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56节

作者:经济类

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早晨醒来头晕脖子痛,她的精神却似乎好了一些。我劝她不要去证券市场,她也应允了。我一个人去了股市,懒洋洋地看了一会儿,就出来了。我打了一个电话给紫玲,她一听出我的声音,兴奋地说:“今天就走吗,我都准备好了。”

我说:“现在不行,还要等些时间。”

“还要等?你是不是又变卦了?”

“不是,”我想说丽亚生病了,她精神上也受到很重的打击,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但到嘴边却变成另外的话,“我确实有事情,我有一件事必须要办,相信我,紫玲,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好吧,我等你,希望你早些办好事情。”

我觉得我的处境很难,我想我应该对丽亚做得周到一些,但我也不愿意一直吊紫玲的胃口。

晚上,丽亚喝了麦片牛奶,躺下了,她微微地还有些发烧。我说:“你好好休息吧,我放音乐给你听。”我打开音响,放出施特劳斯的小夜曲,她的眼睛微微地闭上。就这时,电话铃响了,声音非常尖锐,她抬起身子。

“还是我来接吧。”我走过去,拿起话筒,一股强烈的声音直冲我的耳膜:“丽亚在吗?”是周欢。我皱起眉头,还没有回答。她已经听出他的声音了,或者她从我的表情看出是谁打来的电话,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忙止住她,说:“你生病不要下床。”就要替她搬电话,还没等我手触到电话,她已经扑过来,抓住了话机。

“是你?!你现在在哪里?”

我有意往后退一些,离她有4米,还是能听到对方电话中嗡嗡的声音。可能周欢用手机打的,声音不清楚,她转过头对我严厉地说:“把音乐关掉!”我能说什么,走过去关了音响。我发现她的神色出现变化,起先她还有些紧张,很快就抹掉了,代替的是一种不敢置信的表情,随后这疑惑也驱走了,脸上就有一道惊喜,越发地扩散,洋溢在她的整个脸上,她的声音也欢快地飘动起来,刚才病恹恹的模样全部没有了。等她放下电话,转过身,出现在我面前就完全是另一个人了!她的眼里重新闪烁着幽渺不测的光亮,她的嘴边重新挂起高傲的笑。

“你知道发生什么了?你知道周欢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我做出傻笑。

“告诉你,他回来了,回到南京了。他上次输掉的钱全部赚回来了!”

“你说什么,哦,是的吗?”不知为什么,好长一会儿我似乎都没听懂她说的话,这个消息对我冲击很大,我张大了嘴,样子很傻。

“我们要庆祝,好好地庆祝一下。”她不上床了,赤着脚,在屋当央蹦跳起来,又舒展开手臂,旋转了一大圈。“音乐怎么没有了,放音乐呀!”

她完全不知道,刚才她让我关音响时的凶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