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4节

作者:经济类

我找到了解脱的方法,那就是重操旧业。我又在鸡吗寺的一角出现了,我重新开始钻研书法,黄庭坚的风神潇洒的草书,给了我无穷的新感受。原来我以为荒疏了这么长时间,要好一段时间才能进入,却没想到完全不是这样,我突然对黄的书法有了深刻的理解,原来认为他的风韵是极难追求的,现在下笔好似自然就有他的气息。我非常惊奇,莫非这段复杂离奇的社会经历不仅于我的艺术无害,反而从乃一个侧面加深了我对书法的理解?

老郑头还是我的好朋友,原先他对我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似乎理解了,说:“每个人的路都在自己的脚下,不要太和自己过不去。”

一天,紫玲忽然到鸡鸣寺来了,她是一个人来的,说她要走了,她的哥的合同到期了,他们一起回家乡去,不再出来了。

我无言地看着她,虽然我的情绪已经平伏,但见了她心里还不是滋味。鹅蛋形的脸依然十分美丽,但看她眼光已经成熟,她不是一颗青葡萄了。我说:“你走了,如果有事要我在城里办,尽管写信来,不用客气。”

她点头答应了,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拍打一下,仔细看看我,说:“有一件事,很不好,你知道吗?”

她的神色变得很紧张,我心中突然有一种不明的恐惧,说:“什么事,你告诉我。”

她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捏住:“你真的不知道?刚才来这之前,我到太阳泳池去,要走了,就想和一起工作过的小姐妹告别。一个女孩告诉我,5天前,这里淹死一个女人,说是酒后淹死的,周总经理不让人传,很快就火化了。你猜这女人是谁?”

她眼睛的瞳仁似乎缩小了,凝成一个远而冷的点。我的头脑中有一种嗡嗡的声音,像有无数只黄蜂在盘旋,我的身子像麦芒一样的抖动。我先她喊出:“你不要说了……”

可是紫玲已经说出口了:“就是那天同你在一起,骂我的女人。”

我的心似乎一下停止了跳动,变成一块石头,往下坠去。一刹那我失去了知觉。我在昏迷中,听到紫玲连连的喊声,老郑头把一条湿毛巾放在我的额头上。我醒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向我的铃木奔去。破残的铃木嘎嘎叫了两声,驮着我向前奔去。我的心在流泪,我没有料到自己会受到这么大的震动。我的女皇。这个我爱我恨,操纵我又被我操纵的女人,原来在我的心底藏得这般深!只有死亡这把刀子才能把她挖掘出来,同时我也受伤流血。我渴望这不是真的,是紫玲听了讹传.她再以讹传讹。如果真是这样,我应该哭还是笑?我应该痛责紫玲,还是感谢她?为的是她让我知道自己内心的丽亚没有消失。

我到了太阳泳池,几乎从摩托车上滚下来,奔进了厅。大厅里空无一人,连大门旁的侍卫都没有。我从颜色模糊的地毯上奔进去,半路上还撞到白色的柱子。我跑到池子边上了,池里盛着满满的水,太阳灯高悬着,却没有放光,从不同的地方流出两股水流,它们撞击在一起,打着旋儿。水底有池子,有礁石。可是没有我的丽亚,她在哪里?

我环顾大厅,喊一声:“有人吗?”没有回答,只有回音。我又喊了一声,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凄凉、悲怆。我找到了灯开关,打开,灼目的太阳灯亮起来了,伪造的海洋出现了,我的眼前全是散乱的金星。我看见了离奇的景象:一具躯体漂起来了,皮肤似羊脂一般白腻,乌黑的长发浸在水中,丝丝缕缕漂场开来。是丽亚,她就跟睡着了一样,脸色不难看,似乎还含着笑。她的泳装很露,我还看见了她臀部上的一颗黑涛,按夏坚的理论,那就是我。一时间池水红了,我不知道是光的作用,还真是她的鲜血?

“你来干什么?”一个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我回头看,是周欢。当我再看池子时,漂浮的躯体不见了,池水清清的,在微微荡漾。我明白这是幻觉。

“你告诉我,丽亚在哪里,在哪里,我要见她。”

“你还不知道?”他显出很惊愕的神情,“不幸得很,她淹死了,就在这池子里。”

“不,不可能,她会游泳,我没见过比她水性好的女人。”

“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也绝不会相信。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天她喝酒了,喝得太多,太过量了……她心情不好,而我又没劝住她……我有责任。”

我还在倒吸冷气:“我不相信,她再乱喝酒,也不至于丧失理智。”

他也沉重地叹气:“一般说是这样,但股市连着下挫,她的心情太糟了。”

“那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你怎么可以就把她火化?”我的语言随着神思一起混乱了。

“陶先生,请你控制一下情绪。”他抬高了嗓门,“我能理解你现在心情,如果丽亚的在天之灵有知,她也会感激你。但是人死了不能复生,所以还要请陶先生节哀。”

“节哀?节哀!”我狂笑起来,不睬他,一路朝外走去。我的步子踉踉跄跄,几次险些摔倒。我要为我的女皇、同居者节哀,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节哀呢?

走到大门口,我回头看,周欢还站在原地,他正在欣赏我的孟浪的模样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