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1节

作者:经济类

昨天我打了电话,今天,我又朝太阳泳池打电话。是一个男人接的,他告诉我紫玲没有回来,我刚要挂,他却说,周总要和你讲话。我迟疑一下,握着话筒等。周欢的声音响了:“陶先生,我知道你要朝这里不停打电话,所以我让接电话的人留意。来吧,到太阳泳池来,我等你。两个男人,有些事情是需要谈谈了。”

我说:“让我想想,大概需要谈……”

“你来吧,我还有事要告诉你。”

5分钟后,我就来到了太阳泳池。刚停了车子,周欢就在门口出现了。我跟着他,地毯上走进去,地毯有些脏了,颜色也黯淡许多。走到一张白色的小圆桌前,他示意我坐下,他也坐进我对面的一张圈椅中。

俩人一时都没说话。弥散在我们中间的气氛十分地凝滞、沉重。数月没见,他似乎比以前老了一些,脸颊上斜布着几道深深的皱纹。就是他,派一个男人拍下我和紫玲的照片;就是他,导演了一场场精彩绝伦的戏,而戏中的角色至今未必了解来龙去脉。虽然他是我的对头,但我依然要说,他是我至今见到的最可怕最有魅力的男人。此刻和他这么严肃地对峙,心中少不了几分紧张。

一个男服务生送上茶水。他的眼光移开,投入池水中,那里有一个女郎在游泳,我以为是丽亚,细看不是。她游到水打漩的地方,突然身于变红了,仿佛有血水从体内涌出来,虽然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险些失声叫出来。

他说:“你知道,我曾经把泳池典出去,后来我又把它赎回来。我喜爱它。对你说老实话,现在我除了它之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对你来说,潮起潮落,是家常便饭了。”

“崔健有一首歌,叫一无所有,写得棒。可惜我还不是一无所有,我真想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他假装心不在焉地看我,但我知道他在审视我的反应。他突然抬高了声音,“我去看过丽亚了,她对我说,你在家中住过5个晚上。”

“不对,”我反对说,“我不是住在自己的家中.我是在旅途中。这不是我的家,这是我的中转站。”

“你这么说我明白了。当时丽亚对我说,你要同她结婚,我就觉得蹊跷。现在我明白了。”

“我想,我对她没有一点恶意。”

“这我相信。陶先生,你成熟了。”

又是这句话,但这次我没有陶然,反有些隐隐不安。

他喝了茶水,说:“有件事告诉你,紫玲走了,离开这个城市了,可能再也不来了。她向我请的是长假。陶先生是否知道?”

我说:“哦,我还不知道。谢谢你告诉我。”

我也喝了茶,又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要告辞。

“慢着,”他用一只有力的手压在我的肩上,让我重新坐下去。“本来我是要采取行动的。我们完全可以认为,你和丽亚同居,同时又缠住一个美丽的村姑,你玩弄两个女人的感情,做一场自私卑鄙的游戏。你的做法像一个老手。”

现在我明白了,他两次说我“成熟了”,原来是这个涵义。

“我完全可以把你痛打一顿,当然不用我自己动手。然后以丽亚的名义,上法院起诉你盗用她2万元。法院会怎么判,你心里有数。”

我心里恐慌,却硬撑着说:“那为什么还不行动?”

“告诉你,丽亚还不肯对你下这个手。网开一面,你走吧。”他说完,悠悠地看池中,不再和我说话。

我一人走出泳池,心中空洞而混乱。我觉得自己对所有这些关系,已经失去了评判的智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