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2节

作者:经济类

我相信,我们大户室中没有一个人会忘记这个日子,所有炒界龙的股民也都无法从这天的噩梦中醒过来。

黑色的星期一!

现在回想,当时的预兆已经有了,但是我们这时基本已是疯子了,你可以想象西班牙斗牛场上的公牛,早被红布撩得狂性大发,还能停下来吗?陶,虽然你操作的资金不属于你,你不过是一个操盘子,但诚实地问问你自己吧,贪婪的种子是不是早让你自己种在心底里?

然而也是有人逃脱这场灾难的。开盘的时候老赵来了,他生意忙,近来很少光顾股市,可是他今天来了。等到盘子一开,界龙已经涨到28元5角,他不动声色地填卖单,5万股一起卖掉。当大家发觉时,荧屏上红色的数字显示,他的股票已经成交。

“老赵,这是怎么回事,你全卖空了,一股也不剩了?”夏坚一脸的惊奇和不相信。

“卖了,全卖了。不就是卖掉股票么,也不是了不起的事。”老赵把钢笔、大哥大塞进包里去,准备离开。

夏坚的鼻孔一缩一张的:“不是对你说清楚了,要涨到45呢,现在才多少?你就没信心了?我们屋子里的人都在一条船上,你可不要离了我们先上岸去。”

瓶子也在边上说:“我们都是要同生死共患难的。”

老赵把包重新放回桌子,说:“你们话没有说错,我没有你们信心足,做股票也就是做个舒心,十块钱赚个五六块我也就满意了,留点钱给人家赚去。再说水太满总是要流出来的,何必要满打满算呢。”

瓶子不停地摇她的短颈子的脑袋:“我不这样看,钱还有嫌多的?傻瓜也不会嫌钱多呀。这样好的走势什么股票有过!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它不到45不会停住,那又为什么现在卖掉,老赵,看你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怎么倒比我女人脚底滑,你是缺耐心,还是缺胆量?”

虽然她问得粗俗而没有礼貌,老赵和一点不动气,说:“大概是既缺耐心,又缺胆量吧。我看二楼上两面都不缺的,第一要数你了。”

瓶子得意地斜过脑袋,说:“谢谢你的恭维。”屋子里响起一片轻快的笑声。

老赵走了,他提前从黑色的灾难中走了,带着他从界龙赚来的40万元走了,抛下一批贪慾比五月的花香还要浓郁一百倍的赌徒。事后谈起的时候,瓶子还是一口咬定老赵肯定有内线,他肯定是不告诉大家,偷偷地滑脚开溜,像他这样的超级大户,消息来源肯定比我们多,不然他决不可能放着钱不赚,说到天边去我也不相信。对于她的固执,说什么都是对牛弹琴。

第二个走脱的是袖珍小姐,她本来就不是赌徒,往常收市了,她挎着小包走出去,消消停停地进了美容院,躺在小床上,让小姐仔细摩她的脸。袖珍小姐躺下只到床的一半多一点,服侍她的人就像摆弄玩具娃娃。如果赚钱了,即便是赚大钱,她也不过是兴奋一会儿,大家还在憧憬,她会忽然煞风景地说:“哎呀,我困了,昨天睡晚了。”说着她不看盘了,独自回去睡觉了。

这次袖珍小姐是要到珠海去,她的一个朋友在那边,她嫌南京冬天冷,又太长了,想到南国去度假,日子不会太短,她觉得自己在学候鸟的风格,再拿着股票似乎不大必要。当她计划公布后,屋里的人都有些替她可惜,夏坚搔搔脑袋,说:“你不要急于抛,这么好的一个赚钱机会,大家都逮着了,你却半途放弃,不吃一个满席。你不当事,我们心里却也过不去。我看这样吧,你就放心走,股票交给我,一个人不放心,再交给陶先生,他是有特殊感觉的,我们两个人负责,你总可以放心了吧。你的股票不等45,等40元一到,就给你卖空。赚的钱不说你去一次珠海,去十次都够了。”说着他用眼睛示意我。我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让人觉得我一点都不义气。我也说,两个人的智慧加在一起,不会出问题。

袖珍小姐迟疑地说:“这么麻烦你们,我心里过不去。”夏坚忙说不麻烦,反正我每天都要来的。我也争着表示。

袖珍小姐打一个哈欠说:“既然这样,只得麻烦你们两位了。”我以为又接一个任务了。没想到不出15分钟,袖珍小姐要走了,她随随便便说:“对不起,不麻烦你们了,我已经卖掉了。”

更坚像被一块烧红的铁烫了屁股,跳起来说:“不是说好了,你怎么卖掉了?是不信任我?”

袖珍小姐期期艾艾说:“不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麻烦人不好。”又一条鱼就是这么漏网的。

现在留下的人都无反悔的话好说。他们自以为是渔翁,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们垂下直直的钩子。和太公不同的是鱼已经咬钩了,但嫌不够大,他们相信咬住钩的鱼还会长,越长越肥,等到一个时候,不愿意它再长了,提起钩子来。

此刻的大户室里,是怎样欢悦祥和的一个气氛!六爪和瓶子不争不吵,两人看着盘子,就跟一对新人看着他们刚拍的结婚照,瓶子竟把男人的帽子掀开,惊喜地说:“你看,是我对你好吧,你不肯,是我让你买的,这葯水神得很,你的头发长出好多了。”一个说:“不会吧,才两天,哪有这么神的。”另一个用手指当梳子,在他的头皮上犁了好几遍,说:“真是的么,以后要勤着涂。一天都不能忘。”

最有意思的是陈林,他现在已经一改前状,比谁都看好界龙,他终于发表意见了,他说:“界龙是一个全新方式,谁也不用老眼光来看待它,我们的思维也必须有一个彻底的更新。”听他口气好像他倒成了我们炒界龙的导师,大家好气又好笑,不过我们也能理解,可能他羞于以前的固执保守,所以急于洗面革心,扮一个激进的面孔出来。

一会儿,我到外面去拿资料,看见陈林快步跑出屋子,急匆匆朝前走,我心里一怔,尾随他而去。他步子迅疾,还往身后看一下,已经进了报单室。我停了下来,心里涌起很大的好奇,他是填单子卖掉,还是加筹码?如果加码,难道他从两头母鹰那里又筹来资金?要是他卖股票,那刚才说的就是口是心非。我在走廊里等,心中的疑团像山里的湿雾一样。他出来了,低着头急匆匆往回走,眼睛只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像他不看别人,别人也就看不见他,他急于结束这一次去报单室的短线的旅行。他鬼鬼祟祟,走得太急,身子有些偏斜,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肩膀撞到我的肩膀,我身子一用力,他弹了出去,成一个45度的弧形飘动。我喊住了他,说:“喂,你又买进了?”

他站住了,从厚厚的镜片后面看着我,这时我面对的是一双小小的暴出的眼睛,凝滞在眼里的是硬冷的兴奋,还没来得及消失,好像一个老练的古董商,眼睛是锐利的针尖,卖主捧来一大堆东西,他随便翻着,嘴里都说不值钱,突然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他的眼睛蓦地亮了,但很快就暗下来,他不能让对方觉察他的发现。此刻陈林的眼睛就是这样,就这一点我认定他是加筹码。事后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而他的毁灭也就是由这一次偷偷的旅行而铸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