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4节

作者:经济类

事情就这般发生演进。诸位记住了,是10点39分,以后每到这个时间,股市就该默哀一分钟,以作永恒的纪念。记得我当时肚子痛,到洗手间去出恭,就当我在马子上痛快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怪叫,好像绸帛撕裂,声音却给扩大器放大了许多倍,又像一个人的心肺暴裂,发出惨绝人寰的喊叫。声音是从底下散户大厅里传出的,通过楼道传到上面。接着就有人奔跑的脚步声,先不多,只有几个人,后来好多人加入,仿佛整个楼里的人,楼上楼下都奔跑起来。我惊骇了,粗枝大叶结束出恭,束了裤子跑出来,我先到楼道上往下面张望,却不见名堂,连忙跑进自己的大户室。

进入我眼帘的是一片狼藉之象,所有的人七倒八歪,有的呆若木鸡,有的慌不择路,往报单室飞奔而去,我出恭时听到脚步声就是这么来的。我再看曲线,顿时瞠目结舌,界龙跳水了,它从高高的跳台上跳下来,两分钟前它还是29元8角,但就是一刹那,黄河决堤了,不是现在的干涸的黄河,它是花园口决堤的黄河。黄河之水天上来。不计其数的抛盘涌出来,砸出来,好像一个大战役突然急转直下,无数的坦克一起爆炸毁灭。2分钟之内它跌到了19元!跌幅达10元。空中的太阳突然坠落了,坠进了乌黑的泥潭里。慧星撞击行星也不过如此。我的脑子中出现了一片空白,我看见众人的嘴张大了,却不会说话。我看见瓶子要站起来,腿却不听指挥,她拼命捶六爪,六爪扶她,她站起刚往前冲,却被一张椅子绊倒了。我看见夏坚奔到门口,却返过身来,又往门里走,他似乎失去了方向感。他摊开两只手,头略微往上,似乎是要阻住大家抛股票逃命,但此刻没有一个人再听他,我看他的嘴形,像发出一个声音:“天啊!”

丽亚不见了,她坐的位子上留着一只漂亮的坤包。我又随着狂奔的人奔向报单室,那里已经积成了人堆,在后面的人踮起脚,恨不得爬到前面人的背上去,拼命把手伸上去,手中握的是一张张抛单。报单的小白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她的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我喊了一声:“丽亚!”小白那么紧张,竟然还听见了,她向我转过一张苍白冒汗的睑,嘴chún动了好几下,我听出来了,她是说丽亚已经来过,把所有的界龙都抛掉了。

我四处找,终于在底楼的大厅找到了她。她的脑袋倚着一根粗大的铜柱,她的身子似乎是顺着铜柱滑下来,恰好坐进一条椅,她析着腰,好像腰受了伤,直不起来。我喊在她时,她的脸茫然而失神,仿佛是落在一个漫漫的不知尽头的黑夜中。我扶住她,她攥紧我的手。

我的眼睛能看清周围的一切,耳朵却无法听见四周的声音。人们在忙乱地奔跑,突然归于凝滞。一颗子弹高速地飞来,击穿了一个新鲜的苹果,汁水朝四处溅出来。一只雪白的大鸟在空中一下一下扇动翅膀,一枚飞箭啼鸣而来,射穿了它的高速跳动的心脏。一片苇子立在河滩边,穗子雪白雪白,瞬间没有丝毫的风,凝滞在灰色的空中。

今天收市,我同丽亚一起离开证券所,我们出了大厅,突然撞上了老脚皮,准确地说,是她不想回家,到处在找人撞。

“陶先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的老眼泪汪汪的,“不是人人讲要炒到45元的,怎么突然掉下来了,不是讲好的吗?”

我说:“谁对你讲的,你就找谁去。”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冷酷无情。

“大家都讲的。”

“那你找大家去。”

“股评家张一强讲的。”

“你乘火车找他去。”

她直直地看着,终于明白这是嘲弄她,骂出:“这帮害人的贼,你不往上做,就不要坑我们老百姓呀。这下惨了,儿子结婚的钱都给我赔在里边了。这是我一角一角积下来的,卖大葱卖生姜,你以为容易的吗?就这么一把抢去了?”她气汹汹地对着我,仿佛是我策划界龙跳水的人。

说什么都没用,伤口让她一人慢慢舔。我拉了丽亚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