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65节

作者:经济类

当天晚上夏坚拨通了上海电话。有人来接了,他听见了嗡嗡的鼻音,是股评家本人。那边刚问是哪一位,他就毫不客气地说:“你还没有听出来?我想你不会这么健忘吧,是被你欺骗伤害的一个人。上次,你约我到郁金香酒吧,可是你连一个人影子都没露,你让你手下的人来对付我,难道你不觉得可耻吗,的确也让我长了见识,一个冠冕堂皇的人,在报上写文章,在广播中说话,居然还懂别的手法!”

对方打断地:“够了,难道我有义务,在半夜里听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的胡言乱语吗?把你送回南京是为你好。”

“为我好?张一强先生,你还有这么好的心肠啊。”他觉得自己的双腿在抖,全身都在抖,但已经没有丝毫恐惧,而是因为愤怒充满了胸膛。他把身子压紧在桌子上。“你看见过上你当的散户吗。你们是发大财了,可是那些可怜的散户呢,他们是把一个个钱攒起来进股市的,就是信了你的鬼话,追啊买啊,现在他们在哭泣!我认识一个卖生姜的老太,她积了钱打算给儿子结婚,听了你的话,都拿来买界龙了,现在……”他觉得心头发酸,心底就越发硬起来,自己仿佛变成了为民请命的英雄。

“好了,我都听懂了。”股评家的声音显得十分冷峻,“你说你要干什么,如果你要告我,那有法庭,我等着和你在法庭上对答!你还缠着我干什么?”

他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什么你都知道,不需要我重复了吧。”

那边没有声音了,以至于夏坚愤愤地喊了好几声。

“我都听见了。好吧,你来上海,还是在郁金香酒吧。我等着你。”随即挂断电话。

夏坚的意图还是让袖珍小姐察觉了,她大胆地贴近他,捏住他的一只手说:“不要去了,不会有结果的,抛开他,做我们自己的事情。”

他缓缓地坚决地摇头:“我知道不一定有结果,可是我一定要看看他什么样子,让他当面对我撒谎,让他再发一通厥词。”

袖珍小姐心在发疼,她靠他越来越近,差不多要钻他怀里去,他的怀中是不是金丝鸟的窝啊。她说:“我陪你去,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帮手。”

他摇头,说:“这是我个人的事,我不想任何人参加进来。”

这次他到上海是下午,他已经认识路了,径直去了郁金香酒吧。他推开了装饰华美的门,站在门边还是那个高挑的小姐,朝他粲然一笑,引他到里边坐下。夏坚告诉她来意。她用悦耳的声音说:“请夏先生稍等片刻,您要等的人已经来过电话,说他很快就到。我再打电话去。”

夏坚把咖啡小杯握在手心中,一点都不喝,他怕再出现上次的结果。他的眼睛已经适应周围的幽暗了,他坐的是前厅,地方不小,却用屏风隔成一个个隔绝的小空间,空中似有窃窃私语,却不知是从哪个小间传出的。四周墙壁上立着一些雕塑,大都是从古希腊神话中搬下来的,在壁灯下发出古铜色的光泽,但他相信这都是塑料一类的代用品。

大概有15分钟过去了,他有些不耐烦了,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戴一顶帽子,压得很低,投下阴影,夏坚看不清他的脸。“唉,你是夏先生吗?”那人伸出手来。

夏坚犹豫一下,还是同他握手:“你是张先生吗?”

听见那人发出笑声:“请坐,张先生一直等着夏先生来,原来他是要来这里的,可是今天突然有点小疾,不能前来,非常抱歉,让你在这里等久了。请夏先生直接到他家里去,这是他的地址。”

夏坚接过他递上的一张纸,一时拿不定主意。那人说:“很方便的,出门打的,司机都认识这个地方。我很想陪夏先生一起去,可是,临时有个急事走不开。”那人很注意他的反应,“如果夏先生觉得不方便,那就没有办法了。浙江方面有一个邀请,张先生明天早晨就要去讲课。”

夏坚心里哼一声,想可能又是借口,他已经是第二次来上海了,还能再白走一趟?姓张的家就那么可怕了,去就去,没有了不起的。即使他是泥鳅,也不能再让他滑过去。他站起来说:“好吧,我去。”那人高兴地说:“夏先生真是一个爽快人。”

两人到了门外,拦下一辆车,夏坚坐进去,只见那人忽然说:“你看我的记性!张先生生病,我替他配了一包中葯,要他赶快吃,可是我却没时间去,真是急死人。只好麻烦你交给他了,真对不起。多谢你了,你一定要叫他抓紧吃葯,不要忙起来什么都忘记了。”

夏坚看他手谢万谢的,倒有点不自在,不就是带一包葯,多大一个事。顺手接了,是一个长方形的小包裹,外边用牛皮纸包着,里边鼓鼓囊囊的,他说:“我会交给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