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18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我的情绪不好,这和股票无关。界龙依然一路走强,大家守着它,品茶谈笑。袖珍小姐喜欢吃活梅,一个上午她吃掉了5包话梅,而且一点水都不喝。夏坚说:“都是你这样的吃客,南货店拍手笑了。”她说:“这总比抽烟好,弄得屋里烟气腾腾,不抽的人也在抽了。”抽烟的就说:“要注意了,小姐提抗议了。”

瓶子在一边插话:“你不能再吃话梅了,吃酸的人长不大,真的,不骗你。看你已经米粒大了,都是吃话梅吃的。”

袖珍小姐噗地吐出一颗核,说:“我瘦小是不错,不过现在世界上人这么多,本来地方就不够用,我小不是少占空间么?倒不像粗壮肥胖的人,一屁股坐下就占个大地方。”

瓶子这两天情绪好,也不计较,说:“谁不想苗条,可我就是瘦不下来,干脆不理它了,该怎么吃怎么睡,还是照旧。”

陈林的脸色继续好转,虽然黑,但早已有光。有几次当大家神采飞扬地议论股票的时候,他张开嘴,似乎也想参与意见,但还是没有说。不过他要说什么我们已经猜得到。

这一切都和我的情绪无关,股市没有异常。我不快活来自别的地方。我陪紫玲去找她的哥,晚上很晚回家。开门进去,丽亚背朝外坐在梳妆桌旁,我进来她一声不响,我看见餐桌上放着干切牛肉,和烹煎好的对虾,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足足有5分钟她像没见着我一样。她聚精会神地在她的脸上抹啊涂啊,后来她站起来,不动感情地对我说:“我要出去,你要是肚子饿,可以自己吃饭。”

我说:“你呢……”

她说:“早吃了,还能等你,饿昏了怎么办?”她目不斜视地从我的身边经过,朝大门走去。

我问:“你到哪里去?”

“你有地方去,我没地方去?”她的声音里充满傲气,头不回地出门了。

我犹豫一下,想叫住她,已经晚了。我知道她做一个姿态,而且把我喜欢吃的都摆在桌上,显得我更没道理。莫非她已经觉察到了紫玲?不,周欢是个有谋略的男人,不见得立马就向她告密,即使讲也会选择时机。那么她仅仅是因为我晚回来才生气?她觉得她养着我,当然不能忍受我对她表示出的任何轻蔑。但是,我又怎么能完全排除周次已经向她告密的可能?

我把所有的灯都打开,音响也开得很大。我倒在沙发上,眼睛朝上,这时的感觉就是天花板在旋转,但是我25岁的心脏能够承受。我发现自己在做一个危险的游戏,好像是猴子从火中取栗。我答应了紫玲,第二天就兴冲冲地替她去找,一直到夜里10点才回来。这个游戏确实很危险,弄得不好,会把我目前的一切都毁掉。但是这里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在强烈地吸引我,使我无法不做。可以拿来作比的,大概是毒品对吸毒者的诱惑。这个比喻也不对,我做的都是没有用的,和我的书法一样都是无功利的。说出来非常幼稚可笑,满社会的人都在为利益为功利奔走,我却要做没一点用的事。那个紫玲找她的情哥同我有什么关系,找到了怎样,找不到对我又能怎样。毒品直接注入血液,使接受者忘掉尘世,产生离奇的幻觉,飘飘若仙。可是紫玲找她的情哥与我没有丝毫的意义,反而可能使我离开金丝窝,还去摆可怜的字摊。

电话铃响了,我接了听,是周欢。“是陶先生,丽亚在家吗,请她听电话。”他的声音有些沉闷,但很快就正常了。

我说她出门了,刚走不一会。他说,她去哪里。我说,我不知道。

他语气变得威严起来:“陶先生,你不觉得这很不妥当吗?是你在陪丽亚小姐,可是她去了哪里你一点不知道。让我怎么说你,选一个客气的词,就是‘失责’。陶先生,丽亚是一个好女人,我同她很早就认识,这你知道。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不要以为我和她有矛盾了,就有机可乘。陶先生,你是一个聪明人,不要玩火!一个小时前你在干什么,你很明白。但愿你是偶尔为之。小伙子,好自为之。如果你还不想搞得很糟糕,那你立刻去把她找回来。你听清楚了,我希望看到的是她马上回家里来。”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一阵发冷。他像是布下一个大蜘蛛网,从四面八方向我围来,把我的手脚和全身都粘住。当然我对丽亚还是有感情,我不想让她一个人在冬夜里孤零零地瞎跑。我站了起来,往外走,脑子中搜索着她可能去的几个地点。我刚走到楼道上,突然听到急慌慌地奔上来的脚步声,我停住了,奔上来的就是丽亚。看她的神色我大吃一惊,她的脸灰白,就跟死过去一样,她的深陷的眼窝里充满了恐惧,好似看见了世界上最可怖的事情。

我说你怎么啦。一瞬间她像不认识我,当她认出我来后,一下扑进我的怀中:“你去看……太,太可怕了……”

我这时扮出了勇敢的形象,我搀扶着她,她抓紧了我,两个人似螃蟹一样横着下了楼梯。出了楼,她指着一棵树,叫道:“你看!”

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在冰冷的月光下,树的一根主杈处垂下一根绳子,绳子的顶端系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我的心收紧了,走过去。我看清了,是一只死猫,吊着的是一只死猫。它的一只眼睛还张着,散布出死亡的气息,另一只眼睛插进了一把刀,就是我的那把钢刀!我的心顿时灌满了血,膨胀开来,又疾快地缩紧,仿佛是带血的心脏掉进了冰水。猫悬挂得不高不低,离我的头顶不到10公分,只要人从边上走过,不可能不看见。

我们回到家中,她对我喊道把门关紧,把窗关紧,都关紧。我把所有有洞的地方都关得严严实实,她还自己来检查。现在她再也没法安静下来了,她嘴里不住地叨念,刀怎么会在那里,会在那里……她挨紧我,身子还在打抖。

我忽然想起周欢刚对我说的话,慢着,他最后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你听清楚了,我现在希望看到的是她马上回到家里……”不错,他就是这么一字一句向我下命令。我敢肯定,我回家的时候树上肯定没有死猫,那么挂上去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他要我马上把丽亚找回来,不就正好撞上吗?我的心再次颤栗起来。

我把周欢的电话对她说了。她叫道:“他要我赶快回来?……铜刀他拿过以后就不见了……”

我们都不出声,身子靠得更紧。我说:“你没有答应划钱给他?”

“没有。”

我说:“打电话问他。”

“对,问他。”我说谁来打。她没有说话,但她目光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拨了他的手机号,响了,很快他来接了。

“周先生,丽亚已经到家了,对,很好,情况不错,现在就坐我边上。这可能是你希望看见的吧。”

“陶先生,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听懂了我的意思。”

我让他说了一会。我想我必须言归正题了,心又狂跳,但我不管了:“先生,铜刀你是见过的,可是那天你来过就不见了。今天在猫的眼睛中出现了。”

“唉,我知道铜刀,那天我带出来了。可是回到太阳泳池已经不见了,我回忆过,上车时就不见了,掉在你们的家门口了。好吧,现在我们谈另一个问题……”

我按下电话的免提,丽亚和我就可以同时听他的声音了。

“你们在楼外看见什么了?不错,一个可怕的景象。你们看见的,我已经先见到了。这就是我要提醒你们的。刚才我到你们楼前,看到两个人匆匆离去,一个好像见过,我想了好一会才想出,是在南方见过,在法庭上,他坐在丽亚的仇人一起。他们跟踪到这里来了。假设我掉的铜刀是他们捡走的,那么肯定是他们布置了这副惨相。”

她的脸上浮现出奇异怪诞的神色,说:“谢谢你的忠告。”

那边说:“小心为好。”“

丽亚挂断了电话,静默地坐着,我觉得她的思想飞走了,飞到远远的地方。我隐约知道她在那边有仇敌,仇人的追踪无疑是这个人世间最可怕的事之一。然而我想让她宽心,我说:“完全有可能他胡说,是他制造场面吓你,却又推到仇敌身上去。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她无意识地摇头:“为了遗产,结仇很深……”

我又说:“那他们已经摸到你的住址?’

她仍是轻轻摇头。我走进一个屋去拿报纸,等我再回来时,她站直身子,一字一句对我说:“现在开始,不谈死猫,不谈铜刀,不谈,一句都不谈。”

今天晚上我再也没谈过这个话题,但我深深感到,它从没离开过,它像一头蝙蝠,灰褐色的翅膀一直在我们的屋子扇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