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29节

作者:经济类

过了一段时间,小于发现疗养员中新增加了一个人,却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高高的个头,偏瘦,一双颀长的眼睛里有着温和的光亮,总是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风衣也很长,差不多到脚踝。小子觉得这人很有些特别。她查了登记本,这人姓孙。

一天,她从大楼走出来,有一个人从后面跟上来,她感觉得出那人加快了步子,很快和她并肩了,就是孙。不知为什么,她有些兴奋,又觉得紧张,不由停下脚步。

“小姐,冒昧问一下,你来这里工作有多长时间了”孙先生的嗓子有点沙,但沙得很好听。

小于脑子中算了一下:“差不多有半年了。”

“那也不短了,不算一个新职员了。”孙先生移动脚步,小于也跟着朝前走。“你的家离这里远吗?”

“不近,进了城门,乘43路车,穿过市区才能到家。”

“那你不是天天回家,多少天回去一次?”

“一般是一个星期回去一次,有时工作忙,一个星期也不一定回家。”

“噢,你们是很辛苦啊。”孙先生若有所思地说。他们走到一个网球场地前,孙先生兴致勃勃地说:“于小姐,我请你打网球好吗?”

小于心里已经愿意了,可是嘴中还是说:“我不会呀,打得不好,才打过一次。”

孙先生温和地笑了:“你很快就能学会,还会打得很好。”

阳光温柔地洒在身上,脚底下踩着平整细洁的场地,小于觉得非常地舒服自在,不时微微地眯起眼睛。她确实打得不怎么样,击出的球不是钻网,就是放飞机。孙先生显出十分的耐心,有时她的球击得太远,早出界了,他还是飞奔过去把它击回来。他的高高的个子的妙处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来回跑动非常迅疾,刚还在场地的左端,一移步就到了右端,他的手臂颀长,挥拍、击球、送球,一连串的姿势非常完美,小于觉得他简直就是一个职业网球手。还有,当他把她远远地打到界外的球救回来时,她觉得他还是一个有风度的绅士。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孙先生鼓励了她,临别了还说一句话:“你很迷人,尤其是在打球的时候,真的,很迷人。”

她的脸热了,夸她的话她听过不少,可这次由带点沙的声音说出,感觉很不一样,而且他用“迷人”这个词!迷人。小于回味了好一会儿,心中有说不出的激动。

她发现孙先生目眺远处,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是那个湖,现在平静得像一块大玻璃。她说:“这个湖常会变颜色。”他赞同地点头,说:“湖底下是一个我们不了解的世界。”

从那天开始,她对孙先生的照顾比以前多了。在交易大厅中,她常常走到他的身边,轻声地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俩人又打了几次网球,彼此有一种迷朦的好感。

有一个周末,小于要回家了,她刚朝院门走去,突然孙先生出现了,他是从路边的大树后面闪出身来的。

小于没有预料到,怔了一下。“你……你在这是……”

“你要回家吗,星期日的晚上,或者星期一的早上再回来,是吗?”孙先生的话说得很快,似乎没有了平时的安稳。

“是啊……”小于看着他。心里不甚明白。

“请你带两份晚报给我,星期四星期五的,要全的晚报,不能缺页,好吗?”

“……这个,”小于在琢磨他的意思,她知道院里有严明的纪律,不准随便给疗养员送递东西。他要晚报于什么?院里有啊。

孙先生显得有些急:“你知道我是不能随便走出这个大门的,他们把我送进来,就不让我走出去。”他眼里露出了愤恨,“这里没有人会给我带报纸,除了你……”说罢了他的神色才温和下来。

小于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点头。

到了家中,她两天一直在想,他要报纸干什么?星期四和星期五的报纸已经在她的手上了,她一版版翻过去,寻找心中的答案,突然她像被雷击中一股,电流通过她的身子。明白了,孙先生要看的是股票行情,真实的行情。而院里的报纸,那一版早就剔除了。小于陷入巨大的矛盾之中,如果给他,就严重地违反了院纪,她的眼前亮起了院长的如针尖一般的目光。还有可能酿成大祸。可要是不带去报纸,那么孙先生会怎么样,他会多么的失望啊。他说我迷人。迷人?她忽然想,是不是孙先生早有预谋,他接近我,教我打网球,就是为了今天的目的呢?不,不会的,她马上作了否定。可是脑子中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星期一在大厅中,她觉得孙先生一直注意着她。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走上来,低声问:“报纸带来了吗?”

她故意失声说:“啊呀,我忘掉了,真的忘掉了。”

孙先生垂下头,一声不响地走开了。

当晚小于失眠了。孙先生失望的模样一直印在地的心中,她说了谎,她是一个从不说谎的女孩,可是来这里以后她已经多次说谎,她为这个而难过。月光把窗外的枝叶拍进了屋里,枝枝桠桠的满地都是,而且还在晃动。她想孙先生是多么温和,又是多么值得信任,对他说谎是多么不应该。

这些天中,小于一直避开孙先生,看他走来她就远远地绕开。又一个周末过去了,小于从家中回来了。星期一的中午,她看见孙先生吃了饭要回宿舍去,连忙快步上前,叫住他,一言不发,从包里拿出了两份晚报,递给他。

她看见孙先生的眼睛睁大了,又无限温和地看着她,慢慢的,眼里滚出两颗大大的泪珠。她的眼睛也湿了,她想,只要孙先生愉快,我做了就值得。她转身走掉了。走了一段路回头看,孙先生也不在了。

接下来的几天小于很不安宁,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想会发生事,而且一定很可怕。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平平静静没有一点事。她心里松了不少。可就在这天事情发生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