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7节

作者:经济类

我等不及了,下午就去找他。他把两张纸放在我的面前:“先生,很抱歉,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个案子你没有希望。这里有法医签署的酒后溺水死亡鉴定,有公安局盖的印章,还有街道出具的关于这个女人的一些证明。都是复印件。可是你有什么?连尸体都不存在了。除了这封信以外,你没有任何证据。”

我说:“我知道他会把一切都做得很完美,他有这个本事。”

他说:“可惜晚了。我们无法断定是谋杀,先生,我爱莫能助。我们要收一些调查费,给你定的是最低标准。请找门口边的小姐,她收钱。”

可是我不甘心,还在那里争辩。律师用惊奇的目光看我,他怀疑我也是一个精神狂乱者。

我骑着铃木,在路上乱开,最后还是到了太阳泳池,当我推开大门时,我发现周欢在里边出现了,我在地毯的一头,他在地毯的另一头,中间是被岁月弄脏的颜色模糊的地毯,是一个窄长的空间。我看见他,就停下不走了。他在那一头也没有走上来。灰蒙的光从四周的窗子中透过来,把我和他之间的空间弄得幽幽明明,好似在教堂里一样。太阳泳池上没有亮灯,那个伪造的大自然还在休息。

我看不清他的脸上的细致表情,但我能感觉出他的强烈的气息。他站在那边尽头,宽肩窄臀,神情威严,十足一个拳击手得胜的模样,大厅里寂静无声,但我仿佛听出每个角落里都回响起他的声音。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吗?我冲动地向前走了几步,似乎要向地扑去,又停住了,折回身走出去。

我驾驶着铃木,脑子里不停地打转:如果我答应了丽亚,不离开她,那她就不会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不是谋杀的帮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