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31节

作者:经济类

疗养院中冷清清了,150多个人,只剩下10多个人,交易大厅却依然执行院长的指示,每天有上升行情,可是人稀稀拉拉的,疗养员和工作人员都提不起劲。已经是初冬了,林荫道和泥地上都盖了一层枯黄的落叶,飞进几只黑鸟,叫的声音像在撕裂绸布。院外的湖也变了颜色,变成没有活气的灰白色。小于以为院长对她不会就此算了,还会有说法,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小于不由想念孙先生,他在哪里,他带沙的声音还那么好听吗。

终于有一天,有人从大门口跑进来,一路兴奋地大叫:“回来了,有人回来了!”他的声音就像报春的燕子,人们从窗口中伸出脑袋,从门里走出来,大家都不敢相信,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一个说不清年纪的男人被一辆车送来了,一个女人和另一个男人扶着他,走进门,沿着甬道往里走,他走得很小心,像是脚痛不敢着地一样。院中的人几乎都出来了,围在路的两边,一起跟着他住院里走。

从这天开始,跑出去的疗养员开始陆陆续续回来了,今天两个明天三个,后来不稀奇了,每天都有。院长同大家约法三章,他说,对回来的人不能有一点歧视,而且工作要比过去做得更好。一天,柴老太也回来了,总共才离院三个半月,她衰弱了许多,她下车的时候,一只脚往下伸,哆嗦了半天才落地。小于扶住她,想听她讲些出去的情况,顺带安慰几句,不料她一句话也不说,伏在小于的怀中,像小孩一样哭。

疗养院中重新热闹起来,现在人数反而超过以前,有170多人。交易大厅中又兴旺起来,每天拉阳线,小阳中阳结合着,疗养员个个都兴致勃勃。当然到一定的高度也要回调,这时工作人员辛苦一点,事先都要反复作好工作,回调的过程中更是不能有一点马虎。一切都非常好,甚至比风波前还要好,别的行业有疲软,这个行业丝毫不疲软。报纸上曾经开展的讨论失去了任何意义,那个记者再没来过。

终于有一天,小于在人群中发现了孙先生,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的个子依然很高,但背略有些驼,眼里还是很温和,但似乎更湿润了一些。她上前同他说话,他低着头,声音比以前更沙了,也没有以前好听了。小于的心里一直不平静,她有心多照顾他,陪他说话,同他打网球,然而他的步子似乎也没过去那么灵健了。

许多天过去了,一次孙先生又走到大屏慕前面去了,成一个“大”字,拦住大家的视线,可是这次的结果截然相反。院长也来到现场,站在后面不发话。疗养员不但不响应,反而有人起来哄他、有人喊道:“滚下去!他不肯走,把疯子赶下去!”“他还要让我们再受精神折磨啊!”

孙先生的脸苍白,汗从他的额上冒出来。他没有思想准备,面对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站在那里张皇失措,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儿童。院长走上去了,随便地牵着他的手,他就跟着下来了。

当天晚上,小于坐在屋里,总是不安宁,她走上屋子,去找孙先生。宿舍里没有他,他 的风衣却在,折得整整齐齐,放在枕头边上。她又走到网球场,在平整的场地上,她仿佛看见了他依稀的身影,走近了才知道是树的投影。她又看到了远远的湖,在夜色中馆馆发亮,她想孙先生是飘逸的云,他会飘到那里去吗?可是院门已经紧紧闭上了,她出不去。

第二天,她没有发现孙先生,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心里总觉得欠了孙先生什么,可是再找不到解释的机会。一天,她在路上走,听见一个声音:“你这只小蝴蝶怎么没有以前快乐了?”是院长,他正研究似的看着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