协议,由唐纳买下假日公司的全部产权,成为这座赌场、饭店和车库的全权所有者。紧接着唐纳又挖最大对手金矿赌场的墙脚,宣称金矿赌场执行副总裁史蒂芬·海德将成为他刚买下的赌场的总经理,该赌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刚愎自用 回天乏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反败为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