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57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丽亚在家里摆宴,欢迎周欢凯旋归来。他坐在桌子的主座上,丽亚把鲜花和他喜欢吃的都放在他的面前,就像欢迎凯撒大帝归来一样地欢迎他。她说:“你辛苦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做梦,梦见你输个精光,精神也不好,比现在还瘦。我想我们这是为什么啊……”

他正面对着她,说:“你看我,仔细看,梦中看不清,我是不是瘦得不成样子了?”

她认真地看,说:“是比走的时候瘦了些,但精神比那时好。这些日子你怎么过来的?”

他低下头,眼睛看着地上某一点,声音平静地说:“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日子我什么都不想。甚至连行情也不想,我已经下过赌注了,天亡我,还是天活我,就在这一举了!我去钓鱼了,离开一整天,一条鱼都没钓到,鱼咬钩了我都不知道提竿,晚上,一个朋友开着车子来找我,他见我的时候脸苍白。我心里想,完了。但很平静。他却对我说:我们发财了,发大财了。”

周欢赌博赢了,不但可以把公款的漏洞堵上,而已还上借丽亚的60万,太阳泳池也重新回到他的手中。这个叫人胆寒的魔鬼,此刻在丽亚的眼中,又是一个头上有光圈的英雄了。

丽亚靠近他,抚摸他的肩,说:“我知道你不会让我绝望的,你不会的……你像那次一样,给我带来生机……”她的声音柔软而缠绵,感情也不作一点掩饰,仿佛还在梦中一样。

周欢瓮声瓮气地说:“我饿了,给我吃点你做的土豆色拉吧。”

丽亚叫了一声:“哦,看我的脑子,光知道自己抒情了。这色拉就是特地为你做的。”她这话倒没有一点夸张,从买土豆买用料开始,到搅拌结束,整个制作过程都是她亲自动手,足足花了她3个小时,在我和她的同居生涯中,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她舀了一大勺土豆青豆肉丁色拉,放进周欢的盘子中,他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她专注地看着他吃,突然回过头问我:“陶,你说你以前还见过我这么做过色拉?”

我慢吞吞说:“不错,我还从没见过女皇这么忙菜肴。”

得了我的证明,她得意加娇嗲地对周欢说:“还不都是为了你?”

我觉得世界上的事情绝对稀奇古怪,一个女人,可以让她的一个情人,毫无顾忌地证明她对另一个情人的感情,这究竟是世界的进步还是世界的退步?

他却不作反应,闷头吃盘子中的食物。

我随便朝肚子里塞了全东西,就重进小房间里去了,虽然我把门关上了,但还是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我知道在她的眼里,我已经下降到无足轻重的地步,我这个双重的工具,此刻心理状态可怜到什么程度,我的女皇都不会想到丁点。她不会有工夫想,此时她的灵性的多情的心。都被周欢的英雄形象塞满了!留不下一点空隙了。就在我悲伤之余,心头突然一亮,起了奇妙的变化:不是我一直要作叛逃吗,这个计划曾像夜空中的流星,让我的心里豁然敞亮。可是我一直没有走,不是为了不要给丽亚太多的损伤吗?现在她复苏了,有人给她重新注入经济活力了,我可以毫无精神负担地出走了,不是这样的吗,陶,你怎么啦,这不是最好的事情吗?这不是最佳的时刻吗,你怎么就会陷入沮丧,嫉妒呢?

厅里有椅子倒地的声音,接着,我仿佛听见他们两个牵缠着进了卧室,房门关上了。他们在干什么,我重新愤怒起来,他又深深地进入她的肉体了?而且他们不避我,同我在一套房子内。我仿佛看见了他们的种种景象,混乱、狂热而盲目,却带着罂粟一样鲜艳的颜色。然而我很快又释然了。这也好,他们不避我更好,至少给我提供了一个借口。如果我出走后丽亚分析原因,她以为我可能因嫉妒而出走,而忽略紫玲这个因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