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7节

作者:经济类

小于是两个月前才调到这里来工作,刚来的时候她对这里环境还有些喜欢。疗养院就在古城墙的外边,被一片幽静的古松林遮掩着,门口不远就是一个湖,时常平静得如一块浅绿色的玻璃。出门是一条石子路,走出200米,就上公路了,可以过古城门,进到市里去。小于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只有21岁,她喜欢一些飘渺的带有诗情画意的东西,这里的环境和她的向往还很吻合呢。

刚来的时候,她只是分配做些勤杂工作,比如到花房里去拿一些鲜花,每天早晨8点定时送进院长的办公室,在广播室里放音乐,替食堂定一些营养合理的菜谱,这些工作都是很轻松的,她觉得身上还有许许多多活力,嘴里常哼着歌,民歌流行歌曲都哼。一天她正在蹦蹦跳跳走路,忽然发现院长站在路边,一只手握着下巴,一声不吭地看着她,仔细在研究她一样。她觉得不好意思,又有些惶惑,忙慢下来,规规矩矩地走。院长的声音很响:“你真是一只快乐的小蝴蝶。”

此后,这绰号叫开了。但是小于也问自己,真的很快乐么,好像也未必。她来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但这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的都不清楚,她只看见一个个人被送进来,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却很少看见这些人离开。他们的神情都古怪,一个个眼窝凹进去,鼻子嘴这一块凸出来,像某种鸟一样。他们进来的时候神情都沮丧,可是没有几天一个个开始活跃起来,他们每天都要进一个蓝色的大楼,上到三楼,在里面渡过一天,到下午3点过后才出来,回到他们的住宿地去。他们出来的时候都非常兴奋,像打过吗啡一样。这幢大楼不能随便出入,如果确有工作,那也只能进到底楼,办完事立刻就要离开,纪律是非常严明的。小于的脑子中一直萦绕着,这三楼里到底是干什么的呢?它怎么会让疗养员起奇异的变化?越是不让她知道,她越是好奇心强。

再说院长也是一个怪人,她来到这个世界上21年了,从来没见过比他话还少的人。他的脑门特别宽大,而且鼓凸,像壁崖上的岩石。再找一块石头,中间凿一道缝,那就是他的嘴,而这条缝中是难得吐出声音来的,那天他却分明说话了,说她是小蝴蝶,真不可思议!他的眼中常含着忧郁,像雨后树条上挂着水珠,小于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她觉得自己虽然也在这里工作,但有秘密瞒着她,她虽然也每天见到院长,见到同事,见到疗养员,但总觉得似有无形的东西,把自己隔开了一层。她太想知道瞒着她的是什么,这念头把她的心咬得好难受,就像春蚕疯了一样地咀嚼桑叶。

她琢磨着怎么能上到三楼去。楼梯口有一个关卡,非要持有一张蓝卡才能通过,上得楼去。验卡的是一个年轻人,目光直直的,长一张马脸,脸上满是青春疙瘩,饱绽的时候像是一颗颗鲜活的草莓。他似乎对这些东西很恼火,一次,一个同事说他长着好漂亮的青春美丽豆,他眼里喷出火来,几乎要和他拼斗。他对自己的职守非常忠实,不论是谁,没有卡片的他坚决不让上。一次,小于进到底下大厅,刚靠近楼梯口,他的眼睛并没看她,是看着窗外的,突然转身,用坚硬的手臂把她挡到一边去。

怎么才能上楼呢,小于想得头都发疼了。有一个办法了,她到市里去了好几次,根据广告的指示,找到一个专看皮肤病的医生。医生不愿意听她说,忍不住打断她,你应该陪患者上我这里来,而不是你代他诉说。小于为难地说,他,他不愿意来,我没有办法……医生说,我懂了,是你的男朋友?是有这样的人,本来不该难为情的事,他却偏要难为情。好吧,我依你了,不过,小姐,希望下次坐在我对面的是他,而不是你。

小于顺利地进了大楼,想到前面的关卡,心中还是紧张,但不能后退了。她走上去,在马脸刚要伸出手臂的时候,她已经飞速地从口袋里取出了软膏,用甜润的声音说:“小哥,我给你送一件好东西来,你用了一定非常有作用。”马脸一脸的疑惑,但还是硬挺挺地伸出了手臂。她仍然说:“我知道你的工作重要,没有一点时间离开,所以替你去买来了。”她把软膏放进他的口袋里,就飞一般跑出大楼。下一次她再见他时,他脸上的粒豆果然消了不少,她想那个医生还真有本事哩。现在她已经可以比较自然地接近他了,她同他说些闲话,他也不反感,一个漂亮的小姐陪着说话总不是坏事。她曾经试过,跨上一步台阶,他就毫不迟疑地阻止。小于是一个有耐心的女孩,她想不急,会有机会。

一天,她正和他说话,他突然肚子痛,脸色十分准看,他想上厕所,可是又不敢去。小于的心猛然地跳起来,她说:“没关系的,我替你看着,谁都不让上,你要快点回来啊。”他还是不放心,但肚子痛得他脸上歪了,只得走开。

盼了多久的机会来了,小于朝四周一看,快步登楼。楼梯是芝麻色花冈岩的,她埋着头往上冲,拐了好些个弯,上了一层,再上一层,就是三楼了。左侧是一扇黄澄澄的大铜门,门前有一把椅子,可是没有人,她想正是机会,用力推开大门,进到里边。映入她眼中的是一派忙碌的景象。大厅用挡板隔成了好些小间,挡板还不到一人高,所以都能看见,那些疗养员都在这里,他们有的在小间,有的在大厅,做的事很简单,也就是看股票行情。到处都有屏幕,有的非常大,悬挂在那里,就像电影院的幕布。他们兴奋地喊着买进卖出,便有一些小于面熟的工作人员快步地跑来跑去,替他们递单子。原来就是这个啊,这里是一个股票市场,小于有些失望,早知道是这个,她还不会替马脸去配葯呢。

就这时,她觉得异样,回过头身子一震,是院长站在她面前。院长不说话,但他的眼睛像针尖,又像鞭子,小于心是非常害怕。她随他下了楼,那个马脸已经回来了,对面前的一切,他惊慌失色,恨恨地把软膏摔在她的脚下。

院长在前边走,她在后面跟着,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回过身子把门关上。他让她坐下,停了一会说,疗养院是有纪律的。她小声地说,我知道。

院长说,不是不让她如道,而是时间没到,要再考验她的纪律性。而现在一切都提前了,怎么办呢?

怎么办?小于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办,她稀里糊涂的,不就是股票市场么,为什么这般紧张?

好吧,院长似乎下了一个痛苦的决心,既然提前了,就按提前的办。但你必须遵守严密的纪律,不该问的坚决不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