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42节

作者:经济类

大家都说好些天没见着曹经理了,他的办公室门一直紧闭着,有人说下班后众人都走了,他屋里的灯却亮了,不知什么时候他悄悄地来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屋里忙什么。关于他的踪迹有多种不同的说法。知情的人都知道,他的难关到了。

汪见风近来的活动十分频繁。天马证券属于江苏证券总公司,总经理的女秘书是他两年前在一次party上认识的,现在他把她请出来。他们先坐在茶座,后来上了夜总会。他们明白,曹伯卫是总经理一手提拔的青年干部,这事要做得巧妙而有艺术。据说那天女秘书的歌喉特别嘹亮圆润,离开的时候她的颈子上多了一条黄澄澄的金项链。两天之后,总经理召见了曹伯卫,离开的时候曹的脸色十分难看。与此同时,中国证监委也接到一封匿名信,据说牵涉到的不少。很快总经理也接到了北京的电话。提着话筒他愣了好一会儿,对女秘书说,不能为他一个人,让我们大家都坐不稳。很快整个总公司传得沸沸扬扬。

曹伯卫的心像被刺猬的硬刺扎着,总经理一开口,他就明白危机降临了,只怪自己好大喜功,想多赚钱,做出成绩给有恩于自己的总经理看,没想到出这么一个大漏子,让对手揪住不放。汪见风早就窥视他的位置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他心里又恨又悔。从总经理的闪烁不定的话中,他听出了潜台词:你有没有得过客户的好处?真是喝冷水也塞牙,自然,他得过客户的一些好处,但身居要津,得好处的人还会少?据他知道,个别人数字不知比他大多少,他那么一点太不足道,可是人家得了好处,处理得好,不照样稳如泰山?偏偏是他到了鬼门关。

就这时,他得知汪见风办了一桌酒席,把证券所里职务要紧的悉数请了去。他明白是在收买人心。他认识那个酒家,不知不觉也到了那里。他站在路对面看,汪见风在门口迎客,他的头发在灯光下油光发亮,从侧面看过去,他的鼻子尖突,很像一头鹰。有客来了,曹经理发现都是自己手下的主任、科长、会计、研究员、报单员,寒暄过后,他们随着汪见民鱼贯而入。

他站着,心里闷得喘不过气来,他神思迷朦地走过街,一会儿发现已经在酒家里了。迎宾小姐问他,他也不回话,他看见他们在一间包间里。隔着玻璃他见他们舒畅欢乐,汪见风舞着手讲话,好像他已经坐上了经理的位子。他们一起开怀大笑,曹伯卫疑心正在讲他。他莫名其妙就推门进去,里面人见了他,大吃一惊,有的尴尬地站起来,毕竟现在他还是上司。他也不答话,愣愣地看着他们,一会儿不知怎的,已经坐在他们中间了。现在酒席上一片沉寂了,没有人说话,只偶然听到夹筷子的声音。好一会儿业务主管站起来,他是今天的主人,必须掌握节奏,即使是鸿门宴,也应该双方喝酒。他给曹伯卫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一杯。曹伯卫想不接,但还是接过了,主管已经把酒杯举起来了,他也要站起来,但是椅子离桌太近,站不起来,后面靠着一个喇叭箱,顶住了椅子,他努力要去站,可是脚下是釉地砖,还沾了水,很滑。汪见风把杯子举好一会儿了,大家都眼巴巴看着他。他奋力去站,可能体内已虚,还没直起,脚下忽的滑飞了,眼看着身子倾斜过去,却倒在汪见风的肚子上,还是没有找到支点,还往下坠,像一辆失了闸的正在下坡的汽车,又像是一滴水在倾斜的玻璃上滑过。结果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看见他趴在汪见风的肚子上,仿佛要听肚子里的声音,而另一个则搂住他的头颈,像是在扼杀,又像是表示亲密,两人一起倒在地上,他杯子中的酒几乎全倒进汪见风的衣领里去,而汪见风的酒则给他洗了一个头。

曹伯卫先爬起来,也不同人打招呼,埋着头走出去,出了酒家扬长而去。汪见风坐回椅子,还有些气急败坏,沉默一会儿,众人一齐谈感想,有两个人说是地滑,有三个人说可能借地滑有意报复,也太没水平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