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5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大家都来结账了,就像一场残酷的战争结束,来掩埋尸体,收容伤员。丽亚在急慌之中把所有的界龙都抛掉了,一共10万6千股,她抛的时候还没有跌到最低点,成交价在21元5角到21元之间。由于后面买进的价高,摊平计算,我们做界龙不但一分没赚,反而赔进10万多元。她贴上的钱和所有的零星股票加在一起,只有90多万了。一整天丽亚无话,下午她没有去证券所,我回家时发现那块红蓝两色追逐的大桌布全部剪碎了,剪成一个个小块,扔了一地。桌上倒着一个空酒瓶。她对我说:“陶,我很害怕,是不是我的运气过去了,现在开始我要走倒运了,是不是啊?”

我心里一寒,却对她说:“怎么会呢,你不要瞎想,这是一个小挫折,接下来会好的。”

“周欢那边怎么办。”

我冷冷地说:“你还要把60万元划给他?”没有听到她的回话,我瞥一眼,见她脸上浮出深深的忧虑。

六爪夫妇的情况比我们更糟,当时我看见瓶子被椅子绊倒了,她爬起来,再去抛股票,恰巧抛了一个最低价,19元2角,而后两分钟,界龙价又上去了,上到23元,再回到21元。换一句话说,他们的4万多股抛到地板上了!他们痛苦万分,如丧考纰一般。他们抵押的房子也砸在里边了,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滚圆的瓶子没有巢了,这个滑稽的场景完全可以想象。

没有人知道夏坚到底损失了多少,但他受的伤肯定比别人都重,因为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信仰的轰毁。我知道,那辆豪华的本田艇式摩托和他无缘了,他注定要骑那辆破自行车了,至少骑一段不短的时间。

引出爆炸新闻的是陈林,事后查成交单,发现他昨天打进了10万股界龙,每股29元1角,次高价。肯定就是我跟踪前去窥视时买进的。简直不可思议,陈林账上的钱根本无法买10万股界龙,而小白记得清清楚楚,他递进来的单子上写着一个二,后面5个0,当时小白也吃惊他买这么多.问他账上有这么多钱吗,他肯定他说,有。她就替他买进了。福建人孤注一掷,大赌一盘,可是他赌错了时间。即使每股赔9元,也是90万。毫无疑问,陈林被彻底击穿了,可是,他说他根本没有买过10万股,他买的是1万股。小白被冤枉得直叫,真的是10万股,我不可能看错。最神奇的是他的买单突然找不到了,不翼而飞了。原始凭证没有了,这个官司就难打了。证券所怀疑陈林悄悄潜来偷走了买单,但抓贼抓赃,没有证据什么话都不好说。因此从今天下午开始,所有的人都不许进报单室,买单卖单只准从一个小窗口递进去。

陈林没有出现,众人都在明里暗里议论,看来,这个官司还有一番折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