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68节

作者:经济类

警察押着我和紫玲,回到了南京。我们都坐进了警车,我的残破的铃木被扔在后边的卡车上。因为我的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尚没确立,所以对我还算客气,但是我被挤进一个角落,青年警察紧挨我坐着,如果我想逃走,他必然对我来一个俄虎扑食。当然我毫无必要办傻事。车子驶进南京了,我突然激动起来,泪水从眼里冒出来。快3个月了,南京迎来了它的春天,街两边的树上结出了大朵大朵的花,可是我却坐着警车回来,我身上脏乱不堪,胡子冒出寸把长,这和人贩子的形象十分吻合。可是3个月前,我还错缩在温暖的小窝中,当丽亚的操盘手,我安然自得地喝着拿破仑酒,嗅得出精子的新鲜气息,可是此刻我差不多当了囚徒。

车子到一个地方停下,把紫玲和我分开了,我被单独带进一间屋,屋子的铁门打开了,有人在我的背上狠推一把,我踉踉跄跄跌进。屋里已有三个人,他们冷漠地看着我这个新来者,两个人的眼光中闪出仇恨,第三个人的眼中露出温暖的同情。我坐在一个角落,默默地想我的前景。

第二天下午,有人把我带出去,进了一间屋,我一眼就看见了丽亚,我的喉咙口发热,我想喊她却喊不出声。她朝我看了一眼,目光淡淡的。我惊讶地发现,就在我离去的短短的3个月中,她的变化不小,她比那时胖了,或者说开始臃肿,而这是她以前最担心的。她的脸上也失去光泽,有不少细碎的皱纹。

青年警察不见了,只有中年警察在场,他用一种没有语调的口气说:“我们已经询问过你的担保人,同时也作了调查,你和贩卖人口无关。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我一下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刚才我还担心会有更坏的命运落到我的头上来。这都是因为丽亚出现的结果?中年警察重复一遍:“你可以走了,你没听懂吗?”

丽亚也站起来了。可是我这时来劲了,凭什么你们随便扣押我,并在我助上击两拳!我说:“你们不需要对自己的行为作解释吗……”

丽亚上前拉住我,说:“你还不走,不想走了吗?”

我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乖乖地跟她到了外边。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出租车里,我忽然想起问:“紫玲呢,她到哪里去了?”

她懒洋洋地说:“她么,给周欢担保出去了,可能这阵到太阳泳池了。”

我沮丧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和她殊途同归,各自回到了出走前的起点。

车子很快就到了,我下车朝以前的窝走去,步子缓慢,丽亚赶在我之前已经把门打开。我走进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是什么,是迷途识归的羔羊?是我自己寻回来的,还是丽亚领着我一步步归来?大餐桌上还是蒙着一块红蓝色彩追逐的画布,那块绞碎了,她又买一块来。墙上有印象派的油画,都和原来差不多,但是我注意到屋里有另外一个男人的痕迹,鞋柜上放着一双男式皮鞋,衣架上挂着一条男人的领带。这就是说现在有一个男人出没。我猜是周欢。

丽亚看出了我的目光,轻描淡写地说:“一只雀飞走了,自然会有另一只来占巢。”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她把身子倒在沙发上,说:“我今天接到电话,要我立即赶到公安局去,可是不对我说什么事。顿时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想不到会是我。”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她停下来看我,我看出她没有说谎。“警察问我,你有没有犯罪的可能,有没有前科?我说,我可以担保,他绝对没有一点可能。”

我疲倦地说:“谢谢你。”

她立即回敬:“谢谢就行了?”

我耸动肩膀说:“我知道我欠你的根本就还不清,你说要我怎么办?”

她没有马上回答。在沙发上翻一个身,说:“给我倒一杯酒。”

我慢吞吞站起来,走到酒柜前,柜子里依旧,依稀的亲切感油然而生。我拿出大肚子酒瓶,倒满了一个高脚杯。我走到沙发前,她不伸手,说:“再拿过来些。”我又往前送,几乎到她的嘴边,她伸出手按在我的手上,一起把杯子送到她的嘴边,她饮了一口,说:“你也喝一点。”

我的手臂弯回来,也喝了一口。她说了一个词,我没有听清。我的目光垂下,我看见她的眼光发潮,颈子在起伏。我把杯子放在她的跟前,退到我刚才坐的地方。

屋子里好一会寂静无声,从空间来看,我和她是一条斜线的两个端点。她说:“你不问问我吗?你不想知道你走后我的情况,一点都不想知道?”

我骂了自己一声:“混帐,我绝对是一个设良心的混蛋。现在我来问你,先问股票吧,你做得好不好?”

“不好。股票一天天往下跌,没有一个尽头,我越陷越深,却又不甘心,时时想返本,现在连一根救命稻草都抓不到。”

我说:“这个我不难想到。”

她说:“不问别的了?”

“我还想……还想问你的生活。”

她笑了:“你应该问我这个,只有你有资格问。你走了他来了。简单地讲,就这么一句话。”

我说:“那你们生活得很好?”我自己都听出了话中的戏弄语气。

她霍地坐起:“好,怎么不好?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告诉你,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和关系,超过以前的任何时期。”

我不无恶意说:“祝贺你了。”虽然她表现出少有的热烈和激昂,但我还是看出她的破绽,她是想把这个作为打击我的武器;可是武器没起到作用,却露出了她没法掩饰的凄惋。我忽然想到,从进屋以来我一点都没闻到精子的气息,新鲜的陈旧的都没有闻到。这一点十分可怕,又十分重要,不由联想到她的臃肿发胖,我断定这是没有爱刺激的缘故,爱是一种消耗,她缺少了消耗,能量积聚下来才会肥胖。

“你不问问他吗?”

我说:“可以,我当然愿意听周先生的近况。”

她声音尖锐地说:“他好,他携着境外期市上赚的钱回来了,那时候股市正好下跌了一个台阶,他以为可以铲底了,又到他呼风唤雨的时候了。他和几个大户机构联手,当然也打了一些小胜仗,很快就遭殃了,他们被做空的超级主力击垮了。股市连续下跌,暴跌,阴跌,大跌,始终没有停止过,就像黄梅天下的雨。他10块钱只剩8、9块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能在市场上混混吧。”

我叹一口气,想到这两天的遭遇,说:“我们大家都一样,从起点出发,绕一个圈,又回到起点。”我觉得身上发痒,伸进手去挠。

她说:“你别挠痒了,又回窝了,热水器你会用,去好好洗一洗。”

我站起来,慢吞吞走进浴池间,不错,还和过去一样,一点都没变。丽亚说,沐浴是人生重要的事之一,所以她把浴池布置得特别奢华,四壁和地底下都是意大利进口的瓷砖,进水系统也全是意大利进口的,预热的时间非常短。浴缸宽大舒适,是可以供两人洗澡的鸳鸯浴缸。我打开了水。

她在外面叫道:“看你的衣服,全脏了,没有干净的换了。你就穿周欢的,他有内衣在这里,虽然大一些,但没关系。”她说着就送衣服进来。我已经把内裤脱一半儿了,见她进来,忙又穿上。

她眼里瞥过不屑的神色,意思是,“那时候我们都到哪一步了,现在你倒人模狗样了。”

我把水放得满满的,差不多齐池子边了,我整个身子被热腾腾的水浸润着拥抱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惬意从皮肤传递到肉里,一直进入骨髓。我快活地叫几声,闭上眼睛。莲蓬还开着,细密的水洒在我的肚子上,就跟天雨一样。我三个月没洗过这么舒心的澡了!我一直在路上,在路上……现在回家了吗?这是我的“家”,短暂的还是永恒的,或者连短暂都说不上,只是我一个临时的洗澡的地万。然而,感觉就是要和理性作对,感官得到了充分享受,它不断向理性抗议,你没有别的去处,难道你还要让另一个警察把你当成其他的罪犯吗?

一个多小时后,我走出浴室,丽亚已经烘出香喷喷热腾腾的面包,加上奶酪、香肠、罐头金枪鱼,就是我的丰盛的晚饭。吃得我打嗝了,才不舍地站了起来。

“你可以住在这里,周欢一个月也住不了一次,他的东西在我这里,只是摆设。”她没看我,看着她面前的红茶杯子。但我能感觉到她非常注意我的反应。

住这里没有任何不好。我心里说,如果我离开了,真的不知道今晚该住哪里。我已经拿起外套了,再摔回沙发。“谢谢你的好心,那我今晚就住这里。”

她饮了一口红茶,说:“我看你累了,在警察局里还能睡好?早点休息。”

我说:“好,小房间的床还在吧,我就睡小房间吧。”也不等她安排,我自己抱了一条被子,褥子,进了小房间。我感觉到她流露出了失望,但我没有办法。我确实累了,头刚着枕头,就呼呼入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