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0节

作者:经济类

两天中,周欢都没有露面。丽亚打电话给他,他说忙,抽不出空来。隔一个小时再打,却关机了。

我心中忘不了紫玲,给太阳泳池打去电话,说她不在,请假出去了,三天后才能回来。我有些不快,她能去哪里,为什么不给我一点消息?

今天下午,丽亚下去证券公司,打开vcd,看了半部《躶者》,不想看了。她进了卧室,一会儿传出娇柔的声音:“陶,我的脊背酸痛,好酸痛,你来给我推推好吗?”

我哼了一声,坐着没有动。她比过去客气多了,如果过去她要我推,那会毫不客气下命令,现在她却用请求的语气,我不忍心听她多说,走了进去。她已经和衣卧在床上,圆圆的臀部高高地隆起。我伸出手,触到她的脊骨,她身上的肉比以前厚了,皮肤下积了一层不薄的脂肪,尤其当我的手移到她腰际,我发现原本细细的柳腰,现在已经粗了一圈。我心中不免生出不少感慨,她的发胖,一定是缺少爱的消耗,爱的刺激。性爱、情爱都是高运动量、高消耗的活动。它们是火焰,把身体内多余的脂肪、热能全都焚烧掉;它们是刀子,会把一根木头劈削得玲珑剔透,跟瘦竹一样苗条。在我看来,臃肿的肉体,一定是缺少电鞭的抽击,如果也有性的交配,那毫无疑问是低质量的。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扑哧一笑。她敏感地耸动身子,问:“陶,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不对?”

我说:“没什么不对,一切都很好。”我手下已经懒了,提不起劲。我退坐在一边。

她松一口气起来,心中也明白。过一会儿说:“你头痛病还犯吗,我还常常想起。那顶里克帽一直放着,等着你来用。”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果然见了那顶坦克兵头盔一样的帽子,我说:“谢谢你,帽子我用不上了,说也奇怪,这几个月里,我头一次也没痛过。”

她脸上就有神秘的表情划过,不知是为我欣慰,还是为里克帽无用武之地而难过。她点了一支烟,长长地吐了一口,说:“陶,我想你会回来的,你果然回来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两人都有一个机会……”她的声音突然颤抖起来,好象发了虐疾一般。

“什么机会……”我听懂了,还装作不明白一样。

“你说过……要和我结婚的……,当时我很感动,还有一个人真心地对我……我一直没有忘记。”

天哪,她一直记着我那句话啊!那不过是我为了打击她的骄横,同她开的不大不小的玩笑。如果我现在说穿,说当初就是哄她的,那是不是太残酷了?

可能她对我暧昧的表情作了不确切的理解,她热切地说:“你没有改变想法,对吗?不过是几个月,你想着我们的过去,一直想回来。你之所以愤而离开,是因为我突然对周欢好,而冷落了你。这样做是我的错啊……所以当警察把你扣起来,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我能救你出来,不是这样的吗,就是这样的啊!”

我哑口无言。从她的角度看,她是依次类推,顺理成章。我能说什么,事情是越发地糟糕了。

她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下把身子移近我,肌肤紧紧贴着我的肩膀:“我们还和过去一样。告诉你实话,我还有资金,还可以从股市上扳回来……以后,你就不再是一个操盘手,你和我一样,你也是股东,资金是我们两个人的。我不相信股市会一直跌下去,靠我们两个人的智慧,一定会赢回来!”

我双目对着她的脸,可是我的思想却飞到别的地方。她的话从我一个耳朵中进入,又从另一个耳朵出去。我想着紫玲,离开她不过3天,我现在才明白她已经进入我的血液,化成我的灵魂,是我须臾不能离开的。我的眼前出现一幅幅图画:我在鸡鸣寺第一次见到她,她似一颗鲜美无比的野葡萄;3个月的漂泊,又让我觉得一颗没有受污染的心是多么难得。我想,我和她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你听清我的话吗?你没有听清?”她急迫地摇我的手。

我期期艾艾地说:“恐怕我不能……”

“什么?”她脸上一瞬间涌上了惊惧的神色,“还有什么不能?哦,我知道你了,你在担心周次,这和他没关系!对你说实话,同他在一起,我时常很紧张,不知下一个小时会发生什么。和你在一起,我心底里非常地舒畅自由。如果你在意,从此以后,我再不会和他有那种关系,我可以向你保证……”

“你不要再说下去,”我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不为这些,这些都不是原因……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性格、追求都有很大的差异……”

“我们过去不也在一起了么,这些差异不要紧。你到底还有什么原因?”

“我到外面去走过了,你知道,世界不仅仅是股市……我的书法荒废太多了,差不多已经退出了这门伟大的保守艺术……还有,我发现了许多都市毛病……”我越来越说不清了。

“陶,你让我听湖涂了。”

我说:“我们两个分开,比在一起好。”

她的嘴张开了,啊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急剧地变化,到了失真的地步。她的脑勺向后仰去,倒在了床上。我心里轻松了,话说穿了反而好。我在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她突然坐了起来,情绪激动地说:“我知道为什么了,就是那个山村来的女孩子,就是她!没有她以前一切都是好好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这3个月,你就是同她鬼混在一起……她夺了你的魂……”

我反驳她,她像一头母虎一般扑到我的身上:“你还狡辩?还想赖?”

我用力甩开她,她站脚不稳,倒在地上。她想拉住我的脚,我从她的身上跳了过去。

我出了门,嗵嗵嗵地下了楼梯,从没有关上门的屋里,传出了她的撕裂的喊声。我下楼骑上了铃木,虽然破旧,它还是窜起来了。风把我的头发掀开,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吵闹喧嚣。丽亚没有猜错,她甚至揭开了一个我都不敢承认的奥秘。如果我对丽亚说,我和紫玲至今都很干净,她绝然不会相信。问题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和她干净?我同紫玲不可能永远是处子,任何纯真的处子,最终都会变成亚当和夏娃。

前面是大桥,我双手脱把,抽出一块红布,蒙在额头上,又手舞足蹈地喊叫。2个路人停下看我,他们大概在想,这人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