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12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股市休息,我精神上松弛好多,一直睡到10点钟才起来。太阳很好,拉开窗帘,它像瀑布一样泻了进来。盖在被子上的毯子早就掉到地下去了,但我懒得捡起来。丽亚跃身起来了,此刻她显得精神十足,一夜充分的睡眠,使她恢复了活气,把昨天的污秽和疲惫一股脑地抛到爪哇国去了。

她对我说:“宝贝,快起来了,不要做一只懒猫。今天我们好好安排一下,过一个愉快的两个人的周末。”

她把我的衬衣、牛绒衫一件件扔给我,我无可奈何,只得穿上。这时她已经洗漱完,穿上一件天蓝的围裙,进厨房准备早餐去了。等我穿毕起身,她已经端出早餐了,两大杯热牛奶咖啡,火腿煎鸡蛋,烤得蓬松的面包。我在餐桌边坐下来。老实说,如果丽亚在很大程度上脱离股票,那么她还是一个很有味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对男人婬荡,什么时候温存,只要她愿意也很会关心人,她烹调的手艺不错,当然她一般不下厨。

我们吃早餐的时候,已经对今天的活动设想了几套方案。丽亚忽然打开了收音机,我想起来了,现在是股评时间。果然,一个熟悉的像母猫一样煽情的声音响起来了,“江苏的股民朋友们,你们好!一周的交易已经过去了,这一周中,前3个交易日是宽幅震荡,后两个交易日在界龙的带领下,走出了一个火爆的单边上扬的行情……”

这个节目已经是我们的必听内容了,绝大部分做股的人都听,尽管有的股民听了误导输得一败涂地,咬牙切齿地说要杀股评家,但过不多久到那个时候他还是要打开收音机,这现象常让我困惑不解。我不止一次听人骂,股评家都是骗子,是王八蛋,他们大部分都同大机构联手,一起来蒙骗者百姓。他们在10元以下吃饱一个股票,就告诉你它涨到15元20元没有问题,是一条非常粗的金链条。听他的不是没有赚钱的可能,问题是先要把他的轿子抬起来,然后要非常非常当心,一下小心颈子上的金项链就会变成铁链条。他们有的号称精通波浪理论,有的谙熟乾隆指标,有的诡称能用八卦算股……,他们的种类绝对要比市场上算命的名目都多。我敢说,绝大部分股民对他们是又很又爱,没有他们,股民就如是盲人摸象;有了他们,股民等于是饮鸩止渴。没有一个股民能够明确地说,有他们好还是没有他们好。但是他们精神上已经离不开股评家,就跟有的人离不开鸦片海洛因一样。

一个半小时的周末股评很快就结束了,先后有五六个人讲,你刚下台我登场,纷纷纭纭,眼花缭乱,总的看法是,股市向好是没有异样的,跨年度行情的展开已经成为共识。而且个个都提到界龙,说它的上升空间不可估量。这些话无疑使丽亚兴奋。

下午我们出门了,我不开摩托车,叫了一辆出租,到了专卖商场,她给自己选了一个欧式的背包,一套真维丝的肉色的内衣,包括胸罩和裤衩。她附在我的耳朵边悄悄说:“好多人不知道,其实内衣比外衣更应该好,因为是给最亲密的人看的。”她的神态非常认真,像是对我讲授一个机密。她给我也选了一条领带和一瓶古龙香水。

我们带着货物走出店门,走到大街上,在等出租车的时候,我的目光忽地一亮,被一个人吸引住了,就是在老郑头摊位上见到的紫玲。她正从大街的对面穿过来,街上来往的车很多,她走不几步就停下来等,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身边没有丽亚,我肯定会过去引她过来,可是现在不行,我只能远远地用目光看着她。她还穿着那件水红的上衣,她让过一辆轿车,又让过一辆摩托车,终于过来了,我心里就有些欢喜。紫玲径直朝我们这里走来,她也看见我了,她的清亮的眼光迎着我,她的嘴chún好似动了,就这时,丽亚叫醒了我:“你在看什么呀?”

我心里一惊:“没什么,什么也没看啊。”忙把头转过去,不看紫玲。丽亚肯定也看见紫玲了,但她不问我,诡秘地一笑,说:“不要花心。”

一辆车子来了,我们叫住了它。就在我们登车时,我的余光仍看着紫玲,她站了一会,缓缓走了。我想她的心很纯净,也许在想问题,为什么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我就装作不认识她?

车子开不一会儿,丽亚的手机响了,她打开听,是周欢打来的,他说他还要同她谈谈。她立即说:“对不起,昨天我们已经谈过了。”“你就不看我们俩的冤家情?”她说:“我哪一次不答应你,哪一次不满足你?但这次不行,我就剩这么点钱了,我必须亲手操作股票。”说了就关机。

我看着她,眼里满是同情,她也朝我苦涩地一笑。她忽然叫住了车,没等我明白她已经下车了。我拎着包跟了下来。她说:“不回去了,免得他找上门。把手机bp机统统关掉。”

我们拎着包,在各个地方闲逛。打了5局保龄球,又到璇宫上喝咖啡,在海鲜馆吃了晚餐,到家里已经8点半了。今天晚上她显得无比温柔,这在我的记忆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她一会像只猫,一会像一条狗,用她的亲吻盖遍了我全身。她一边尽情地享受,一边说:“我没骗你吧,昨天对你说今天好好玩,你还不相信。”我以为,她的婬荡只有历史上的潘金莲可以相比。如果我不是比她年轻10岁,早就落花流水败下阵来,而现在我仗着年龄的优势,才勉强招架住她的进攻。

我躺倒了。她挑战似的问:“你还要同我结婚吗?”

“当然,说出的话拨出的水,你答应吗?”

她一下把赤躶的身子弓起来,说:“和我结婚,你受得了吗?我的脾气你知道,完全随情绪起伏,我自己也摸不清楚。我的嫉妒性也厉害,你可能和一个女孩并没什么事,但是我知道了就可能来一场风暴。我的开销也吓人,每个月的化妆品开销就能养活七八个人,如果投机股市失败了,你拿什么来养我?这一切你都细想过吗?”

我当然没细想过,直到现在我还没想呢,但是演一半的戏不能停下来。我说:“这些我都不想,船到桥头自会直。”

“本来我们同居,随时可以分手,现在你要编一个笼子,把你和我都关进去,轻易不能拆笼子,是不是这样?”

“随你怎么说。”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非要这样?”

她的凹陷的眼睛隐约在变着颜色,我觉得她呼吸也紧起来。我猜出她在怀疑我的动机,我记得周欢曾经对我说过婚前要进行财产公证,不会是空穴来风。我心里好笑,嘴上却说:“因为我爱你。”她闭上眼睛,仿佛并不要听,但我相信这一定冲击了她的心灵。

她身子松弛了,躺下去,好一会说:“别急,让我们两个都考虑考虑。”

有人按门铃,一瞬间我们都意识到是谁,丽亚跳起关了灯,两人屏住呼吸不说话,赤躶的身子不由地贴近。门铃响了一遍又一遍,外边的人开始摇铁门,铁门哗哗啦啦乱响,就跟狂风打着树叶子一样。似乎周围的人出来探看了。我说:“还是开门吧。”我把衣服穿上,把她的衣服扔给她,我跟着鞋走过去,开了门忙闪在一边。

周欢进来了,他脸上的肌肉绷紧了,颜色很是可怕。他大步走进来,直到卧室门口,冷笑着说:“我还以为真没有人呢。”

他回过头来对我说:“请陶先生暂时让一让,我要同她说一些话。”

我看丽亚,她的眼光十分慌乱,意思是不要我走。我又看周欢,他的宽肩窄臀再次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他有意露出一点轻松:“陶先生请放心,我的理智很清醒。”

我走开,卧室的门在我的身后关上。我坐在厅里的沙发上,厅里温度不低,可是我不停地发抖。一点听不见卧室里的说话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