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新经济》

第06章 创造型人才:新经济的基石

作者:经济类

“黄金系千,不如一贤”,可见人才远胜于和重于钱财。对人才的渴求反映着社会的进步,历朝历代,或黑或白,都晓得人才的重要性。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像新经济时代这样渴求人才,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像新经济时代这样将竞争集中体现于人才的竞争之上,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经济的发展像新经济时代这样体现出人才的魔力,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像新经济时代这样让人才和财富密切相联。从一定意义上讲,新经济就是人才经济,新经济时代就是创造性人才表演的舞台。

知本家——新经济时代的宠儿,已经不是原本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不再是单纯的精神产品的创造者。在新经济的环境中,知本家既是精神产品和服务的创造者,又是物质产品和服务的创造者;既是思想家,又是企业家;既是精神的力量,更是现实的力量。在扑面而来的新经济浪潮面前,知本家是勇敢的弄潮儿,是新经济的主力军。知本家所凭借的就是知本,他们是知识的载体,是知识的创造者和传播者;他们造就了新经济时代,而新经济时代又为他们提供了展示才能的历史舞人台。

企业家——新经济的活灵魂,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资本家或企业主,不再是单纯的资本拥有者,他既是新经济的受益者,又是新经济的引路人;既是资本的拥有者,又是资本的创造者;既是知识的知音,又是知识和财富的桥梁;既是新经济的物质承担者,又是新经济的精神灵魂。是新经济培育出了新的企业家,是新的企业家推动了新经济。

策划家——新经济的工程师。智力\谋略是策划家的资本和武器。经济的繁荣、企业的强盛首先是策划的成功;经济的萧条、企业的衰落往往是策划的失败。有人说,在新经济时代以前,成败的关键在于执行,那么在新经济时代,成败的关键在于策划。不言而喻,新经济时代需要具有创新精神的策划家。策划家所策划的不仅是具体的方案,而且是企业的明天和整个新经济的未来。

风险投资家——新经济的孵化器。新经济时代是高度膨化经济的时代,新经济产业的迅速发展得益于风险投资的介入。风险投资家不断地为新经济补氧输血,不断地为新经济育苗梅林,不断地为新经济加速喝彩。著名的apple、lute、micredt、ded、netsc8pe等大批名牌高科技企业都是风险投资的直接受益者。风险投资的高回报同时也就意味着高风险,这就需要高素质的风险投资家来运筹帷幄。在企业的发展历程中,风险投资家不仅要为企业筹措资金,还要为企业制定发展战略,提供管理咨询,甚至寻找销售渠道。因而,风险投资家是风险企业价值增加的源泉,是新经济的孵化器。

这些创造性人才是当今最值得讴歌的英雄,最值得敬佩的开拓者,最值得效仿的楷模。一句话,没有这些创造性人才,便没有新经济。一、新经济实质上是人才经济1.新经济时代:人才花是财富

新经济的运行是一个知识转化为资本,资本转化为物质财富的全新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创造性人才就是主宰者和操作者。因为人才是知识的拥有者,人才是资本的使用者,人才更是财富的创造者。

我们知道,知识要素从其他生产要素中分离出来是新经济时代要素演变的重要特征。知识越来越成为新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力量,其他要素的配置都将以知识要素为核心,形成知识主导型的资源配置方式和产业结构特点。

未来学家预测,到2015年,全球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工业经济”将完全转化为“新经济”,知识在实践的运用中将创造巨大的价值。不仅如此,知识作为关键性资源的时代与资本、原材料、土地、劳动力、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等要素作为关键资源的时代具有惊人的不同,大多数知识要素是可以无限复制的。它可以驻留在计算机和磁盘中,并可以在不勒一秒的瞬间传送到世界各地。知识要素可以不断地被使用,是一种无污染、可再生的要素。

现在全世界每年在信息和通信技术方面的总投资已经超过万亿美元,知识作为新经济时代的一科主要的生产要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美国投机家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没有生产设备,没有雇佣工人,仅仅依靠对行生金融工具的认识和操作。在世界金融市场上不断制造危机。特别是东南亚金融危机、墨西哥金融危机,及1999年初的巴西金融动荡,更让以蒙罗斯为首的金融投机家们大显身手,积累了大量财富,虽然有的已出现巨额亏损,但知识要素的作用影响深远。

同样,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没有高大的厂房、堆积如山的原料和产品库房,只有软盘和软件知识、程序、信息。自1975年该公司创造以来,在短短的20余年间,创造了神话般的奇迹,到1997年底,公司拥有资产460亿美元,比尔·盖茨连续三年成为世界首富,这充分表明了知识是创造财富以—种重要的源泉。特别是信息高速公路联网以后,知识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提高到40%以上,以知识作为主要生产资源的行业已经成为知识时代的主导产业。

知识要素将成为重要的商品和市场竞争的主要因素。未来的竞争将是获取高质量的知识信息的竞争。正如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所认为的那样:谁拥有信息、知识,控制了网络,谁就拥有了整个世界。在新经济时代,知识和信息将是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哪个国家掌握了高质量的知识要素,哪个国家就拥有了经济发展的主动权和国际竞争的优先权。

人才作为知识资产的载体,在现代发达的市场经济中向资本转化之时,显得就更为重要。人才是无价之宝!

人才资本有别于知识资产的地方,在于自身创新、超越的原动力。尽管高科技的发展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形成了新的社会价值取向和价值观念;尽首知识资产可以带来预期的超额收益,而知识资产的更新非靠人才不可。人才的最基本、最主要的价值观念是不断向上,不断超越自我,在争取“更好”的一生中追求与体现自己的价值。这是一种不断创新的发展精神,是知难而进、冒险而上的求索精神。其价值不仅仅在于难以估计的经济效益,更为难得的是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巨大社会效益。对一个企业来讲,没有各个人才对自身价值的追求与自我完善,就不可能有企业的发展与完善。对一个国家和民族而言,人才的这种群众效应是国家与民族自立、自强的根本。

不妨转换一个角度来认识: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国家与民族的强盛,企业或单位的发展,人才自身的价值,犹如水涨船高一般,也在不断升值。

人类社会的进步是没有止境的,人才也更显得珍贵无价。

1998年3月21日,国内某大报驻武汉记者周先生在湖北日报主办的《倪天都市场》的显眼位置刊登了求职广告,自我推销,标出了年薪151万元的价格。一时传媒惊呼:中国人才标出了“天价”!

真是“天价”吗?美国微软公司总裁比尔·盖茨,他已是发展知识经济的一颗“天王巨星”,个人资产近400亿美元,恐怕还只是“人才资本”的下限!

中国人的身价不比外国人低。那么,151万元人民币又当如何呢?企业界的反映是:如果周先生确有才能,待遇再高也是应该的。据说已有60多名企业负责人先后与周先生联络探讨合作的可能性,并有两家公司已明确表示,可以给出比151万元更高的待遇。

人才敢于标“天价”,企业高价求人才,至少在观念上是个突破——人才是无价的。在新经济时代,人才就是财富。

因为新经济的出现,知识对财富的贡献越来越大,使得资本的有形成分相对地缩小,而无形资本的比例不断地扩大,财富的总体日益无形化。

人才是创新知识的主体,当主体以商品或资本进入市场时,由于他的创新力是持续不断的,难以界定,这就使得知识总量难测。有人甚至预言:总有一天,知识便是货币。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新经济时代,拥有丰富知识的人才岂不是坐拥宝库,价值连城吗?从没有任何时代像今天这样对知识如此的推崇、对人才如此的珍重,因为知识和人才正是新经济这一历史巨人的心脏和大脑。2.新经济时代的完手实质上是人才的竞争

在新经济时代,人才是一切竞争的关键,是推动新经济发展的根本力量。

人才是最宝贵的财富,“黄金累千,不如一贤。”但是,很少有人想到,人才应该直接成为财富,而不仅仅停留在抽象意义上,也不应该当作一种潜在的财富。人才是最现实的资本,他付出了有用的知识,开发了智力资源,最终使企业资本或社会资本增值,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那就理应得到相应的回报。

人才是知识的载体,也是知识和能力的综合体。没有人才,也就谈不上什么知识财富或什么新经济。既然知识可以相对独立地转化为巨大的财富,人才为什么不能?!

一位著名的企业家说过一句颇有分量的话:“人才是企业最大的无形资产。”

一位美籍华人学者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在美国的一家公司中,一位美籍工程专家从事科技成果商品化工作,瑞典一家公司看中了他,要高薪聘请,把其工资提高10倍,但他不肯去,于是,瑞典公司把这家公司的股票收购了,名正言顺地将他调到瑞典。

国外为了一个人,如此不顾血本,拼命争夺的事并不少见,这是因为他们认识到新经济时代这类新型人才的价值。

全世界有各类专家200多万人,他们也就成了各国企业争夺的对象。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就有人惊呼:对美国的高技术工业和国民经济来说,全球性竞争是一个严重的事实,这种国际性的挑战涉及到人才资源政策、高技术战略有关的高等教育思想和经费…。

说白了,全球性的竞争,归根到底是高科技的竞争,是新型人才的竞争。

实力的较量、市场的争夺莫过于人才的比拼、信息的多寡。企业如此,国家如此,世界如此。这就是新经济带给我们的警示。

3.创造性人才是新经济时代的基石

新经济最重要的特点是以知识为基础,这种经济形态无论是在生产、分配方面,还是在使用、消费方面,都依赖知识和信息。一般来说,小至企业、大到国家创造性人才的多寡和水平反映这个企业或国家知识的普及程度和知识水平的高低。人才作为知识的承载者,在新经济的开拓和发展中具有关键的、主力的作用。随着新经济时代的到来,人才将越来越受到社会的重视,其地位也会越来越高。

资本有“无形资本”和“有形资本”两大类。资本的分类是相对的,是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换的。从一定意义上讲,社会物质财富总量的增加正是资本转换增殖的结果。在资本转换与增殖过程中,人的作用始终是第一位的。人是联系有形资本和无形资本的纽带,是工业资本、金融资本与商业资金相互转化的动力。体现这种运动特征的根本因素是人的作用,是创造性人才的作用。就资本在社会实践中发挥的作用而言,是人直接和最终决定了资本的效能。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本身就构成资本的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是最积极、最主动、最活跃的部分,所以说,富有创造性的人才是新经济社会的第一资本。

诺贝尔奖获得者阿卜杜勒·萨拉姆明确提出,一个国家的经济财富与科技能力并驾齐驱。1990年,工业化世界每百万人中,科学家和工程师占3600人,以色列和日本高达5500人,而待发达国家只有200人。换句话讲,最不发达国家的共同弱点是缺乏科学家、工程师和技术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费德里科·马约尔说:“今天,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差距是知识的差距。”

比尔·盖茨领导的美国微软公司,有16000名雇员,软件设计的工程技术人员就有几千人,可以说,微软公司是创造性人才支撑起来的世界“巨人”企业。

新经济时代,是全球人才素质和人才标准发生量的变化和质的扩增的时代。人才的内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创造型人才:新经济的基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聚焦新经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