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0节

作者:经济类

我按响门铃,没有反应,掏钥匙开门进去,心里已经作了挨她斥责的准备。厅里亮着灯,我一个个屋子看,都没有丽亚,但每个屋子的灯都开着,不少地方都留下进行到一半的痕迹,化妆盒打开,眉笔散扔着,chún膏旋出盖子,没有收回去,她的手机也扔在床上,处在开机状态。她到哪里去了,好像她是在慌乱中匆匆离开,我心头掠过一种不祥之感。仿佛那只眼中插着铜刀的死猫又出现了,它垂在绳子的瑞点。

我愣了十分钟。我想,应该查到她的下落。我拨了周欢的手机。他同我讲话:“陶先生,你现在在哪里,很好,你还知道回家。看来你还是掉以轻心。不要忘记你的责任。当然你有自己的自由,但是,不要心猿意马,千万记住。丽亚在我这里,她很好,没有任何不适,你来把她接回去。还有一点对你说明,你知道我需要钱,很需要,一个男人一生中有一个时刻是最关键的,我就处在这个时刻。我想你不会替我制造麻烦。”

我没有好说的,我奔出门,驾着铃木,很快就到了太阳泳池。门楼上的霓虹灯耀得我眼花。我走上台阶,礼仪小姐微笑着为我开门。我走上红地毯,室内空气新鲜,温度适宜,两旁有好些仙人树、芭蕉树,窜得很高,同夏天一样茂盛蓬勃。太阳灯高高悬起,发出耀眼的光亮,不少人卧在人造的沙滩上,蓝色的水波一起一伏,吻着他们的脚和大腿。我看见周欢坐在一张小圆桌旁,便向他走去。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我走近。他穿着一条宽松的毛巾袍,对襟叠在一起。胸口露出v字形一块,可以看到凸出的闪出光泽的肌肉。他站起来,没请我坐,引着我围着泳池走。“你不是第一次来了,你听我夸耀过太阳泳池,我不止对你一个人夸耀。是的,拥有它我感到骄傲。你看那些模拟天然的设施,看光辉耀目的太阳,南京哪个地方能和我比!可是现在我要把它抵押出去了,我要把它抵一笔钱,再去冒一次险,没有东西能阻止我!以后它会重新归我。万一失败,太阳泳池从此跟我无关,我也没有遗憾。”

尽管他讲的是抵押,但是口气中没有一点伤感,虽然我带着敌意而来,也被他的语言感染。他眉宇间透出凛然的威严,足可以让人敬畏,他活生生是一头赌场中的凶猛的野兽。

“过来吧。”他拐进一条走廊,到一间娱乐室前,敞开了门,招呼我进去。那是一间中型的屋子,放着各种电子娱乐器,迎面是一台拳击机,上面立着两个凶狠的机器人拳手。

“试试看,你能击出多少力量。”没容我表态,周欢已经拿过拳击手套,抓住我的手,把手套套上,同时他按了一个红色的开关。“开始了,用出最大的劲。”

我没有别的办法了,逼鸭子上架了。我不能让他小看,我咬紧牙,使出吃奶的力气,对准灰色的靶子一拳击过去,差不多整个人都扑上去。机器发出一声不痛不痒的声音,数字显示刚超过最低档,及格。

周欢笑一笑,带着轻蔑,也带一点宽厚。他把手套戴上自己的手,漫不经心地看看靶子,朝我一扬眉毛,一拳击去,只听一声猛烈的撞击,机器上的10个红灯全亮了,两个机器人拳手在那里乱晃乱跳,机子里发出一个欢快的曲调。数字显示是最高档。

他得意地解下手套。我想这家伙有这么大的劲,如果这一拳是击在我的肋骨上,不知会出怎样可怕的结果。他说:“你是多大?”

我说:“25岁。”

他不掩饰他的蛮横:“我比你大11岁,你不会不知道。现在该去探望我们的女皇了。”

我跟着他走,走过一条不短的通道,进了一间屋子,里面是卧室的布置。我看见了丽亚,她躺在床上,两眼微微睁着,看我进来却没有任何反应。我心中突有莫名的恐慌,不要成了植物人。其实没有,她抬起上身,对我说话,她只是无力而已。我又生疑心,深深地吸气,确实没有一点精子的气息,我这才安下心来。

周欢对她说:“陶先生来接你了,跟他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有充沛的精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