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38节

作者:经济类

新的一年开始了,可是我并没有感到多少新年的气氛。白天太阳照着窗外浅褐色的树枝干,晚上星光从窗帘缝里漏进来,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就在我们无所事事的时候,周欢打来电话。“丽亚小姐,怎么不见你动静?”

“我输了,输得很惨。”

“在我的记忆里,你从来就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

她说:“我头痛,痛得很厉害,我哪里都不想去,就想躺在床上……”

周欢追紧一步:“这样吧,我马上过来,不用你出门了。”

电话挂上,她略一沉吟,跳起来:“走,我们出去,我不想这个时候见他。”她的动作从没这么快过,旋风一般从衣架上扯下外套、围巾,边穿边推着我朝外走。“他可能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他就在附近打的电话。”我被她推着,不得已加快了动作。来到外边,我推出铃木,她一骗腿坐上去了,拍着我的后背说:“走,快走。”

我们到了一个咖啡茶座,要了两杯雀巢,我们无声,任靡丽的音乐从我们的腰间腿间穿绕过去,像猫依着人走。后来是杰克逊穿着太空衣在屏幕上叫喊,喊声却被调得很低。头上是葡萄架,尽管碧绿生翠,制作得不错,但我一眼看出是假的,还有一棵大树,在地当央,擘擎直上,穿到屋顶外面去,也是假的,可是坐里面的人和舒适自得,仿佛他们是在大自然的怀抱之中。我脑子中不由冒出了那个假想,子弹穿过苹果。多么新鲜富于刺激,那是一只充满汁水的真实苹果,汁水像水枪射击一般溅出来,四周的空气中充满了苹果的芳香。没有任何背景,这一刻被固定在时间的永恒的温床上。

这期间,丽亚的手机响了,她不接,关上机子。

约摸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离开咖啡屋,骑上摩托车回来。丽亚在我的背后说:“他不会再来了吧。”我们走上台阶,就在我把钥匙插进门锁的一刹那,听见旁边响起一个声音:“你们好潇洒,现在才回来,玩得很痛快吧。”周欢从黑暗中走出来,就在这一刻我清楚地看见她身子颤栗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把恐惧藏了起来,说:“噢,你还在呀,以为你早走了呢?”

我和丽亚都坐下了,可是这个曾经骑过烈马,练过拳击的男人却没有坐下来,我们也没请他坐。我把所有的灯一起打开了,黄的蓝的紫的红的白的,平时在不同的氛围中出现的灯光,现在被我恶作剧地找到一起。灯光从各种不同的位置、角度照向他。他站在那里,就像从七色的染缸中出来。他被不同的感情色彩披裹着,我们看着他,又发现了自己内心的不同的色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