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10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又是一周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了,大家操作心理要比平时谨慎,包括界龙在内,很多个股都在一个水平线上横盘。丽亚上午同我一起来天马证券所,手机响了,是周欢喊她,说有紧急事同她谈,一定请她去,就到他的太阳泳池。他的语气非常恳切急迫,丽亚说她走不开,让他在电话中说,他一再央求见面谈。丽亚答应了,着盘的任务又落在我的头上。她叫我有情况随时同她联系。

我脚搁在另一张椅上,也不看屏幕,只看在座的一张张脸,实际上股票的行情都在他们的脸上。六爪和瓶子两个嘁嘁促促,总是非常着急,像一对掉进瓦盆里爬不出来的蟑螂。此刻他们在争什么事,脸都憋红了。但是他们话又不说清,只是他们两个人明白,在外人看来就像打哑谜。像是瓶子要办一件事,六爪却不愿意,瓶子很恨地掐他的腿,六爪咧开嘴,骂了她一句,后来两人都出去了。

今天夏坚话变得非常少,上午收市了也不动,袖珍小姐端来了盒饭,他也不看,袖珍小姐替他掰开方便筷,塞进他手中,像哄一个孩子:“快吃,饿坏身子我可不管你。”他这才动筷。

我看他吃完,袖珍小姐也不在边上,我走上去对他说:“嘿,发愣干什么,像只瘟鸡一样。”

他抹了抹嘴,叹口气说:“这样好的机会百年也逢不到一回,可惜我的钱太少了。”

我这下恍然大悟了,原来他犯的病同瓶子一样,也是嫌本钱太少,他以前运作的,包括朋友的在内达到80万,而现在连透支的在内,刚过18万,什么时候才能把输的钱都赢回来呢?他扳本的心太迫切了。

我无可奈何地晃晃脑袋。他苦笑一下,说:“我不是向你借,大牛市,谁的钱都要生钱。而且,就是你愿意,也作不了这个主,我知道内情。”

我无话可说,他从我面前走过去,肩变窄了,肩胛骨从后面像刀一样突出来,我知道他心中踌躇,原来不光股票跌他们痛苦,股票涨他们的心情也不好受啊。他们个个都不如我,虽然我仅是一个操盘手,但我的灵魂还留着一部分没有变成股票,我还是我自己。和瓶子、夏坚相比,我能算一个幸运者?要是周欢应允的百分之二能兑现的话,我还会这么超然吗?

下午2点以后,盘子忽然起动了,走出横盘的格局,尤其是界龙,它又扬头往上了,走势还明显好于大盘。夏坚看着感叹不已:“这样的股票哪里去寻,错过了后悔不及啊。”

就这时丽亚的电话打来了,她的声音带着点兴奋:“界龙又涨了是吗,很好,在我的意料之中。你在那边看着它,辛苦了。现在我还在太阳泳池,事情还没谈完。”

“那你就谈下去。”

“这样,你收市不用急着回来,找个地方去玩玩,打保龄球,溜冰都随你,到5点回来,我也回家,一起吃晚饭。”

我懒洋洋地说:“好,你的主意不错,是怕我一个人在家寂寞?没关系。”

我离开股市的时候刚3点过10分,我驾驶着铃木,一时不知上哪里去,丽亚叫我不要急着回来,这让我生出几分疑心,她从来没让我一个人出去玩过,今天怎么突然开恩,而且还积极出主意,保龄球或者溜冰,就是说她需要单独地和周欢在一起,我在身边碍她手脚。虽然我疑心不小,但是想到可以自由地支配时间,还是觉得轻松。我突然心血来潮,我车头一拨,驰上另一条路。两边是青翠的松柏,一些鸟在树条上跳跳蹦蹦。路的一边是北极山,一个不大的山包,由于坐落在市区里而弥足珍贵。前面就到了,那个僻静的角落,我曾经在这里耗了半年的时光。那些日子里,暖洋洋的阳光照着我的字画,照着我无所事事的脸,偶然有个人走过来,用不屑的目光打量我的字画,哪怕你装婊好的只卖50元一幅,他们还是会怀疑你的价值,与此同时,我的胃里因为缺少红烧肉而在冒着酸水。是丽亚把我领出了这个古木阴森的地方,领进了狂潮起伏的股市,于是那个幽静的角落只能悄悄地在我的梦中出现。而它出现的时候总蒙着一层鹅黄的颜色,跟烟气一样,这让我非常奇怪,那个角落在我脑子里刻得非常深,而鹅黄的烟气却是我在那里从没有见过的。

到了,我放慢了铃木,我只打算远远地看一看就离开,可是就在我拐弯掉头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我:“陶,你来了,一年多了吧,好不容易见到你啊!”

我看见了,是我当时摆摊的邻居,专卖国画的老郑头。我本来已经打算走了,但他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主意。他不戴帽子,几缕灰白的头发被风吹得竖起,像河边稀疏的芦苇,一套衣服依然松松垮垮。我把车不紧不慢地开过去,停下,走到他和他的字画面前。我说:“近来生意还好吗?”

他笑了,露出了牙齿中的几个大窟窿:“陶,这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还谈得上生意,混一口饭吃就算不错了。”

我随便地看他挂出的字画,其中一幅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说:“老郑头,这鹅画得有韵,你画艺长进不小,很有心得了。”

他连连摇头:“我们都上这里来了,还讲艺术,有辱斯文。我早就没有雄心了,涂鸦而已,不要嘲笑。”

我不想再谈画了,摸出烟盒,递一根给他。他接了,眯着眼看牌子,叫出声:“哎呀,大中华的,可不是我们这号人抽的。今天沾你的彩头了。”

我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他深吸一口,惬意地喷吐出来,换了一副惊羡的神情说:“陶,听说你现在发大财了,你跟一个富婆炒股票,天天出入证券大厦,几万几十万股地买股票,还了得!”

“老郑头,我们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了,我可没有蒙过你害过你吧,别人这么说,你也能那么说吗?”

他疑惑地上下看看我,可能我这身虎豹皮衣给了他深刻影响,他又看我的铃木,说:“你没有发财?我想不会吧。”

我无意识地颠动脚,眼光向天上飘去,说:“老实讲,你说的没错,我是跟一个富婆炒股票,几十万上百万地进出,抽大中华香烟,穿虎豹皮衣,这都没有错。可是我心里不自在,那些图象搅得我脑子要炸开了,什么好菜吃在嘴里都没滋味。你说了不得,我还想回到这里来呢。”

他惊诧地说:“要回来?使不得,这里的日子你还少挨了吗,再怎么样你日子总过得去,比在这里晒干鱼好。”

其实我也是嘴上说说,真的要我回来,在寒风中乞求人一幅幅卖字,我还是后怕。但是我嘴上却非要作践自己,在都市里不断表演我的多重人格。“是的,比晒干鱼好,岂止是好一点点,可是在股市中,在这个女人的身边,我的魂一天天离开了躯壳,变成了木偶。”

老郑头陪我叹一口气,却又用一种老练成熟的口气对我说:“陶,甘蔗没有两头甜,什么最要紧,活着是最要紧的,其他先不要说,能好好地活着就是好。好死还不如赖活呢。我这个人就是这一辈子没活好,当初提拔我到厂科室去,就应该巴结b领导,一路上去也是一条阳关道,可我偏偏喜欢提意见,三天两头闹点自由主义。反右来了,还算幸运没戴帽子,让我到文化馆去,如果那时开始我一门心思搞画,混到今天,怎么说也可以在协会里混一把交椅,还需要今天出来卖字画?画一个狗屎也有人吹到天上去。偏偏又是不安心,反而看不起画画,今天参加这派组织,明天研究那个主义,好,最后什么都不是,还栽进莫须有的案子里去,连个公职都没有了,混到这个地方来了。现在我才明白了,活着就是好,可是晚了。说晚也不晚,到死的前一分钟明白也还是不晚。所以我说,你不要不知足,活着就是好。”

我没想到还能听他讲这套哲学,过去我们天天混在一起,也没听他讲呀。我想可能是我走了以后他才修炼到这一步。

就这时,有一个女孩走来了,她的衣饰朴素,走来对老郑头说:“老爷爷,收画摊了吧,今天天冷,您早点回家吧。”

老郑头说:“你这个姑娘真是心好,不要紧,我不冷。今天老朋友来玩,难得的,我们多说一会话。”那姑娘哦了一声,转过头打量我,说:“你也是画画写字的?”

这时我才细看了女孩子,她大概也就十八九岁,脸是鹅蛋形的,两个眼睛里充满水意,清纯而没有一点瑕疵,你可以想象这是一双和邪恶、心机离得最远,最没关系的眼睛,她的嘴不大,有古典的韵味,嘴角微微翘起,传达了一种清新的甜意。她上衣是水红色的,下衣是一种纯蓝。她的身材非常和谐,绝对是标准的黄金分割(谁让我有一双还算搞过艺术的眼睛,不能不贪婪地打量她),她的下身比上身略长一点,腰削瘦,我断定她没有戴假胸,透过外衣我的想象力恣肆汪洋,她的胸脯绝不像有些女人,从锁骨底下就缓缓隆起,像一座漫坡的丘陵,而她是先平坦,在该起来的时候突然耸起,像飞来的山峰。我想对她最好的比喻,就是树上一颗浆液十足的刚要成熟的果子。她的身上绝对有山野的原汁原味,我以为城市里不会出这么样的女孩子,她出生的地方一定灵性十足。

我含糊地说:“以前写过,现在么,就不怎么写了……”

“写字画画都是知书达理的人做的,我们村的先人说过。你怎么就不写了?”她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疑问。

我能告诉她什么呢,告诉她我无法忍受都市中的清贫,告诉她一个大款女人赏识我,坐进大户室去做她的操盘手,当然,还有物质和情慾的充分享受。本来我想胡说几句,可是突然间我意识到现在再调侃就是白痴。

老郑头给我解围了,他说:“陶先生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在做,这是一种高层次高智商的工作,绝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要比写毛笔字重要得多。”

“真的?”她看我的眼光就充满了尊重.这样的天真让人感动,又令人痛苦。幸好不一会我们的话题就转移了。她说,老郑头画的画,有的她很喜欢,有的就一般。她最喜欢的是那幅山鬼,那头兽的皮毛漆黑,是虎是豹还是别的猛兽,贼亮的眼睛特别凶,那个女仙坐在它的身上,一点都不害怕,就跟坐在牛背上一样,太有意思了。

老郑头对我说,她的名字叫紫玲,她来自一个山村,到南京来找村上的一个男青年,一直没有找到。现在她常帮他一起出摊收摊,没要分文报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