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34节

作者:经济类

袖珍小姐在他的手背上拍一下:“我从海南回来,就听他们讲起你。我赶紧给你打电话,却一个都打不进来。问大家都说几天没见你,我怎么不慌张?”

他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不说话。袖珍小姐看他的模样,心里酸酸的,我去海南没几天啊,股票就把他害成这样。眼里湿湿的,说:“走,我们到外面去散散心,我请你吃饭。”

夏坚不想去,挡不住她的硬拽,只得一起走出去。出了门,夏坚去推那辆破车。袖珍小姐笑了,伸手去捶他的背,却捶在腰眼里:“这么烂的车还要骑。”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来到市里一家有名的饭店。

袖珍小姐引他进了转门,在红地毯上一路小跑,十分地灵活。礼仪小姐忙上来招待,他们在一张小圆桌旁坐下,点了饭菜。袖珍小姐说:“这次到海南去,才知道真正的海是什么样子的。中国老话说仁者近山,智者喜水,我却对山没有多少感情,我喜欢南方的海,那才波澜壮阔呢,又是那么的蓝,跟最蓝的宝石一样,我好像是到了另一个星球上。”

夏坚的眼睛慢慢有神了,研究似的看着她。

“嗯,不错,有些活气了。你知道吗,我刚才第一眼看见你真害怕。”

“不要说你害怕,我都害怕自己。”

袖珍小姐格格笑了:“那又何必呢,做股票呀,当它是游戏,又不是玩命,你太当真了。”

夏坚看着下面的池水:“可能是我太当真的了,但我没有办法不当真。提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做股票?”

“为什么?”袖珍小姐又笑了,她坐在椅子上,两只脚悬空了,在空中快活地晃着,“为了赚钱呗。不过赚钱也不能太紧张,我做了很多年的服装,乏味了,累了,没趣了,就想换一个轻松的干,这就炒股。不过也不轻松啊,所以我又想换回去做服装。”

他把眼光收回来:“可是我轻松不起来……”正这时菜端上来了,袖珍小姐便叫吃菜,一边往他碟子里夹。夏坚却不动筷,她说,张开嘴来。夹了一筷菜,抬起手,眉毛扬起,架势就像要往他嘴里塞。他说,“我来,我自己来。”往嘴里放一块,接着说.“可能我是搞历史的,中国的历史太沉重了,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太沉重了,我的思维已经成定势了。”

“跟我在一起也不轻松?”袖珍小姐逗他,觉得逼他很有趣。

夏坚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做股票吗?她说,我还正想听呢。于是他讲了一个故事。他的爸爸是一个历史教员,研究了大半辈子的明史,老爸最崇敬的是明末的黄道周,是一个第一流的高士,坚决抵制外族的入侵,大义凛然,惨死于清人的屠刀下,他的字画都有独特的意境。老爸写字就是受黄的影响。几十年来老爸政治上历经坎坷,生活也艰辛,却意志不衰,一直在写一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精神演变史)。突然得了绝症,那时他还没落实政策,在病榻上,他嘱托儿子不要放弃老爸的追求,将来把他的书续下去。夏坚是一个孝子,从小耳濡目染,也对历史有兴趣,含泪答应了父亲。

月明星稀,一夜老爸都昏昏沉沉,呻吟不绝,忽然传来鸡叫,才发现天已经麻麻亮了。老爸的眼睛忽然睁开了,显出少有的清醒,说,鸡……鸡叫……嘴也张大了,竟咽起口水。夏坚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明白,原来他想吃鸡肉了。老爸是上海浦东人,浦东的三黄鸡闻名遐尔,鲜美可口。夏坚小时候就听他讲过,浦东鸡是其他地方的鸡没法比的。可是他蛰居南京,经济拮据,经常是连菜金都没有,哪里有尝浦东鸡的奢望啊。

夏坚心里针扎一般痛,他想,今天无论如何要满足老爸的这个愿望,他搜遍了家中,没有一点值钱的,只有两面汉朝的铜镜,在手中掂了掂,凉冰冰的一直刺到心中,这是老爸留给他的唯一的家产。他揣了出门,到朝天宫市场,卖给一个专事收藏的老头,得了30元,第二天就去了上海,在小绍兴鸡店买了一斤鸡,连夜赶回来。奇迹发生了,老爸的眼里透出光来,夏坚扶住他,居然还坐得住,而昨天已经抬不起头来。夏坚递上一只鸡腿,他咬一口,在嘴里窝着,没咽下去就过世了。

袖珍小姐身子靠近去,握住他的一只手,放进自己小小的手已里,说:“我很难过,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心里藏着这么大的事。”

夏坚顾着自己说:“我把老爸的书稿搁起,我发誓要写完,但不是现在。我不能再躺在病床上,让我的儿子给我吃浦东鸡,我要赚钱,赚了钱,安安心心了,不受柴米油盐干扰了,再来写历史。”

袖珍小姐心里受了震动,说:“我,……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助你……”

他说:“谢谢你的好心,可是现在谁的帮助我都不需要。我现在心里什么都不想,就是想这次界龙上谁害了我,是张一强,要不是他一路胡说,我能昏到这个地步吗?他把我害苦了,我要找他说个明白。”

她看着他,说:“我明白了,可是市场上复杂得很,也不能怪他一个人,再说他们都是有各自的利益集团,你全部相信他的话,当然要吃亏。”

他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他就不怕自己担个坏名声?这么大的亏我就白吃了?以为过不多久就可以安心写书了,一场美梦醒来,差不多又成个穷光蛋。我不要别的,只要听他当面对我讲一句话,就是他明说我是骗人,我也罢了。”

袖珍小姐又说了不少话,但夏坚发了翠,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叹了一口气,只得劝他吃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