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6节

作者:经济类

上午10点,我坐在中山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里,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的人,两个眼睛隔得很近,嘴chún薄得近于透明。是一个朋友介绍我来找他,说他是一个干练的律师,现在的声望正在与日俱增。

我说:“律师,请您相信,这是一桩谋杀案。”

他不动声色地说:“我可以相信,请你把事情陈述清楚。”

我说:“事情是这样开头的,丽亚是一个要强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往往要靠幻觉生存。股市破灭了她的发财幻想,与此同时,她一天比一天觉得烦恼、痛苦,不堪忍受。原来都是她支配男人,她是一个无冕的女皇。而现在,随着资金的锐减,她在周欢眼里,变成一个越来越不重要的角色,甚至周欢可以对她极其无理。律师,请你看信,就这里,虽然她没有说明是什么事,但我们可以想象。”

他接过信,看过了说:“请你说下去。”

我说:“好,我说。所以丽亚决心做出破坏性的事来,这在给我的信中都有表述。于是她偷偷拍摄了荒唐的场面,她自以为得计,寄给周欢的妻子。然而周欢绝不是一个傻瓜,我可以想象,他已经察觉了,却不露声色。他采取了非常巧妙的措施,录相带根本没落入他妻子的手中。这从另一盘录相带下落不明可以看出,他早已采取了防范。

“我要告诉你,周欢不是一个束手待缚的人。摆在他面前的题目必须解决,他的底细丽亚知道得一清二楚,包括他曾经挪用公款,她都知道。而现在,她执意要破坏他稳定的框架了!他必须采取对策,他想好了,让她去死。这样做,既可以一劳永逸地消除隐患,而且她的剩余的资金也可以归于他的名分。从此就没有人知道他挪用公款,也不会有一个幻觉感十足的女人来缠他。在她死的前一天,他领她去划了账,我们可以猜测当时丽亚脑子中是怎么想的,是周欢填单,她签字的。但有人告诉我,她的脸色十分不对,我怀疑她已经服下了什么葯,神思处于迷乱状态。也有可能已经受了威胁。于是,有了最后的谋杀。”

律师抬起眼光看了看我:“就这些,还有吗?”

他的口气让我觉得不舒服,我说:“她不可能自杀,她没有自杀的动机、而且她的水性特别好,一个会游泳的人选择死,不会选择在水中。她喝的不是酒。很可能是一种葯,使人精神错乱,产生幻觉……如果我在场,我会要求解剖尸体……”

律师笑了一下,他的笑也非常干练,瞬间就消失,说:“如果你是在写小说,那很可能是一部销售量很不错的小说。但现在我们是和法律打交道,一切可能、想象、怀疑都毫无意义。我们需要的是证据,你有确凿的证据吗,都交给我。”除了唯一的一封信之外,我什么都拿不出。

他说:“虚构是不能上法庭的,陶先生,你等着吧。我会进行调查的。”

我低声地说:“请你尽快给我答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