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62节

作者:经济类

现在我更无法说这还算不算寻找,紫玲已经在她的梦中看见她哥死了,目标失去了,过程中断了,我们的漂流就有消亡的危险。紫玲说她的哥好像是被车子撞倒的,那是一辆银灰色的车子,一辆面包车,她看见哥的头撞碎了车灯,然后倒地,血像泉水一般涌出来。她吓呆了,当她冲上去的时候,哥已经在大街上消失了。我极力安慰她,想出各种法子来逗她开心,但还是很难驱散她心头的噩梦。

我还在眷恋漂流,于是我也尽量地做梦,看我会梦见什么,果然不多久我梦见了丽亚。她看我的眼睛中满是怨恨的轻蔑,她没有说话,但我已经听懂了她的意思: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让你当我的操盘手,我那么信任你。凭良心说呀。你再到江湖上去漂荡,看还能找到比我对你更有用的人吗?你只拿走2万元,不觉得寒惭吗,你在我的眼里只值2万?你不觉得把自己秤得太轻了?她身上的衣服同云一样轻飘,她的脸也在云雾中时隐时现。

我硬着头皮对她说,你说得都对。我一心想知道现在她和周欢怎么样。可是我问得非常笨拙。她冷冷一笑,说,你觉得你还有问这话的必要吗?她的声音像是寒夜里从天上飘下的雨星,滴在我躶露的肌肤上,我直打寒噤。

我和紫玲都有梦了,两人的条件机会都是对等的,我们都没有目标,前面是茫然一片,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漂流。

这期间我们也漂流到大城市,我忍不住去了证券所。令我惊骇不定的是,股市跌得太凶了,我离开不过两个月,而它足足跌了一半以上。205大户室的人怎么样了,他们哪个逃掉了血淋淋、伤累累的下场?我更是想念丽亚,我想她不应该受伤,可是她怎么又会不受伤?

今天下午,我遇见了一个完全想不到的人,或者说是“鬼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