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03节

作者:经济类

吃中午饭了,好些个人都不回去吃,不要看是大户,中午饭都简单,证券公司统一订的盒饭,5元钱一份,排骨、青菜加一个鸡蛋,只要赚钱,没有一个大户会说这不好。我不想在此刻见到丽亚,也就在这里吃了一客盒饭。

下午1点,重新开市。我看大飞走得很稳,上升得也不多,心想随它吧。刚睡眼惺松的,就被夏坚叫住了,你来看,你来看,好一条龙啊!k线图上,界龙又从一个平台上爬起来了,一弯一曲,好像它攥紧了龙爪,腾起了龙身,昂起了龙头,再一次升腾。夏坚忍不住了,对前后左右说,你们看,对你们说的吧,它还有的要上呢。六爪忍不住探头过来看,又把他的电脑也翻到这一页,他的脸慢慢地变色,两个腮帮鼓起来,瘪进去,看得出他内心非常犹豫,可能那次小飞给他的教训太惨痛了吧,他还是没有递买单。

夏坚都看在眼里,冷笑一声说,走着看。回头问我,你老兄呢,还是老策略,不改变?我懒洋洋地说,没到我的时间,我要到尾市才杀进去。

夏坚不再说话,精心守候着他的龙。一会,我不经意地瞥一眼过去,不由被他的神情吸引住了,他的眼睛睁圆了,眼里闪出美妙的动人的光芒,睫毛都映得亮晶晶的,以前好长一段时间他倒了血霉,两个眼里总有一股晦气,像被灰蒙蒙的雾遮着,变成一个老化的青年。现在那股晦气一点都不见了,他已经走出背运的历史了。他的年龄看上去都减轻了,简直是一个英俊少年。他的鼻孔也不瘪了,热烘烘的气从那里一下一下呼出。我看盘子,界龙又上4角。夏坚眼睛一眨都不眨,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沉浸在界龙的世界中,曲线的每一下翘头、腾挪都带给他欢乐和享受。他仿佛是童话中的卖火柴的女孩,在那团光明的火焰中,看见了背上插着刀叉的肥鹅摇摇摆摆向她走来,看见了慈爱的老祖母……

忽然他叫一声啊哟,从沙发上跃起,快步朝外走,我发现他进了经理办公室,好一会儿没出来,我就假装去洗手间,走过那边朝门里张望一下,只见夏坚和曹总经理在讲话,他显得有些激动,手不停地比划,还扯住自己的前胸,像要把自己送出去让人打。而曹经理却一个劲后退。我听到夏坚在说:“我要还你们的债还不行?熊市你们允许我透支,牛市却不让我透支,这不是坑人么?以前一年下来,我替你们打工钱有几十万。”

我心里有数了,走回位子去。夏坚的身世我知道得很清楚,他的父亲是历史专家,啃了一辈子的史书,一生中没有少挨批斗,临终了连一套穿了去的新衣服都没有,唯有一箱史书。他的遗愿是要独生儿子把他写了一半的专著写完。夏坚虽然自小也喜爱历史,但是老子一生的经历给他打下了永远磨不去的烙印,贫穷给他的印象太深刻太可怕了。父亲受穷他不能受穷,父亲没有赶上时代,他赶上了。他打开了父亲用蝇头小楷抄出的手稿,一遍一遍抚摸,泪水盈满了眼眶。对着父亲的遗容,他心头说,原谅儿子的不孝,我不能重蹈你的覆辙,我必须赚钱,赚钱,到不愁钱、不可能再为缺钱痛苦的时候,我一定拿起笔,把你留下的遗著写完。

他仔细研究了当时所有可能赚钱的门路,决定从邮票着手,他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进10张牡丹小型张,几个月后,价格翻了8番,初战告捷,他心头的欢喜感觉就像被蛇的信子舔着。他在父亲像前说,我有钱了,不会再过你一样的苦日子了,但是还不行,还不够,我还要去赚。爸爸,你等着我,我以后一定会来写书。这时股市热起来了,就有做邮票的小兄弟劝他改行,他欣然应允了。他们凑起了20万元,到各地去搜罗一级半市场的股票,几个小兄弟坐飞机乘火车,带着现款,生死都绑在一起,一会儿山东、河南,一会儿宁夏、青海,连世界屋脊都光临过,什么样的经历都有过,还要留心周围觊觎的目光。有一次汽车还翻进沟里,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伤着。在新疆时,一伙喝醉酒的歹徒向他们拔出了弯月形的刀,幸亏他们溜得快,才没有出事。那时候虽然苦,随时有危险,但他们毕竟还是快活。他们的20万元变成了100多万元。如果他原始股继续做下去,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然而这种颠沛流离之苦并不是任何人都能长期承受。从夏坚打算换一种方式开始,他的厄运也就起步了。坐在大户室里填填单子,滚滚的钞票就能流进口袋里,这不是世界上最自在最有魅力的事吗?

夏坚带进股市的资金,属于他个人的不少于40万,和大部分初做二级市场的人一样,开始的几笔买卖他都赚了,现在想来,这是命运之神的最可怕的捉弄,每个初入股市的人开始都会赢,即使老鼠夹上也会放着喷香的诱饵。于是夏坚的眼前布满了金子和玫瑰花的颜色,此时历史专著之类全被他抛到爪哇园里去了。他向证券公司透支,40万的本钱做到70万,80万,100万。今天打进,明天卖出,现在买进,几分钟后扔掉……他根本没想到前面等着他的是什么。就这时股市暴跌了,命运的重锤向他击来,他几天就被打穿了,自己的40万分文全无,还倒欠证券公司几万元。他差一点绝望了,他为什么不在赚钱的时候停手?如果在40万元的时候金盆洗手,去写老子留下的遗作,他怎么也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可是他明白那时候是不可能歇手的,今天的下场是必然的。他甚至想过自杀的多种方式,跳楼太惨,上吊样子难看,吃安眠葯是女人的专利。幸好证券公司并不急着要那几万元的欠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被打穿的绝不止他一个,而那些人依然是面不改色,衣冠楚楚,该用大哥大的照样用,该坐小车的不会客气。相比之下,他怎么恐怖成这个模样?他惭愧了,月盈月亏,周而复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不过才28岁,难道不能东山再起?

他在社会上游荡,但一刻都不放松对股市的密切注意,那段时间,他连吃饭都发生困难,还是以前同奔走的朋友接济他、碰上他喜欢的女孩子,一起上舞厅去,他口袋里一杯咖啡的钱都摸不出,皱着眉头说这里的咖啡很糟,我一点不愿意喝。等待是那么漫长,他几乎绝望了,他说再不来牛市就要死人啦!他的坚强的神志一天天被磨损,在他旺盛的青春最需要面包、牛排、舞厅、女友的时候,他却分文全无,而他以前曾经拥有过40万!就在他再次绝望,几乎不能自拔的时候,股市开始上扬了,红色的曲线昂起头了!面对着全线飘红的大盘,他有一刹那讲不出话来,他觉得心脏在膨胀,似乎要炸开。

按照他的情况,早就应该被逐出大户室,之所以门卫没有伸手臂拦他,完全是因为他替证券公司打工实在太多,曹伯卫、汪见风对他尚有恻隐之心。他飞速地跑到他的一个老兄弟那里,那兄弟曾经和他一起搜罗原始股,后来改做实业,经营得不错。他说,借给我3万,我拿这作本,一年后牛市过去了,我还你4万。他的神情真诚而恳切,老兄弟被感动了,他们是一起历过险的,而夏坚是一个讲朋友义气重感情的人,他有难了,能不帮吗?老兄弟立即叫人从银行提出现金,把3叠百元的人民币塞进他的手中,说先拿去做,不提归本的事。夏坚心里一阵发热,说,不,不,我一定要还,连本带息。要是不还,不是我还不能从股市上返本吗?朋友听了,连说,对,对,要还,要还。

他又开始大刀阔斧地干了,从这匹黑马上跳下来,又骑上另一匹黑马,据说他资金已经扩大了好几倍了,尤其是这次瞄上了界龙,他更是信心百倍。然而他的心太迫切了,他太急于重现昔日的辉煌,我看得出他一定是再次动透支的脑筋。

夏坚走回来了,我一看他脸色就知道他得逞了,果然他坐下来,就悄悄地对我说:“我又打进5000股界龙了,17元3分的价,现在已经涨出5分了。”

我不露声色地说:“曹经理同意你了?”

他说:“他能不同意?我替他们卖过命,赚我多少打工费!他们就靠这个发奖金。以前是透支打穿的,现在还要透支赚回来。”

我心里想,不要尽想好事。可是嘴上还是说:“等着你发大财了。”

他说:“我看今天绝不会出问题,你可以提前打进去,不然到尾市还要涨高。”

我想他说得也有道理,就同丽亚通了电话,她说周欢和一个朋友刚来聊了一会儿天,现在他们走了,她一个人在看vcd片,是劳伦斯主演的《人鬼情》。我脑子里已经把周欢想了一遍,他36岁,头发流得溜光水滑,后脑扎一根7寸的小辫,什么高明的东西都会一手,他来不会是好事。我说:“现在界龙的走势很平稳,是不是可以再买进?”

她慢悠悠地说:“家里的k线图打开着,不着急,还是按既定的办。”

好吧。我挂了电话,闷闷地坐在沙发上,只等着丽亚给我发进货的指示。而身边的夏坚却不在了,等地回来,我才知道他又向三个人作了热烈的推荐。我已经说过夏坚是一个热心的讲义气的人,你完全可以想象当他热烈无私地介绍界龙的时候,该有多强的蛊惑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