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6节

作者:经济类

我一口气把梦呓者的文字抄下这么多,为了纠正书稿中的一些差错,理清他的思路,我不得不把它重抄一遍。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想如果我只是一般的浏览,不会有这个情况。可是现在,书稿就像鬼魂一样紧紧地附在我的身上了!庞杂的喧闹的事端充塞了我的脑子,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疯狂的世界,它就在我的身边发生,可是在很长时间内我却对它一无所知。现在我进入这个世界了!这部日记浸润了我,就像尤鱼干在水里浸泡了几天,我身上的细胞中都浸进股票的因子。我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陶和那一批人的面目和种种行径,我知道这是一部神经质的作品,天才和神经只差一步,但两者有一个共同点,都会使你脱开地面,在虚无飘渺的色彩斑润的空中飞翔。

那天晚上突然断电,我点起了蜡烛,猩红的烛光把我的四周物什的影子拍在墙上,它们拉长了,无端地摇曳着,我知道如果没有这堵墙,它们就会无限大地扩散开去,也会无限地稀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中的生命,这就是我现在的精神的写照,或者就是陶和那一伙人的写照。

梦呓者是从梦中走近现实,而我却是从现实中走进梦。这就是我编这日记得到的结果。

我突发奇想,我也参加这部作品的创作,以和梦呓者不同的角度投入写作,他是纪实,我是虚构。他以写实的笔触来描述他的经历,我却以小说、散文、剧本三种形式进行创作,掺杂于其中。虚实相间,真伪掺杂,黑白混淆,高低跌宕,可能这部作品因此而成为一部复调。

我被自己的设想而激动,但我应该得到梦呓者的首肯,不然就有侵犯版权之虞。我又去了鸡鸣古寺,结果无论是在寺下的树林中,还是在进香的人群中,或在亭台楼阁里都没有梦呓者。我一连去了两天都没见着。

太阳慢慢隐进了云层里,四野仍是它的亮晃晃的光,远山和大楼都是青灰色的。我恍然明白,我是找不到他了,他到底是居身在楼房中,还是隐藏在某个大山里,谁也不会知道,但实质没有差别。我不打算再找他了,只顾自己写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