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35节

作者:经济类

吃完饭两人分手。夏坚回家,正在播股评,他没有听进去,却把他恨的那位电话记住了,抄在一张纸上,一遍一遍念:41895783,深深地刻进脑子中去。到了夜里,他一边背着号码一边拨,一个数字都没错。铃响了,他数着,已经响6遍了,一个男人来接了,“哪位,这么晚了……”他发觉那家伙的声音同他说股评时差别很大,他在电台里信心十足,像发进军令,现在听起来松松垮垮,像是一个酒糟鼻子发出的。

夏坚没有说话,很奇怪,一下子他说不出话,他是在想一句最毒的,最能刺伤他的话,可是心中没有调准焦距,还没想出来。股评家嘴里咕哝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他气坏了,重新拨号码,铃又响了,响了7遍,他心里一遍一遍在数,很可能不来接了,那就得想别的办法。就这时那边问话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他对着话筒说:“你说要涨到45元,是你说的!……”他没想到只说这么一句话,他刚才还以为自己会讲一句非常恶毒的话,可临到头只是讲了实情。

股评家一下没有回答,好一会才说:“这个么……股市风云千变万化……”

“你说的,到45元……”

“原来主力想做上去的,但是有一个超级大机构背叛了,提前出货了,控制不住盘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他心中在说,鬼话,骗人的鬼话,嘴里还是说:“你说的,一定做到45元……,你为什么要骗……”他发觉自己的声音哀婉,一点男性的刚强都没有。

股评家显然没有耐心了,一下子挂断。他马上再拨,那边盲音。他不死心,继续一遍一遍拨,话筒中始终是可恨的嘟嘟嘟。这天晚上他歇歇停停,整整拨了三个小时,没有一点结果。

第二天他醒来已经是中午,懒洋洋地洗了脸,突然他又开始拨电话,铃响不一会儿股评家来接了,他似乎没有戒心,睡一晚上可能淡忘了。夏坚心中很是不平,他说:“你说要到45!”声音凶狠,像一头决斗的公鸡。那边一愣,回敬一句:“神经病!”就挂掉了。他顿时愤怒起来,接连拨电话,又开始盲音了。现在起夏坚有一个坚定不移的任务了,那就是拨41895783。只要想起他就拨,不管是什么时候,一天中找十个时间拨,冷不防有人来接,他不至于废掉这个电话不图,而且股评家刚在电台中说出去。

他偶然还会股市,想到二楼楼口那个门神一般的警卫,心里就痛苦不堪,远远地望着再也不走过去了。夏坚突然起程了,没有人想到他会直奔上海,进行他的近似于唐·吉河德式的旅行。连袖珍小姐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可见他完全是一种孤独行为。然而他的思维方式是那么地沉重、坚硬,所以注定了只能铩羽而归。

夏坚到上海已经傍晚了,出了车站暮霭渐重,突然间华灯齐放,他感到眼前发眩,四周都是人,被白光照着,又都有些变形,仿佛都是鱼,在空明的水中挤来挤去。他脑中浮起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句子,似乎自己也是那个义无反顾的荆柯,只不过这里没有易水,而有一条泛着华彩和喧嚣的黄浦江。他肚子饿了,却顾不得吃,直奔电话亭。41895783。不通,再拨一遍,还是不通。再拨。通了,他屏住呼吸等待。股评家来接电话了,是一副热情的口吻。他说:“我已经到上海了。”对方愣了一下,他继续没头没脑说,我到上海了。股评家意识到不对,变了声调:“你是谁?”他说:“我是一直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我打了半个月了……你不想接,我赶来了,想当面见你。”

对方沉默一会,轻蔑而恶狠狠地扔出一个词:“小丑!”随即挂机。夏坚愤怒了,他是荆柯,却把他当作小丑,太无礼了,土可杀不可辱,好啊,现在他又多了一条当面问清的理由。他重新拨电话,41895783,他心里攒足了劲,等对方一接电话,就像投枪一样掷过去。一遍又一遍,都是盲音,他仍不泄气,后边等打电话的人不耐烦了。他无奈地放下电话,向前走去,走过一条又一条街,徒步穿过半个上海,一直走到外滩。黑洞洞的黄浦江水的皱折里闪动着妖冶的光环。他意识到今天没戏了。找了一个地方潦草地住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