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50节

作者:经济类

边上的人都笑了,知道她说的不是假话。关于她近日的行径我也略闻一二。自从瓶子把房子押上,界龙大亏,就和六爪心存芥蒂,一场全行武打之后,两人已经资金分家。瓶子一心要返本,但又怕输得更凶。她也有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炒股不过是小学水平,心里的矛盾就跟用锯子拉一般。左思右想,认定只有老赵能救她,他炒股就跟神仙一般,不然他怎么在界龙大跌的前一天悉数抛空,大户室中人人输得脸发青,独独他赚了40多万?平时也不见他多关心股票,可是他一来就能赚钱,她越想越觉得他不同凡响,千万不能放过这个高人。她打听了他的住址,就要去拜访,出了门转念,也不能空手啊,拜师总要有个拜师的诚意。进了一家商店,左看有看,贵的买不下手,贱的又怕老赵小瞧她,犹犹豫豫,半天也没买下一个东西。售货的也是一个女人,早冷眼相观,这时招呼她说:“我看你是送人。”

她吃惊地说:“咦,我又没说,你怎么看得出?”那售货员笑笑说:“我在这里站了多年,这点眼光还是有的。有一件东西,就是专等你来买的,包你称心如意。”她说,什么呀。那人已经拿出一个大礼盒,装饰得极为精美堂皇,还拦腰缠着鲜红的绸带。看外观瓶子已经心里打鼓,再看上面写四个金字:“海南燕窝”,心想燕窝是好生精贵的东西,她是怕我口袋里的钱掏不光吗?勉强问:“多少钱一盒?”

那售货员早看出了她的心思,说:“不贵,才39元一盒。”

她一怔,忍不住说出口:“是不算太贵……”

售货员又笑了:“要是贵,我会向你推荐吗?你还见过比这个更漂亮的礼盒,又是上等燕窝,哪家的大门送不进?”

瓶子心里也觉得划算,正要掏钱,不想边上早站了一个老头,已看了一时,插嘴说:“电视里刚放过,大多数燕窝是肉皮熬制的。”

那女人冷笑一声:“老先生,就你生一双眼睛,别人没有生?你看了电视,别人都没有看?这位小姐(天哪,她有意把46岁的瓶子叫成小姐),买了去不就是送礼么,送礼不就是图个包装精美么?你以为收她礼的人就真的要吃她一盒燕窝了,不就是领她一个情,起一个心理作用!你说是吗,小姐。”

瓶子看她又殷勤地看自己,忙说:“这也是。”女的又说:“至于里面是燕窝还是肉皮,我们都不敢说,反正上面写的是燕窝。我们只知道这是礼品,礼品就是特殊的商品。再说收你礼的人,就一定吃了燕窝身体好,吃肉皮不好?这又是一个天晓得的事情。我话都说过了,愿不愿意买,这是小姐的权利,你自己拿主意。”

瓶子想哪遇上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人,我不就是要图个华美漂亮,面子上好看吗?插嘴的老头早就落荒而逃了。半个小时之后,瓶子拎着燕窝来到老赵的家。老赵正在看报。

“赵先生,你做股票太神了,能不能……”她伸出舌头舔外圈的嘴chún,“能不能把秘诀告诉我?”

老赵的眼光还在报上,漫不在意地摇头:“我有什么秘诀?一不是股评家,二不是机构做庄大户,随便瞎做做的。”

她哪里肯相信:“你怕大家知道了都来缠你,那就偷偷告诉我一个人,我绝不多一句嘴。”她怕他还推托,就从袋里拿出盒装燕窝。

老赵先声叫道:“啊,燕窝,好东西,你怎么出手送这么贵重的,要花不少钱吧?”

瓶子做出慷慨样子,说:“钱么,算得什么,这是我一份心意啊。”

“心意我领了,但你不知道,我这人有怪脾气,青菜萝卜要吃,大鱼大肉也吃,就是补品不吃,特别是做成成品的,碰都不碰,这就没办法了。再说我们都是一个屋里做股票的,收了你的礼,今后我还做不做人?”

瓶子不依不饶:“这也不算礼,只是看你太辛苦,让你滋补滋补身子,你千万不要当一回事。”说着把盒子推进老赵怀中。老赵只得按铃叫进秘书,让他接了礼盒,再暗中眨眼睛。秘书是一个高个的英俊青年,心领神会了,也不说话,拿了礼盒出去。这边瓶子伸出头,收过腹,摆出一副虚心听教的模样。

老赵知道挨不过了,说:“在我看来,所有做股票的人都是和自己斗,别的敌人都没有,只有一个敌人,就是自己。和自己的贪心斗,和浮躁斗,和傲气斗,斗赢了股票也就做赢,斗不赢这些只得乖乖认输。”

“话是这么说,我也知道,可是窍门总有的吧,你不要保守。”瓶子心想不能让他哄过去,现在礼也收下了,不怕他不吐真情。

老赵给她缠得没办法,就说:“好,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有一所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是个佛法高深的主持。庙在山上,山下不远有一个证券公司,两边遥遥相对。一天,庙里来了许多炒股的,在菩萨面前烧了许多香,苦苦哀求,要菩萨保佑他们脱苦海。老和尚心善,问是怎么回事。香客们说,股票大跌,我们深度套牢,赔进许多钱,不知怎么才能脱离苦海。老和尚心想股票真是个坏东西,害了这么多人,我佛慈悲,以救人为怀,快把那些人救出来吧。于是他就倾庙中所有的香火钱,买进股票。好多日子过去了,香客们又来庙中烧香,一个个都情绪激动,眼里放出狼一般的光亮,求股票快涨多涨。老和尚不明白了,怎么股票又成好东西了?既然善男信女都要股票,那赶快卖给他们吧,于是来到股票市场,把所有股票都卖个精光。这么有了几个来回,庙里的钱越来越多,而香客手中的钱却越来越少了。”老赵嘎然而止,背朝后靠去,一双长眼里透出睿智的光亮。

瓶子还不心死,再要问。却见秘书进来,说时间到了。老赵立时站了起来,说对不起了,我有一个公务要办。瓶子知道无用了,悻悻地出来,秘书送她到外边。她刚想离去,秘书叫住了她,把一个大塑料袋塞进她的手中,说:“董事长吩咐了,他收了你的礼,也备一点小礼,请你笑纳。”

瓶子心想,他不肯告诉诀窍,本来送礼给他也是冤枉,现在他也回礼,正好减少我的损失。二话不说接了。走出不多远,心里耐不住,想他送我的到底是什么呀,拆开来看,没想到就是她送的燕窝,完壁归赵。看来这盒“猪皮膏”是买给自己吃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