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43节

作者:经济类

曹伯卫出马了,他拿着陈林登记留下的住址,按图索骥。门紧闭着,敲门引出房东,才知道陈林是租借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来了,租房期限已到,却不见他来续约。他心里一片冰冷,陈林肯定是脚底抹油溜跑了。陈林早已辞职,一点线索都没有了。可是到了第二天,他又鬼使神差地找来了,还是照旧,一只黑色的蜘蛛从门柱里爬出来,大模大样爬了一米路,又钻进门缝里去。他近于绝望了,神思恍惚地往外走,一时也不清楚该往哪里去。

走到大街上,远处一辆中巴车停下,有人下车,有人上车。他随意地一瞥,发现陈林就在上车的人群中,他浑身颤栗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瞬间,陈林已经上车了,中巴开动了。他在车后,离得又远,他喊没有人听见,他连忙挥动手,拦下一辆出租,钻进车门,就叫,追,追!不一会就追上,他下了出租,上了中巴,心怦怦跳得同兔子一样,但是中巴车上根本没有陈林的影子,他甚至趴下,到椅子底下去找。引得卖票的横着眼睛看他:“你是乘车,还是缉毒的?”

曹伯卫想哭了,他明明看见陈林上这辆中巴,是他又溜下去了,还是他脑子中放不开,出了幻觉。

在证券所里,他遇见了老赵、袖珍小姐、六爪、陶、瓶子,都要问,你们看见陈林了吗?被问的个个都摇头。

夜里,他率然叫道:“那个是陈林,抓住陈林……”老婆慌了,摇醒他,他两个眼睛直勾勾的,太阳穴上汗珠在滚动。

第二天,证券所起诉到法院,状告缺席被告。法院接受了,开始调查。

一个服务小姐交给他一封信,是写给天马公司的。他拆开来,先看落款,是陈林写来的,立时他的手就抖索起来。

“我申辩不会起作用,我早就不抱任何希望了。但我还是要再说一遍,我只写了4个零,最后那个零是谁添上的,是上帝,还是恶棍?

“我没有资格再呆在这个世界上了,我只有到另一个世界中去。”

“我就要去了,没有一点眷恋。只是对于那些因我而受到牵连的人,我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曹伯卫看了好几遍,什么意思,落款是10天前的,就是说陈林已经不在人世了,死了。死无对证,曹伯卫的黑锅却要一直背下去。

两天之后,总经理来天马证券所宣布,曹伯卫停职检查,由汪见风负责日常工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