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5节

作者:经济类

今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是丽亚寄给我的,奇怪的是,信是一个星期前寄出的,邮戳盖的是一个星期之前的,可是我怎么会在今天才收到,本市的信一般两天就能到达。而此刻我收到她信时,她却已化作一缕缕青烟,消弥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如此可以说,我是收到一封来自阴曹冥府的信。

陶,读到我的信时,不知你身在何处,你还想得起我这个女人吗?你心里大 概会说,是她啊,我们早就两清了,还缠着我干什么?

不,我想你心里不会这么说的,我了解你,你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这些日子,我不时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它像蓬蓬松松的蒲公英种子, 随风飘走了。它又像尖尖酸酸的月牙,再也不会圆了。但我总是不断地回忆 过去,由此可见,我现在差不多走到绝地去了。

股市摧毁了我的精神和体力,我精神恍惚,醒着和做梦一样。可是反过来说, 又有什么了不起,我的钱本来就不是我的,一部分是我抢来的,一部分是从

投机市场赚来的,它不过是回到它来的地方去。

这封信我要向你坦白,我要做一件事,我激动得颤抖,但我必须告诉一个人, 这世界上应该有另一个人和我一起分享这个秘密。你一定还记得,当你说起

要和我结婚时,我尽管嘲笑你,心里还是非常感动。大概这就是一个东方女 人和西方女人的区别。现在我突然觉得,不能够让周欢再在我和他的老婆之 间演戏了,我已经厌恶了,荒唐的时间太长了,可是他还游刃有余,我心里 绝对无法平衡。昨天他对我极其无理,难道就是因为我差不多要不名一文了? 我不能在金钱和精神的双重枯竭中生活,我必须采取破坏行动,结束一切。

于是我把周欢叫来,和他做了露骨下流的事,同时我用摄像机自动摄下这些 场面,可他一点没有察觉。我异常地兴奋,大概我能胜任间谍工作。我又复

制了一份。一份我给他的老婆寄去。另一份就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觉得讨 厌的话,我想请你替我保存,

不知你还愿意替我做一些事吗。当然你可以完全不看它,当它是一个没有信 息的版本。

我想象得出这颗炸弹的威力,它可能把我们每一个人都炸得粉身碎骨。结果 会怎么样呢?或者他走,我再也看不见他,或者他到我这里来(也许这只是 我的梦想),那么即使他是一个魔鬼,我也不怕。

我连着把信读了三遍,每读一遍的感觉都不同,读第一遍时,我无法控制心中的紧张,仿佛我要深入一个恐怖地探险,只觉得鬼影憧憧,各种事件像漂游的板块相撞。读第二遍,我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到读第三遍时,我才看清了一个孤独的灵魂,同时去窥视各事端间的深通的因果关系。我一直在想,这封至关紧要的信为什么会晚一个星期到我的手中,不然我完全可能阻止这次死亡。邮递不应该这么慢,这里会不会潜伏一个阴谋?

我的神经像刺耳的铃一般叫起来,心中升起一个越来越强烈的印象:丽亚不是自杀,她没有死的动机,她的死一定有谋杀的因子!紧接着疑点不断冒出:为什么周欢不寻找我,不通知我,急匆匆地把她火化,而且还不让太阳泳池的人传开来?丽亚信中说另外复制了一盘相带,此刻落在何处?

我骑上铃木,飞快赶去天马证券所。我通过小白,再通过资金柜的小姐,查了丽亚的账户,在她死的前一天,她把12万转到了一个公司的账上,而她账上只有几百元了。这个公司账户现在由周欢在掌管。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是这样的。 资金柜的小姐说:“那天是她亲自来转账的,看上去她的脸色很不好,那个姓周的男人在边上陪着她。他填单子,填完了给她签字,一切都合乎手续。你没有再需要了解的吧。”小姐匆匆离开,她没有权利向我公开账号内容,她是偷偷这么做的。

我独自在大厅里站了很久,我流泪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