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41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大盘走势偏弱,我没心情看盘。忽然想起了紫玲,那个从水漉漉的山野来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她在太阳泳池还好吗?好些天没她的消息了,今天无论如何要去看她。丽亚就坐我边上,现在她天天来股市,从幕后到前台,直接充当操盘手,两只眼睛几乎时刻盯住屏幕。我知道她扳本心切,就如火烧干柴一般。

我起身了,对她说,头痛,我要出去走走。她瞥我一眼,说,里克帽你没有戴吧。我说,要戴,当然要戴,回去就戴。我走到外边,驾起铃木,一阵飞跑,心里有说不出的舒畅。再想,不能冒冒尖失,就停下,掏出手机,先给她打一个电话。接话的是一个男的,可能是个小青年,他听后撂下电话,紫玲紫玲,一路喊过去。我在话筒里听见各种杂音,听见脚步一路过来。

“您好,是哪位?”是她的甜润的声音。

“你听是哪位。”

“啊,我听出来了!”她雀跃欢叫,“是陶先生,我一听就听出来了。你好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

“现在不是打了嘛。你能出来吗,就现在,我等你。”

“就现在?太好了,但我要去请假,我到这里还没休息过一天呢。”

半个小时以后,我在鸡鸣寺的林子边等到了她。她在街角看见了我,不等我发动铃木,她就撒腿跑来,啊啊,她还是山林里的那颗浆液十足的鲜果子,她的双眼中依然充满纯净的水意,假模假样的太阳泳池没有把她改变。我的目光不由落在她的胸前,双*的轮廓十分清晰,随着她的步子还微微耸动,她不会戴那种厚厚海绵垫的假胸罩,她是真实的奶子。我相信自己的目光不带邪念,至少不会邪过一个面对躶体模特儿的画家。

“我恰好遇到周总,直接向他请假,他很爽快,马上答应了。”

“他没有问你请假干什么吗7’

“他为什么要问,这是我的事。”

我的眉头皱起:“我怕他有鬼。”

她的有着古典韵味的嘴角一噘:“你不要想得太多,城里人就是想太多了,才头痛。”

我不再探听了,但愿她说得对。此刻我头颅中的疼痛已经消失,我发现,她是医治我的头痛病的一帖灵葯。心里也松松的,像有一眼清水在款款地流。我们还是依照往常的路线走,从直挺的雪松下走过,那边就是鸡鸣古寺,我不朝那边走,一拐弯进了不收门票的小公园。园中人不多,泥地有些湿软。我发现紫玲对她现在的工作似乎有不小的兴趣,她说池水会突然发红,叫人十分吃惊,水边的沙滩暖烘烘的,她们上班也赤脚,踩在上面很舒服。她说有时还请模特队来,她们个子可高了,还穿着泳装,走路的姿势也不一样。我心里暗暗吃惊,她在变化,那个假模假样的太阳泳池在悄悄地改变她,虽然她没有把眼圈画得同熊猫一样,但是演变已经在不知不觉地进行。我们有眼球都可以看到,都市情结像传染病一样蔓延,每个新跨入都市的人很快就会受感染,都要发烧,说胡话,他们一点免疫力都没有。最要命的是农村来的女孩子,她们刚看到表面的浮华,就以为是天堂的圣光,她们匆匆地抛掉自己的纯真、质朴,急不可耐地把浅薄、平庸、世俗穿在身上。我的紫玲也会是这个结果吗?

“你很满意你现在的工作吗?”我听出自己话中的揶揄口气。

她侧头想了想:“不能说满意,我还挺喜次。”

“是周欢接你去上班的,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对我很关心,有一次还让我坐他的轿车,说做好了,将来让我当领班。”

我的心在隐隐作疼,我觉得问题已经变得严重,水源流的地方出来的姑娘,你也不能免俗吗,轿车和领班的光环就能使你晕乎?周欢一定是居心叵测,他明知我对紫玲有好感,却有意对她许愿。我在脑子中画了一个图,图形如下:

我的一边是丽亚,另一边是紫玲,成一个三角关系。丽亚的一头是我,另一头是周欢,也是一个三角。周欢和我在对角线。他的一边是丽亚,而另一边正向紧玲延伸而去,现在还是一条虚线,我不能让这条虚线变成实线。我们这个图中只能有两个2角关系,不能出现四个三角关系。

“紫玲,你忘了吗,不找你的哥了?”我突然提问,神情有意变得严肃。果然她受了震动,她的眼里出现疑惑的目光,接着又有几分歉疚,我知道自己在打碎她的一个梦,一个玫瑰色的都市梦将被我打碎,虽然我知道残酷,但是为了我,也为了她,再残酷我也不手软。

“你怎么可以不找你的哥,你找了他那么久,怎么可以不坚持下去?或许他回过家乡,知道你在找他,他也出来找你了,你们两个几次擦肩而过呢。你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可能找到他,不能功亏一篑啊。”我喋喋不休地说。

她迟疑不决地说:“你认为我真的还能找到他?”

“会的,我们差不多找遍南京了,我想他不在这里。但不会走远,就在苏州无锡一带,无锡建水浒城、三国城,苏州工业园也要搞旅游区,都需要大批木工,他很可能到那里去。我们去那边找。”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我的脑子中,而张嘴以前我根本没想到。这意味着我内心渴望逃离丽亚,潜意识是最真实的思想。这念头是那么新鲜刺激,我的心像一头鹿一样狂跳起来。为了鼓励她,我还提出寻找的新方法,每到一个城市,在车站码头贴启事,电线杆上墙上都贴,如被人撕了,我们再贴。一个个城市过滤,稳扎稳打,不怕找不到他。

紫玲重新活跃起来了,对哥的思念使她从太阳泳池脱出来。“你说得太对了,我们到大量招收木工的地方去找,一定能找到他。他的手艺在我们那边是最好的,不怕和人比,他会到那些地方去。”她的眼里透出一种纯真热烈的光亮,情不自禁抓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捏住了,就像怕我突然毁约,不带她去找一样。我觉得她的手很有劲,和都市里的靓女纤细文弱的手很不一样,我有心用力地去捏。她呵呵地笑了,也加大了劲,和我比起力气来。我们两个像两头斗角的小牛,抵在一起的是我们的四只手。我的肌肤和她的碰在一起,心头非常地快活,我相信这里不带一点性的成分,我们仿佛只是懵懂未开的处子,已经回到生命的初期,和夏娃亚当的故事没有一点瓜葛。

我的目光飘开去,忽然见对面树丛中有一个男人,他手里执着一个黑色的发亮的东西,正朝我们这边望。他也发现我在看他,把那东西从眼前拿下来。这是什么人,他在于什么?我心里生起疑惑,紫玲还在兴致勃勃地说。

“哥的手艺真是很好,在家里时他砍了木头竹子,锯成一段一段,躲在屋子里雕刻人像。他雕了孙悟空、猪八戒、红孩儿、牛魔王,用绳子串起来,让他们打仗。还雕了山神、水神、树神,太阳和月亮神,满满布置了一个屋子。最有意思的是他还雕刻我们活人。赶集的时候,他去集镇总围上许多人,都找他雕刻。他答应下来,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人,用笔在纸上随便画几道,带回去。几天后刻好了,冷一看好夸张,不像原人,可要是你仔细看,却越看越像,比原人还像。”

我发现对面林子中的男人又把黑东西端到眼前了,阳光从树隙中漏下去,他手里的东西闪出亮光。

我站起来,朝他走过去,当我走上中间一座小桥的时候,那男人慌慌张张地往后退,很快就从一条小路溜掉了。

“怎么了?”紫玲跟上来问。

“有一个男人,一直拿东西朝我们望。”

“是吗?”紫玲也朝小路上看,“不去睬他。”

她又讲起找哥了,我也不再想那个神秘的男人。我脑子中冒出的念头太妙了,这不仅能使她和周欢的虚线断掉,而且将让我实施一个新颖的计划。我知道我天生有一种逃遁情结,练书法学黄庭坚,就是对社会的逃遁。现在我逃遁的对象是丽亚。逃遁的因子深深地植在我的脊髓中,血液里,一定的时候就要冒出来,有它的周期性,这好像海中的神秘岛,平时隐藏在海底,一点都看不见,到了一定的时间它会出其不意地冒出来。

天已经黑了,公园中没有灯,公园外的灯一齐亮了,把我们围在中间,亮灯的地方看上去很高,园中暗乎乎地方就显得低。我们就在这个黑暗而低凹的地方商量我们的阴谋,制定一个逃遁或者称为寻找的计划。我们窃窃低语,却快乐无比。紫玲已经完全从太阳泳池中走出来了,恨不得马上就去找。我不得不先稳住她,因为我知道还没到我离开丽亚的时候。我不得不找借口,说我还有一些事要了断,还要画一个寻找的线路,同时要筹集资金,这都需要时间。四周的光亮透进中间的暗地,她的险隐隐约约的,看得见一个chún角分明的嘴,我抑制了心中的慾望,才没有去吻她的chún,我想如果我真是吻了,也没有一点邪念,只是两块特殊部位的肌肤的接触。

我们已经初步定了计划。我们走出小公园,吃了一点东西,她坐在我的车后,我开铃木,送她到一个拐角,离太阳泳池很近了,那点路她自己走。她向我一挥手,就小跑起来。等看不见她了,我才走自己的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