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11节

作者:经济类

已经5点多了,天忽然暗下来,我才发觉天不早了,这可能是一年中白天最短的日子。我要走了,铃木驮着我穿过大街小巷,进了家门,发现丽亚并没有回来,我意兴阑珊,开了一瓶矿泉水,坐在沙发上喝。她叫我5点钟赶回来吃饭,她自己却没回来。随她吧,我不由想起紫玲,这般清纯的女孩子现在实在太少了,看到她我不免想起“水漉漉”这个词,都市的女孩天生就没有这种水意,可是从农村来的,又有几个还能保持这样的情味?她们从偏远的地方赶来,挤进一个陌生、繁华、喧嚣、庞杂的地方,几天内环境巨变,极大的反差使她们头脑混乱,意志力薄弱,这时候一个低等的城市无赖的诱惑,就可能使一个处女轻易失身。原来我住的地方有一个裁缝铺,来了一个长辫子的女孩,样子也是清新,就有好些个叼着卷烟,梳着背头的男人挤进铺子去,过不多久,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的变化让我大吃一惊,她的腰和臀部一样粗,她的脸上浮出平庸和俗气,她站在那里裁衣,一个男人把烟喷在她的脸上,一只手伸进她后背的衣服里去,她脸上毫无表倩,还照样剪衣。这个回忆让我充满了恐惧,我害怕紫玲也会出现变化,如果这个山野的水漉漉的女儿也变了形象,那就是这个都市的罪恶,是我们生存的环境发生了恶变。然而老郑头说她已经来一了一段日子,还能如此清纯,又让我心里快慰许多。我想,说不定她能成为抵抗都市罪恶的一个胜利,如果真有这种可能,我情愿帮助她,而且对我现在来说,经济上不会有一点问题。

当我真的在考虑帮助她的计划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伸手拉亮了后边墙上的灯,挂钟已经是6点12分了。可是丽亚还没回来,她让我5点钟回来的,而她过了一个多小时都不回来。我的疑心又起来了,我站起来,进了卧室,鸭绒被上似有可疑的皱折,我想除了我和丽亚,刚才躺在这里的会不会还有第三人。我掀被子的动作很猛,心想最好是我的神经过敏。但就在这一瞬间,我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热烘烘的,带一点腥味,带一点甜味,还带一点甘草味,不错,就是它,精子。不要以为这气味非常浓郁,一掀开被子就充满空间,其实不是,它至多像水中的一根发丝,而我的鼻子非常敏感,尤其是对这特殊的气味。我的心顿时像浸泡多日的醋蛋一样,又酸又软。我知道这绝不可能是我的,它离开器官的时间不会超过四个小时。哈,这方面我可以做一条警犬,如果公安局有涉及精子的案件,我光靠鼻子就一定能提供可靠的情报。

我冲出卧室,抓起电话,打丽亚的手机,连打5遍,都是一个小姐的录音:“您所打的手机现在已经关机,请稍候再打。”最后我摔掉了话筒,放弃了接通她的希望。我像一条犬,一条巴斯维尔的猎犬?一条无处可以栖身的丧家犬?一条富婆的西施犬?在房子里乱窜。谁是精子的渲泄者?不会是我,不会是别人,只可能是一个人。我从橱里拿出了法国的拿破仑酒和中国的五粮液,最后我还是喝了五粮液。

确实是好酒,它让我周身发热,筋骨发酥,嫉恨和情慾一起在体内打旋。当我在股市里替他们望风,当我在鸡鸣寺的一角奏紫玲遐想曲的时候,他们在这里疯狂地忘情地渲泄精子。我在担心别人的命运,可是我自己扮演的角色比谁都可笑。其实我也曾经在同一地方闻到过别人的精子,但是产生的反应绝对没有今天强烈,这里的原因我不可能说清。我再一次欣赏了自己,欣赏了我和丽亚和周欢的三角关系。这是一种病态?一种畸型?一种时尚?一种怪胎?我想我是一定要破坏它的,方法是什么呢?是再次提出结婚,还是从大户室,从眼下这个金丝窝里逃出去?我有预感,我知道我最终要作选择,但是现在我只有迷乱和狂放,我还不具有选择的自信和勇气。

我迷迷糊糊睡着了。当我醒来时,丽亚已经进门了,可能是她关防盗门的声音惊动了我,我摇摇晃晃从沙发扶手上抬起头。我听见她说:“你的脸好红啊,你喝过酒了。”

“你怎么知道,脸红一定是喝酒?”

“你喷出的都是酒气。你吃过饭了吗,没有?……饿了吧,我给你烧吃的。”

她表现出少有的温柔,因为什么,是为了她刚才和周欢忘情地渲泄精子,想对我有所补偿,取得一种心理平衡?她端了一只碗给我,碗里是浸在汁水中的梅子。她看我不动手,就用小调羹舀起一个梅子,放进我的嘴里。她说:“我回来晚了,知道你会生我的气。可是没有办法……”

我眯着眼睛看她,久久不说话,她也眯起眼睛:“你怎么啦,不认识我了?”

我心里在琢磨她,这就是没有任何名目和我同居的女人吗,忍不住问自己,她可爱吗,答案却让我惋惜,一心想钱的女人无法可爱,因为她早把自己交给了钱,就像信徒把自己交给上帝,钱已经支配她的灵魂,渗透她的每一个细胞,和她水rǔ交融。如果她真的可爱那也是因为钱可爱,股票可爱,而不是她可爱。

丽亚很快洗漱完毕,上床了,把她的精巧的脑袋靠上枕头,头转向了另一边。她疲倦了,我看得出,她今天曾经尽心地享受情慾,她的精神消耗殆尽,她想很快进入睡梦。可是我却完全两样,我刚喝了酒,我一喝酒就有强烈的作爱愿望,而且我刚睡过,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我把她的睑扳过来。

她把舌头朝我嘴里伸一下,好似精蜒点水,就收回来,说:“今天我累了,让我早点休息,明天吧,明天和你好好地乐一乐。”

我强烈地抓住她:“不行,我现在要,就是现在!我一定要。”

她狠狠地推开我,还用指甲抓我的皮肉:“不行,今天我累死了,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带着残酷冷笑:“你为什么会这么累,今天你干什么劳累的事了?”

她似乎有点明白,喊道:“你是白痴吗,为什么尽说蠢话?”

语言再没有意义了,本能和报复成了我体内的两个原动力,我猛地掀翻她,脱掉她的亵衣,又把她的上衣也脱去。我的力气大得出奇,连自己都吃惊。我从她的嘴chún开始,沿着下巴、颈脖往下吻,我始终没有偏离她的身子的中轴线,又对等地吻她的两边。她大概确实太疲倦了,由着我来作践,我看见了她的屁股上的一颗痣,那是我吗,现在我敢肯定夏坚完全是瞎蒙说上的,同现实没有一点真实关系。痣是椭圆的,灰褐色的,略略高于皮肤。我突然发了疯,趴下去,用牙咬住这颗痣。

她惨叫一声:“你疯了,你是疯狗!”

我没有疯,我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如果我疯了,我还是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松开了牙。

我缓过气来了,说:“昨天我说过,要同你结婚。你听见了,我一定要同你结婚。”我知道逃离的念头在心中蠢蠢慾动,可是我嘴上却说要结婚。如果画在图纸上,是两个箭头相悻的线路图。

她缓过气来,厉声说:“少废话,你知道周欢同我谈什么事?”

“我怎么会知道?”

“他炒外汇期货亏了,就是昨天晚上亏的,一夜亏了300万,非常惨,他要我把股市上的钱调给他。”

我目瞪口呆,这个声音醇厚的英雄也会输到这个地步!一分钟内我没有任何感觉,我完全被震呆了,无论是幸灾乐祸,还是恐惧惊骇,什么感觉都没有。后来我说:“是真的?”

“真的。”

“你答应他吗?”

“我没答应,我要用这笔钱来炒股,我不能把资金交给他。”她摇一下头,又摇一下头。

“那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在床单上移动着两条腿。

“你说得不错。起先他还是同我商量,后来他吼起来,把一个水瓶砸在地上,吓得别人全都逃开。”

我把脑袋垫在一个丝绒的软垫上,局势的变化超出我的想象。我在琢磨丽亚离开证券公司的行踪,我猜她不是直接到太阳泳池,而是先回家,周欢在附近等着她,两人在金丝窝里宣泄了精子之后,坐周欢的宝马离开,再去太阳泳池。“你告诉我,你们是先上床,还是他先说要你的钱?”

“他后来才对我说,他炒期货惨败。”她不太情愿地坦白,随即下令:“关灯!”

所有的灯都灭了。我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果然不出我所料,精子是手段,是阴谋。到节骨眼了,他先用这个作武器攻打丽亚,然后再提到金钱。这个对手多么的狡猾、强壮,我不寒而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