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40节

作者:经济类

我回到屋里,丽亚坐着,她的眼光死死盯着对面的一张空椅子,刚才周欢就坐里面。茶几上一个长酒瓶空了,高脚杯里还有3厘米深的酒,她的脸已经被酒烧得嫣红。我打断了她的遐思,她伸手就要拿杯子,我已有预防,早把杯子抢在手中,仰脖子喝干净。她说:“你走出去的一刻,你知道我有多客伯?我以为又要发生那晚的事,可是他却非常温和,把手指伸入我的头发中。”她绵软的目光抛出一个谜,让我来解答。

我说:“他是一个怪人,你比我了解他。”

“他还会问我要60万元吗,他就此放弃了?”

“走着看吧,谜是雾,总要消失。”

显然她同意我的态度:“不管前面是什么,我都得接受它。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周欢,也没有人比我对他更迷惑。”

她不再和我讨论,去冲浴了,我听见热雨从她的嗣体上溅出来,成45度直角,溅在迷朦的磨砂玻璃上,从外面看过去,只见腾腾的水汽和一个若隐若现的肉体。我想里面现在是热带雨林,该长的都在蓬蓬勃勃地生长。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已经在床上作爱,水带走了她身上的污物,所以她的任何部位都是喷香可餐的。我这才明白,其实人的作爱是那么简单、容易,不需要任何条件,只要两人情愿,就可以造出颤动心魂的快感。不似吃饭,无论甘脂美食,还是粗茶谈饭,都要原料,即使飞禽走兽,山珍海味,油盐酱醋柴米,还要精心地烹调,机巧地制作,一桌酒宴,席前席后的功夫还少吗?它也不似住别墅玩高尔夫球,不似穿时装洗桑拿,所有的这些享受都以身外之物的精美上乘为前提。而作爱却完全不是这样,只要两个赤躶的肉体情愿,那渗透骨髓的快活就似倾盆大雨一般降临。这时,有没有龙宫龙床,有没有绫罗绸缎,有没有梦娜和古龙香水都不重要。有谁能说皇帝的性快感一定比独居野村的寒士的性快感强烈?有谁能说一个股票暴发户的性享受一定超过一个刚够温饱的工人?如果滔滔洪水再次冲毁地球上的一切,那么赤身逃上诺亚方舟的人,最后的享受只有性。上帝造出人,同时又给每个人造了自娱自乐的器官,这是多么公平和英明!

以上就是我在性快感的间隙中的断想,现在被我整理成文字,很难说清其中有多少是当时的想法,多少是我今天的精雕细作。

再好的亭受都有结束的时候。男人结束了,难免会有懊丧感,身子里空洞乏力,甚至想,还不如不干,尽管他下一次开始时照旧虎虎有生气,今天还会这样说。可是女人不同,她在灵与肉的感觉上还要绵延许久。此刻丽亚就在发挥她的感受。“陶,你是一个聪明的男人,你有敏锐的艺术天分,你有兴趣听我谈对男人的感觉吗?不瞒你,我接触的男人不止你和周欢两个,但是留下印痕的只有你和他。你们两个都是树,都是石头,是雄性的象征,他是松树,你是杨柳树,他是山冈上粗犷雄壮的岩石,你是亭园中玲珑剔透的太湖石。我这么谈你和他,我想你不会在意,一个钟情的女人,是无法挖去闯入过她的内心的男人,她不会自欺欺人,说忘掉都是假话。”

我第一次听她把我和周欢并列起来谈,自然觉得新鲜,尽管周欢要她的钱财,可是她仍然流露出对他的深情,而且是面对她现在的小情人,这不能不叫我吃惊,这是她的愚蠢,还是她的可贵和坦率?她接下去的阐述更让我吃惊,简直属于狐媚之言,可是她却说得异常认真,眼里透出诚恳的光亮,不由让我神思混乱,以为进了四川丰都的鬼国神宫。

“那时在南方,他突然抛开了我,娶了别的女人,虽然当时恨他,现在想来也是自然。他离我而去的原因细算起来许多,我想了好久,最根本就是一条,是我们两个的年龄太接近。我们前后来到人世,中间相差不到一年,排除疾病车祸等意外,寿终正寝的话,我们撒手世界的时间也差不了太多。这就潜伏一个巨大的矛盾,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获取利益的时间段太一致了,我雄心勃勃图谋发展的时候,他也要发展;到他老了淡漠的时候,我也差不多兴趣不大了。而利益是以个人为基本单位的,即使最亲密的人也如此。这就不可能不引起冲突。而年龄相差大的就不一样,两个人错开了,一个可以耐心地等待,等到另一个老了,对钱财兴趣不大的时候,再平平静静地接过来,而年龄大的一个这时会以慈爱的眼光看着他接了过去。而且,不同年龄段的人生活在一起,一点不乏味,她可以在对方身上找到另一个时代,真是妙趣无穷。陶,我这理论怎么样,算不算我对社会学的贡献?你来作评价。

“如果你承认,那我们就不难理解,历来中国为什么都有老夫少妻,这正是错开时间,调和矛盾的绝妙做法。我要问的是,为什么只许男人娶小的,差二三十都可以,却不鼓励女人嫁比她小的男人?这不公平!报纸上有一条消息,京城里有一个青年,娶了他的京剧启蒙老师,女的比他整整大了35岁,各路名流都来祝贺,大鼓舞人了,这是真正的现代意识!要是按他们的差距计算,我嫁你还太年轻了,还可以再大25岁……”

她一条手臂搂住我的颈子,另一只手放在我的肚脐和生殖器之间。她笑了,笑得天真浪漫。我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原来她就是按这个理论在都市打猎,而我是她捕获的一个得意的猎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