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8节

作者:经济类

股市重新起动了。今天上午,上海股市从320点起算,跳高63点开出,略一回档,继续猛烈上冲。一刹那,股票市场中,不知多少人血压升高心狂跳。自去年底1040点跌下来,跌,跌,股市好像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里,永不见底。股市成了冰窟,成了生命和热情的冰点……为了救市,国家公布了三大政策,随之而来的就是股市的爆炸。它在这一刻起动了,它不肯用温和方法,它是没有办法用温和的了。它早被投机的烈焰熏得焦黄焦黄,它非用猛烈的爆炸的方式不可。

我是昨晚得知救市消息的,今天上午,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我来到了天马证券所的门口。大厅里早就挤满人了,门口难满了自行车、摩托车、汽车,后面的人要寻找缝隙才能钻进去。就这时,大厅里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声,我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声喊,是惊喜过度,还是集体颠狂?我从门口看进去,后面的人伏在前面人的背上,一个个眼睛凸出,呼吸急促而沉重。

一个中年男人从水泄不通大厅里挤出来,他朝前踏出几步,又朝后退去,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中,他仰头对天,两行泪水流出。我听他喊出:“来了,牛市来了,天不灭我!”

就这时,我看见了老脚皮,多日不见,她衰老了许多,她正在过马路,拼命划动两条老腿,往这里奔来。她脚上穿着一双塑料凉鞋,手中摸着一个布包,我想一定是钱,是她卖姜卖葱赚来的钱。她的儿子在前边喊她,她已经跑进院了,心一急,一只凉鞋掉了,她想回头拾,又怕耽误时间,正为难,儿子飞步跑来,捡了她的鞋,也不交给她。她一只脚光着,一高一低,同着儿子,一齐进了大厅,钻进人堆里。

我始终站在外边看,心里一阵感叹,一阵冷笑。又看一会儿,转身朝院外走。有人在背后叫住我。我回头看,是六爪。

他三步两步,已到我的面前,他的印堂发亮发红,不停地用第六根指头撞他的脸皮:“太紧张了,我出来喘口气,马上再进去。陶,你不杀进去?这次肯定是一波大行情……你不上楼去看看吗?”

我说:“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他让:“跳空63个点.现在又开始冲击了。大家都在买,发疯一样抢进。昨天晚上瓶子就逼着我,家里值钱的都送进当铺了!”

我不做声。他说除了夏坚之外,205室还活着的股民个个都杀回来了。

他也稍有冷静,说:“可惜的是丽亚和陈林,要是熬到今天就好了。”

我说:“你知道周欢做得怎么样了?”

六爪颇为气愤地说:“他比我们哪一个都做得好,不知他哪里得了消息,在上星期五最低时就买进了股票,今天一开盘,他又把剩余的资金全部买进。到刚才我出来,他已经赚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了!”

“你知道吗,丽亚剩余的一点资金都落到他手中了。”

他说略有所闻。

我闭上了眼睛。脑中又出现了丽亚,她漂浮在他于中,幽忽的眼睛盯着我,周身尽是血水。现在她的资金在另一个人的手中,在升值,在翻倍。这是她的生命的顽强的延续,还是对她的死亡的特别纪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