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01节

作者:经济类

我还在香甜的睡梦中,梦见自己在绿色的林子中散步,就有一条光溜溜的女人腿伸过来,在我的腰间蹬一脚。哎哟,我哼了一声,眼睛都不睁开,又翻个身睡,我太想睡了。昨夜我是两点钟过后才睡的,就是为了研究那一叠叠的股票资料,和各种各样的小报。该死的股票,为了你,我不知熬过多少个夜,少睡多少觉,眼里布满血丝,头半边发痛,滚开,现在不要打扰我。

“起来,起来。”一双女人的柔软的愤怒的手,抓住我的长长的波浪形的头发,就像现在流行的干洗一样,狠狠地提两下,我不得不睁开眼睛,于是一张姣美的气恼的女人脸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哦,是我的女友,情人,未婚妻,同居者,说什么都可以。她有一双迷人的幽幽忽忽的眼睛,奇怪的是眸子的颜色,我总有错觉,有时是黑的,有时似乎是蓝的,有时还发绿,可能是光线的关系。她的鼻子小巧玲珑而坚挺,她的嘴轮廓鲜明而富有性感,简单地说迷住男人所应该有的她都有了。

“起来,起来,已经9点了,离开市只有半小时了。”她继续把我的脑袋摇了两下。我知道了,丽亚,就起来!我嘟嚷了两句。一般来说,我不敢顶撞她,可是总有点不太情愿。我不得不起床了,我知道她还不会起来,她要在暖和的锦缎的被窝里对我遥控指挥,于是我有意把被子使劲地一锨,几乎大半条被子都被我掀开了,就像一道白光亮起,她的雪白的凝脂一般的身子露出来了,露出了她的摄入心魂的波浪起伏的曲线。

“啊啊,坏家伙,要冻死我啊。”她迅疾地一翻身,把被子重新裹上身,“雄的出去寻食了,不要把窝里的冻坏了。”她说这话还是带着戏谑的口吻,两条猎豹在吃饱了以后要厮咬寻乐,两匹马在交配前也要用前肢扑打逗性,丽亚常常敢用动物来作比,我不知道这是粗野还是聪明,但够刺激的了。

我飞快地冲了一杯牛奶,从盒子里拿出鲜奶蛋糕,就着牛奶,三日两口送到肚里。丽亚说:“多吃点。”我说:“行了,行了。”急着穿外套。她说:“天冷,多穿点,你还咳嗽呢。”我说:“大户室里有暖气,做股票紧张得气都喘不过来,还能多穿?”

她赌气地说:“你再咳就不要怪我。”虽然责怪还带着感情,我心里生出些暖意。她一条雪白的臂膀伸出被窝,远远地指着我的脑门,关照道:“记住了,就按昨天商量定的干,有意外情况随时请示我,我也在家中看行情,要是周欢有紧急消息来,我会随时打手机告诉你。”

我没好气地说:“记住了,我的小娘,一早就把29000股界龙抛出去,再候一个好价儿把大飞也卖了,等尾市最后5分钟看准了,再一板子扑进界龙里,是不是这样?”

她从边上摸一支莫尔烟,笑着说:“你是很精明的,就当我多说了两句,我充分信任你。”她把细细的棕色的烟叼在嘴上,却不点火,而把嘴chún向我调皮地噘起。我明白她的意思,走过去,用床头柜上一只老美的电阻丝打火机,点看了她嘴上的莫尔。她喷出一个个淡蓝的烟圈,半闭着眼哼一声,随后在我的额上亲了一个吻。我也顺着她脖颈往下,在她的两个丰rǔ之间的幽秘的暗沟中,狠狠地按上嘴chún。

“快,已经9点21分了。”她惊叫起来。

我急忙逃离她,飞速地出门,下楼。外面果然很冷,凛冽的寒风直往我的领子里钻,地面上结冰了,屋角上还垂着冰核子。北方的冷空气已经越过长江,直扑南京这个古城。我裹紧衣服,坐上我的铃木一溜烟开走了,不用两分钟就到了天马证券公司。大厅里早已来了不少散户,他们着急地等待着开市,有的闷头抽烟,有的不停地跺脚。有一个声音叫住我,我回头看,是个老太,都60了,绰号叫老脚皮,过去她在菜场上卖鱼,天冷了还趿着一双拖鞋,所以得了这个雅号,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也揣着几千块辛苦钱到股市上来混了。她追上几步问我:“有什么消息?”

我看她脸冻得有点发紫,还在不由自主地抽搐,心想,何苦呢,这把年纪还遭这个罪。但说不出口,我不是也同样吗?我耸耸肩,意思是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快步上楼,进了大户室。现在让我抽空把证券公司描绘一下。天马证券公司是南京屈指可数的大公司,不仅在南京,就是在全国,一年的成交量也排得上前十多位。底楼大厅是散户们操作的,我不知道天马到底开了多少散户,当行情火爆的时候,几千平方的大厅挤个水泄不通,后面的人看不见,就像鸭子一样提起了颈子,把热气喷在前面人的颈后根上。

来的人大多骑自行车,从大门口开始,一路往外摆,院子中摆不下了,摆到人行道上,人行道上也铺满了,就延伸到马路上,那里简直就是一片自行车的海洋,汽车开过都困难了,只得不停地按喇叭。众人都在热火朝天地炒股票,管不了那么许多。忽然有人叫,不好了,警察来收车子了!听见的人还不当回事,他们的眼睛没法从屏幕上移开,又听人喊,卡车开来了,往车上搬自行车呢!这才有人醒过来,出门去看,可不是,一队警察正指挥着一群民工,在收停放在马路上的自行车,那些民工干得正起劲呢,有的人一个腋下还挟两辆,两个腋下挟四辆,另有人专门往卡车上递车子,车上有人接了,就扔进车厢,正掼得山一般高,他们的劲头不亚于大厅里炒股的人。炒股的人这才急了,忙说,这是我的车,上来要抢。警察上来拦住,讲了一通道理,炒股的人听了,说怎么办?办法当然有,罚款,5元一辆。炒股的人哪敢再分辨,纷纷掏钱,掏了的就往下搬自行车。警察还打罚款单,大家根本都不拿,又钻大厅里去了。有人在边上晒笑,说:“不小的一笔收入呢。”这样接连来了三四次,局面才得到遏止。

二楼是大户室,门口有警卫把守,警卫身高1米85以上,身材魁梧;站起来威风凛凛,足可以把乱闯大户室的人吓在门外。二楼虽说都是大户,但还有大小之分,外边的几间原来是30万起户,后来上升到50万,一般客户的资金都在50万和100万之间。严格来说,这只算得中户,因为没有这个名称,也就充了胖子。我和丽亚在205室,又是中户里资金比较大的,大多数在百万元上下。所以不要看区区一个证券公司,等级还很森严。二楼最里边的两间才是真正的大户室,又称作超级大户,资金都在500万以上,人没有几个,但他们的成交量却占了四成。因此,自总经理曹伯卫、业务主管汪见风开始,公司中大大小小的人员见了超级大户,都是恭恭敬敬,服务周到有加。依次类推,钱逐级减少的,服务的热情也次第下降。这不能不叫人有时生出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感慨,然而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心安理得,你持多少钱,就该受到多少尊重,不要存非分之想,这已经是一条公理了,我们大家都接受。

当然,固有的等级也不是一成不变。有的大户不幸被击穿,账上的钱光了,或者资金锐减,汪见风就会找上门来,他长形的脸上几乎看不出表情,说:“请你到大厅里去做。”于是第二天,每一个人都会知道谁成了倒霉鬼。如果那个倒霉鬼不甘心,还是要上到二楼来,门口的警卫就会伸出茁壮的手臂,毫不客气地挡住你,一点情面都不给。那倒霉鬼只得在心中乱骂世态炎凉。自然也有散户中战果辉煌的,资金翻了多少倍,可以上楼了。于是,汪见风动作麻利地给他办下一张浅绿色的证,第二天他上楼,进大户室,门卫殷勤地朝新客人笑,还弯下头,很有点像鞠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