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33节

作者:经济类

这次精神轰毁最大的是夏坚,他似变了一个人,他的险越发显得瘦长了,头发耷拉下来,盖住大半个耳朵,应了俗话说的,马瘦毛长。他有两天没有上股市来,今天是跳水后来的第一天,仿佛是大病一场。跳水那天他是第一个离开证券所,他脑中热烘烘的,一会像是京戏开场时的锣鼓一齐鸣响,响个天昏地暗,星月无光,一会却寂静无声,脑子中只是一个真空。他推出了那辆破自行车,骑上去,在马路上漫无边际地瞎逛,蓬斯从他的身边驶过去,卡迪拉克迎面过来,他看见各种各式的摩托车如飞鱼一般在路上滑翔。他的本田艇式豪华车呢?现在哪个人在骑它呢,还能再回到他手里吗。他输掉的40多万呢,如果是纸币,百元一张的,散发出去,满天都在飘扬,比4月的梨花都不差。可是此刻,他和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以外什么都乱响的车子。

今天他觉得精神略好了一些,一早起来了,漱了口,去边上的小摊吃了油条豆浆。想起好些天没上证券公司,应该去看看了。走近破车子,奇怪,今天的感觉不一样了,好像刚发现破成这样,钢圈都是斜的,浑身没一块完整的漆,到处锈迹斑斑,我昏头了,怎么就会骑,输了股票也不能这般丢人?劈手扔掉。步行一会儿,已到了天马证券公司,想不能叫人看出丧气相,昂了头往里走,上得楼梯,余光一瞥,见到魁伟的门卫,正守在楼梯口,就像一尊门神。

他也不看,径直往里走,忽然,一条茁壮的手臂拦下来了,恰好拦在夏坚的前面,他的肚子撞在手臂上,弹回来了。就像是汽车开到火车叉道口,刚要冲过去,恰好栏杆放下来,只得紧急刹车。他满心不快地问:“干什么?”

门卫冷冷地说:“你不能进去了,到大厅里去做股票。”

“什么?”夏坚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叫谁到大厅里去,叫我?”

“对的,叫你。”

“你不要搞错?我在二楼炒了两年股了,从有这个证券公司开始,我就来了,你看我的股东账号是5,就是说我是这里的第五个股东,怎么可能让我下楼去?你不要搞错!”他向门卫挥舞着手,已经不是疑惑,换了一副愤慨的模样。

“一点都没有搞错。说的就是你。”

夏坚哪里睬他,气呼呼地往里走,门卫毫不客气在他的胸前推一把:“你不能进去。”

夏坚偷眼打量他魁伟的身子,心里不由有点虚,说:“你去把曹总、汪主管叫出来,他们会叫我走?”

门卫像门板一样挡在他的面前:“老实对你说,就是汪主管亲口对我说的,你不能再在大户室炒股了,要炒就到楼下大厅去。”

我被逐出大户室了?至此夏坚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门卫是中了邪了,他每月也不就是400元钱么,怎么就这么地替人卖命,头儿随便放一个屁,他就当圣旨捧着,一丝一毫都不走移?平时和我都是认识的,怎么翻脸就不认人?夏坚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吵嚷着要叫头来。正在这时汪见风走过,听到吵声住了步。夏坚喊住了他。

汪见风皮笑肉不笑地说:“对不起,是我吩咐的。按你的钱数早就不能在大户室操作了,现在大户室的起码资金是50万,你说你还有多少?我们必须按章程秉公办事。”

夏坚说:“这两年我替你们少打工了?给你们赚了多少手续费?你们几千几万地发奖金,还不是我们赚来的钱,现在好,看我输得差不多了,卸磨杀驴了,赶我出大户定了!”

不管他这一头多少激烈,汪见风脸上还是冷冷的,不流露一点感情,说:“夏先生,看你是一个读书人,我们所以一向尊重你。但是事情都有个度。之所以以前还让你留在大户室,是因为照顾你面子,但也不能一直照顾下去。我们大户室位子有限,你知道有多少人携着100万等着往里进,却进不来,不能一味为了照顾你,让资金大的人在外面等。对不起了,这个道理你比我懂。”说了也不回头,径直往里去了。

夏坚停在门外,嘴里还是没有停声。陶、六爪等都闻声出来,虽然个个都感慨,说些安慰话,但于事无补,相反夏坚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出一个意思:这次的倒霉蛋是他啊!夏坚沮丧得要命,转身走了,到了楼下,也不进大厅,回家去了。

他一个人独居,睡下去不知道几点,醒来也不知几点,也不漱洗,吃了一点带回来的干粮,继续躺在床上,电话响了他不接,后来干脆把电话线拔掉,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他觉得灵魂已经从躯壳里走出来,蹑着脚步游走。股票市场夺走了他的钱,又把他逐出大户室。世态炎凉,他算是看透了。他把自己关在屋子中也不知有多久,直到有人敲门。敲门的是袖珍小姐,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谢天谢地,你还活着啊!”

他说:“我这么容易就去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