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69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我和丽亚上天马证券所去了,直接原因是她要我陪她,另一个原因是,离开3个月,我忽然想念它了,想见到205室的难兄难弟。走进大厦,就遇上六爪,他激动地摇我的身子,说:“你到哪去了,大家好记挂你。”

我说:“生活太单调了,换一种方式。”

他说:“还是你潇洒。”

“你现在好吗?”

“到哪去好,大市这个能样,大家都摔在地板上,一个人能拽着头发上天?”

我不再问,一起上楼,我发现那个门神一样的保安不在了,是一个半老的老头在看门。我问六爪:“哎,那个门神到哪去了,他可是铁面无情的。”

六爪冷笑一声说:“你倒还记挂他,如果还是他把门,我们这些人现在有几个还能进大户室,早挡在门外了!我们的资金和原来的比,只剩一个零头了。你不知道,我们闹过一次哩。”

在他略带愤慨的叙述中,我得知了他们闹事的大约情况。首先是夏坚被拦在门外,接着又有三个原来的大户被门卫挡住了,其中一个不服气地往里冲,门卫一步跳到他的跟前,伸出石臼一般的拳头,嗵地打在他的胸口。下一个轮到瓶子了。某一天,股市突然大跌。瓶子在半路上知道了,心急火燎,快速移动两条肥腿,上了楼就往里走,耳边听得一声唤,她也不在意,又听一声喊,一个庞大的影子已经横在她的面前了。

“江主管关照了,你不能进大户室了,到楼下大厅里去。”

“什么,让我下楼?”她的两个小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们把我赶出大户室了?卸磨杀驴啦!”她一边叫着,一边往里走。

青年门卫一点不含糊,抓住她的手臂往外一拽。瓶子上脚不稳,倒在地上。这下可好了,瓶子是下角地方出身的人,自小见惯市井泼皮一类角色,也学得几手,她也不像那些扎领带的大老爷们,要脸皮怕失身份,她才不,她是一个竖得起横得下的妇道人家。她不起来了,当即在地上打滚,又杀猪一般喊道:“不好了,打人啦,证券公司打人啦!没得我们老百姓活的了!股民输钱,养肥这帮黑心贼……打起股民来啦……”

门卫虽说铁面无情,但以前对付的是男人,碰上这么一个,也手足无措。

瓶子继续在地上打滚,没有泪水的哭声引来了许多人,股民总是帮股民,再说谁都不敢担保没有被门神拦在外边的一天。于是,群情激奋起来,有女的上前扶起瓶子,好言安慰。有人要找汪见风评理。也有人斗胆拉住门卫,让他跟瓶子上医院验伤。足足闹了两个小时才安生下来。

第二天青年门卫就消失了,换了一个老头。据说汪见风私下对人说:“放心,以前在大户室做的,一个都不朝外赶了,不管行情好坏,我们都风雨同舟。”

上了楼,就进205室。大家见了我,不免寒暄一番。我打量屋里,已没几个人,早先济济一堂的局面不复存在了。六爪瓶子夫妻没其它事忙,来的次数比别人多。袖珍小姐也一个星期来个两次,虽说也有损失,她依然不着急。

不免说到夏坚,袖珍小姐说:“要是他听我的,不去上海,也不会多出这么些事。”

我急忙问:“他去找股评家,结果怎样呢?”

就有人接我的话。我这才听说假葯一类的事。当时张一强手下的人打了电话,很快派出所人来了,再过20分钟,一位精神病医生也赶到了。在这之前夏坚和张一强发生了推搡,股评家说夏坚把他的头颈弄伤了。派出所带走了夏坚,医生对他进行了测试,结果不言而喻,是精神性强迫症。警方给南京打来了电话,也没有亲人去接,只得由袖珍小姐和他的一个朋友去上海,把他接回南京医治。警方说,如果不是考虑精神因素,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夏坚回来后,还是不安宁,一直嚷嚷,说他没有一点病,他的脑子清醒得很,是股评家串通人陷害他。袖珍小姐不敢离开,始终陪着他。上午去玄武湖、九华山散步,下午到夫子庙喝茶,让他心里放松。一天他突然变了,绝口不提股评家、股市。他打开老爹留下的尘封的箱子,拿出写了一半的史书稿,闭了门,不见人。从此,天马证券所里再没见过他的影子。

我心里一番感慨。再看来报到的一些人,人都精神不振,面色发黄、他们基本都是深度套牢,抱定一个念头,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管它了。他们来,也不为看行情,只是觉得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们转悠。

正这时,老赵进来了,他依然是脸皮透光,精神十足。他见了我说:“听说你逍遥去了,好,好,这个世界闹哄哄的,能逍遥的人不是很多。”

我说:“但我没有逍遥下去,不是又回来了?”

老赵说:“回来也不错,浪迹天下总有归家的时候。另外,古人说,大隐隐于市,在热闹的地方,还能做到心中有一片静土,就非同一般了。”

我说:“话说得不错,可是对我们205室的人不合适,都套得死死的,心中怎么静得下来?”

老赵:“这也是他们应该承受的。人总是要疯狂,疯狂过后就要付代价。可以说,做股票的朋友代表的是人类全体,理应在地狱中受煎熬。煎熬总有到头的时候,只怕到头了,他们解套了,到时又是老一套。”

几个人一齐说:“这话讲的是实情。”一会儿提到陈林,大家都相信他不在人世了,说,还是他好,不管你界龙10万股,还是三万股,这无头官司,现在与他都无关了。

我眼前便现出他的形象,整过容的陈林总让人觉得不真实,不舒服。眼下除了我,还有谁会知道他没去天国,而在一个小山村中蛰伏下来呢?当然我不会多那个嘴。

今天一天,丽亚始终让我陪着她,她懒洋洋地看着屏幕,一点股票买卖都没有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