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04节

作者:经济类

一个加盟者是老赵,长得五大三粗,一副打铁汉的身胚,满脸的络腮胡子,他粗壮的手指把键盘敲得啪啪乱响,总叫人担心键盘要碎。他是开出租车出身,同时,是市武术协会的教头,还懂点易经阴阳,为人也和善,现在我们中有人请他算卦,他还会一边摆弄铜币,一边嘴中念念有词。在他开出租车的时候,一次几个小流氓上地车捣蛋,掏出水果刀说哥们借点钱用用。老赵说,行啊下车来拿。他若无其事下了车,等他们脚刚落地,他旋风一般出击,几个家伙七倒八歪,全部摆平。老赵嫌烦事,并没把他们送进公安局去。那几个事后摸脑勺想,这才是江湖上的真汉子,摆了酒请他。老赵也不客气,照去赴宴。这一去老赵把几个收了当徒弟,他们也干起正事,心里把老赵当成再生的老爹,为了他的事他们肯去死。老赵的事业慢慢做大,他就是有财运,做什么都火爆。他有了一个出租车队,还做起了汽车生意。钱多起来,就想到了股市。他是携着800万进来的,自然属于超级大户,进了最里边的屋子。曹经理和汪见风见了他都点头哈腰。他买股也不像有些人犹犹豫像,战战兢兢,他一买就是几十万股,简直就是做庄,而且也不见他怎么研究,他总是挑龙头买,挑强庄买,每买必赚,在大家眼里是一个大福将。

他还有一个习惯,来的时间不多,来了却坐不定,握一把茶壶各个屋子走,和人随便说笑。现在他就进了我们的屋。

夏坚的眼里透亮了,迎上去他说:“老赵,我给你推荐一个股,你不要笑,就是界龙。不要看它涨第7天了,还能涨,它是龙,是头,就要直升云天去。现在要用新思维来看问题。”

老赵两条腿成八字步,身子稳稳蹲下,屁股却不放进沙发中去,悬着空,说:“我看看。”他看了不过一分钟,说,买。这时屁股才放进沙发中去。他递下买单,他在15元1角打进5万股,是一笔不小的买卖。夏坚脸上立时充满了感激,超级大户老赵都买了他的股,他的一番苦心没有白废。他干脆不坐了,让老赵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自己蹲在老赵的身边,指着屏幕,殷勤地说这说那,好像老赵是一个主人,而他是他的宠物。

“啊,已经17元3角1分了,手续费快要出来了,再下去就赚钱了。”

“嗯。”老赵这人话不多。

夏坚感叹不已:“界龙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什么时候扔钱进去,都会生钱出来。”

老赵背往后仰,翘起二郎腿悠悠地晃,斜眼望着界龙,也不十分认真。夏坚还在一边说:“它要炒到45元,我们不等它的这个价,到了40元就扔,保证设问题。”

老赵仰头一笑,声音像敲响一口洪钟:“我不管它35还是45,到想抛的时候就抛。”

夏坚说:“这个当然。”

老赵的手机响了,他拿起说了几句,有急事马上就要走。夏坚说:“你放心,你不在,我会替你留意。”

老赵拍拍他的肩膀说:“谢谢你的好心了,没关系,我想它一时不会马上跳水。”说了大步走出去。

夏坚的另一个对象是袖珍小姐,她的身高恐怕都不到一米五,但是小鼻子小嘴巴,可爱无比。她的性格非常好,谁都没见过她不高兴的时候,她对谁都甜甜地说话,还喜欢把街上买来的蜜饯话梅带给大家吃。一次,她在那里轻轻地唱歌,歌声像夜莺一般动听。有人问:“小姐今天一定有高兴事。”她说:“是啊,我买了延中实业,15元买的,现在13元,套牢了。”众人听了都吃惊,有这事儿,套牢了不发愁,反而唱歌?有人说她做股的钱是老爹给她的,她不知赚钱苦,不心痛。也有人说,她不当紧了反而能赚钱,你看她轻轻松松,赚的钱不比你我少。

袖珍小姐似乎对夏坚有意思,但大多数人觉得可能性不大,一个这么高,一个这么小,能相配?可是两人的关系似乎一天比一天好。现在夏坚向她推荐界龙,她说好啊,握一支笔,刷刷填了买单,轻灵地向报单室走去。

夏坚的再一个推荐对象是个福建人,名叫陈林,人长得瘦小精干,皮肤紧紧绷在颧骨上,发出锃亮的黑光,走起路疾步如飞,上楼梯都是一跨两三级,叫人看了疑心地小时候爬惯了山路,现在脚头不练就要生痒。他这人是个唯技术派,除了技术分析,“他什么都不相信,到了极端的地步。如果有人对他说这只股票要涨,他便说:“慢点,让我作技术分析。”大家都笑,在我们看来,他就像是翻一本黄历,看宜不宜动土。平时他话很少,可是只要谈起技术指标,他就眉飞色舞,头头是道,什么静态动态我们不懂的,他都会分析,每天晚上他都要做功课,画一张又一张的图表,不到夜深不会睡觉,我可以断言,他的刻苦程度远远超过将考大学的高中毕业生。

即便如此,财运还是和他开玩笑。有时他看好了技术,狠狠一笔买进,不出半个小时立时就被套,他心态又出奇地浮躁,一套就像猴子掉进了陷讲,又咬绳索又蹦窜,没办法只好割肉,一割出来就是血淋淋的。有阅历的人说,看来他玩的不是自己的钱,不然套住就套住,何必心态这么坏。也有人说,这个福建人可惜了,只懂技术面不懂政策面、消息面,中国的市场是什么市场,是疯子的市场,他怎么会不输?

果然有一天,两个女人来找他,一个大,一个小,同样也是黑黑的皮肤绷在颧骨上,保卫在门口拦住她们,她们说找陈林,陈林就出来,一见两个大惊失色,再想后退已经来不及,两个女人冲上来,一边一个,把他夹在中间,恶狠狠地数落他,用的是他们的家乡话,又急又快,我们一句也听不懂,好像两头黑鹰夹住了一头黑猴子,拼命地啄它,啄得它鲜血淋漓,毛发脱落。慌乱中陈林的一副眼镜也掉下地,他蹲下来在地上乱摸。刚要摸到,被一个女人踩了一脚,拦腰断了。我们听了半天,大概是为钱的事,后来两个女人一边一个押着他下楼,就像两头鹰架着猴子飞离,到资金柜去提现金,立马就要拿走。当时我们都非常同情陈林,尤其是我,竟然联想到自己的处境。不过平心而论,我毕竟要比他日子好过百倍,丽亚只是拘禁了我的艺术精神,在金钱的享乐方面她还是给我很大的自由。

我们都以为陈林完了,大户室中少了一个战友,一个唯技术派的股友。但没想到第二天他又出现了,却还是那么精钢钢,他的眼镜中间断了,用胶布粘在一起,他的额头上多了几道女人指甲抓出的血印,但他还是昂起他的头,好像这丝毫没有一点耻辱,而恰恰是一个技术派股民的光荣的标记,有几个能坚持技术派不改初衷的?他是我们大户室中光荣的唯一,昨天他是现丑了,但是他今天账面上的钱又有了,两个胡闹的女人重新信任他了,这就是胜利,大丈夫能屈能伸,他陈林为什么就不能忍辱负重?另外,他使了什么本事,使两个女人重新信任他,这就没有人知道了,但我想这里面肯定有精彩动人的故事。他又开始炒他的股票,开始精心地做他的功课,计算数据,画出一张张走势图。

我虽然和他讲话不多,但心里一直盼他能炒好,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我的一条影子,或者说我是他的影子,如果他失败了,我免不了要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觉。彼此少说话,倒能保持一份朦胧的祝愿。

我走过去放开水的时候,听见了夏坚和陈林的对话。

夏坚凑近他,暖哄哄的带着消化不良气味的声音冲向他:“陈林,我看你可以买点界龙,保证你日子好过起来……”他神秘地笑笑,意思是指两个女人骂他。

没想到陈林根本不领他的情,不客气地说:“界龙,倒是不错.可是还能买吗?你看它的kd线,看rsi,早在80以上了,超买再超买了,我现在买它不是往头颈上套绳套么?”

夏坚脸上红一块白一块,但他还是有肚量,说:“它是一只龙头股,是浦东的龙头,而浦东又是全国发展的龙头,你可以尽情地发挥你的想象,你看它能到什么价?”

陈林不买他账:“这不是做诗,不是发浪漫情调,我相信技术,相信科学。懂吗?”

夏坚仍不甘退让:“老赵也买了,你知道他买多少,5万股!老赵是一个福将,屡战屡胜,你说他也不懂?”

陈林脸上依然一副凛然表情:“老赵我不管,我说的是我,只按技术办事。”

夏坚只得摇头,退回来坐到我的身边,虽然情绪受到影响,但很快就恢复过来,说:“哈,17元4角8分了。去掉手续费,老赵已经赚1角2分了,他买5万股,不出半个小时已经赚6000元了!不用说明天后天了。”

离收市有十多分钟,我收到了丽亚的指示,抛出大飞,全部资金都打进界龙。我迅速地办妥,买进35000股界龙,价位是15元5角2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